金鐘編劇吳洛纓:孩子是一份禮物,他們讓你獲得再一次成長的機會;做孩子的靈魂伴侶,不求常聚但心相連

編劇吳洛纓認為,世間有一種情感,是人終其一生所尋求的愛。它不問條件、不求回報,讓失落的自我變得完整。在人們的想像中,那是情人之愛才可能達到的理想。但愛情無中生有,也容易無端消失。相對的,用心維護的親子之愛,卻是能綿延一生的緊密連結。

50+編按:孩子年幼時,親子間的關係,曾是世上最親密甜美的關係。但隨著孩子日漸成長,如何面對他們青春期的叛逆迷惘,乃至於自身空巢期的失落感?金鐘編劇吳洛纓形容,親子之間最理想的狀態,應是做彼此的「靈魂伴侶」──重要的不是相處時間長短,而是你們是否有足夠的信任與安全感,讓這份親子之愛,成為綿延一生的緊密連結。


編劇吳洛纓認為,世間有一種情感,是人終其一生所尋求的愛。它不問條件、不求回報,讓失落的自我變得完整。在人們的想像中,那是情人之愛才可能達到的理想。但愛情無中生有,也容易無端消失。相對的,用心維護的親子之愛,卻是能綿延一生的緊密連結。

52歲的吳洛纓是業界資深編劇。工作上,她的代表作品包括《白色巨塔》、《痞子英雄》等知名電視劇,曾獲金鐘獎最佳編劇的肯定。她的另一個身分,則是2個孩子的媽媽。2種身分,她都認真以對,從中獲得最大的喜悅。「孩子是一份禮物,他們讓你獲得再一次成長的機會。」她說。
 


別人的幸福家庭非我理想  離婚做母親也做自己

今(2021)年,吳洛纓的兒子20歲,女兒18歲,她正式進入空巢期。但獨立的生活,卻是她在初為人母之際就開始思考的課題。

她形容,35歲離婚以前,她所擁有的是外人眼中「休旅車廣告」般的幸福家庭。先生性格斯文、工作穩定,又是個善於照顧孩子的好爸爸。2人交往10年才結婚,幾乎從不吵架。婚後他們很快有了兒子,2年後又生下女兒。但從懷上兒子到女兒出生的3、4年間,忙碌繁瑣的育兒事務,讓她的生活幾乎與世隔絕。回到劇場的渴望日益強烈,她和先生討論,卻無法達成共識。2人先分居了一年,在女兒一歲時正式離婚。

離婚那年,也是她創作慾大爆發的一年。2003年至2004年間,她連續導了4齣舞台劇。前夫和她住在同一個社區,2人共同負擔起育兒的責任。孩子平日和她住,週末再到爸爸家度過。為了兼顧創作和母職,她寧願一天只睡4小時。有時孩子睡了,她才獨自起身,在半夜創作劇本。

對母職的自我要求,部分和她不快樂的童年有關。吳洛纓坦言,在她記憶中,父母關係並不和諧,家中負面的氣氛,連帶也影響子女的情緒。待她成了母親,最希望給孩子的,就是快樂與自由生長的環境。

於是,在孩子生命的前12年,她的生涯選擇都以他們的生活為優先考量。減少必須長時間待在劇場的導演工作,改以時間相對彈性的編劇為主力。一家人住在市郊的山上,罕有商店,家中電視也只有無線台。單純的環境,造就家人間緊密的關係:為孩子料理三餐、聊聊彼此喜歡的事物,做對方最好的陪伴者。

 

孩子成長過程必然有迷惘  父母如何陪伴但不干涉?

在外人眼中,吳洛纓和孩子的關係,幾乎是種教養的典範。不打不罵,有事情商量討論,從沒出現火爆的爭執場面。親子之間可以談工作、談感情、談興趣,就像關係對等的朋友。

但是,孩子和父母的感情再好,也會有無法直言的煩惱。特別是在青春期,孩子無論是自我探索、人際關係,都可能碰上阻礙。「看他們受苦會心疼、想幫忙,但有些事要讓孩子去經歷,而不是直接給他們結論。」吳洛纓說。

她舉例,兒子剛升高中時,念的是強調升學率的數理資優班。她在第一次家長日,就知道以兒子的個性不會喜歡這樣的學習環境。但她和前夫討論後,仍決定尊重孩子的意願,讓他自行決定是否轉班。後來,孩子的確對老師教的內容沒興趣,反而常往圖書館跑、讀自己有興趣的書。最後在她的提議下,孩子決定轉學到體制外的實驗學校。離開升學的康莊大道,卻得到更多探索自我的空間。

一般父母最在意的出路問題,吳洛纓的想法也很不同。兒子從實驗學校畢業後,對她坦承:「還不想讀大學。」她自在回應,「沒關係,就先不用讀。」她讓兒子有一整年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徒步環島、學開車、出國旅行、打工、學烘焙……等。就這樣探索了一年,直到隔年7月才考上大學哲學系。比同儕晚一年才讀大學,但他更知道自己要什麼。

內圖

吳洛纓認為,比起保護,父母更該相信孩子有能力面對生命中的迷惘。(出自吳洛纓FB)

吳洛纓笑說,當孩子逐漸長成少男少女,家長要安於「父母以上,密友未滿」的位置。一方面,不能期待他對你像真正的閨密,無話不談;另一方面,卻也要側面觀察情況,適時提供建議,和他們一起找到可行的解方。

像是女兒高一時,不太適應學校的生活,但又不好意思開口。她主動告訴女兒,真的不開心可以先休學。不上學的日子,女兒選擇天天去畫室,後來決定報考大學美術系。

「我不會像保護玻璃杯一樣,期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不留下一點碰撞的痕跡。」吳洛纓說,她始終相信孩子有能力處理生命的困境,就像花會開出自己的樣子。父母無須時時呵護,或試圖左右植物生長的方向。唯一能做的是靜觀其成長,頂多幫忙「換盆」,提供適當的空間與資源。

她還記得,女兒17歲的暑假到朋友開的出版社打工。她本來以為,頂多就是做點買咖啡、開發票等行政庶務。沒想到朋友看到女兒的美術天分,讓她畫了2本書的插畫,得到人生第一筆薪水。對一個母親而言,沒有比看到孩子獨立更欣慰的事。「別人會說你好可憐,小孩一個讀哲學系、一個讀美術系,是要寫劇本到幾歲?我都說不會,他們自己OK。」她充滿信心地說。

 

父母淡出子女生命是必然  「後母時代」將重心移回自己身上

隨著2個孩子各自成年、離家讀大學,吳洛纓說,現階段的親子關係已進入「後母時代」。需要「教」孩子的事情愈來愈少,情感仍難免牽掛,但心態上輕鬆多了。「我已經預見,以後他們的人生不會有太多需要我擔心的事。」她說。

每年,她和孩子、前夫都會安排幾趟小旅行,一起出遊。相處時間拉長,親子之間也偶有意見不合,像是她認為走這條路才能到目的地,孩子卻覺得另一條路才對。孩子小時候,她可能會試圖帶大家走上「正確的路」。但現在,她選擇不操這個心,只說:「好,你決定。」,將決策權交回孩子手上。

若是真的走錯路,怎麼辦?「沒關係呀,事後再笑他就好啦!」吳洛纓笑說。孩子大了,相處的時間逐漸減少。如果斤斤計較他們犯了錯、甚至以此批評孩子「不行」,其實是一件可惜的事。只要做父母放輕鬆,旅途上出的錯,也可以是事後想起時令人莞爾的愉快回憶。

失落是一定有的,但人生的第四節,該將重心放回自己身上。

回首20年的母職生涯,她深深感謝孩子,重塑了她原本疏離的親子經驗。往日的不愉快,已經被一份新的、充滿愛與美好的關係取代。「我30歲時確診憂鬱症,2年後生下兒子。如果沒有他們,我搞不好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她感性地說。
 

內圖

2個快樂的孩子,是吳洛纓幸福感的來源。(出自吳洛纓FB)

但她也明白,自己總有一天會逐漸淡出孩子的生活。他們背對父母向前,期待探索未知的世界。剛開始,爸媽還會在他們回頭就能看見的位置。然而走得愈遠,父母的身影就愈渺小,直至看不見為止。

「失落是一定有的。」吳洛纓坦言。但換個角度想,人生的「第四節」,應該將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就像她籌備3年的新戲《我願意》在今年初開拍,她不只是編劇,更擔任共同導演。影集拍攝動輒數月,每天工時又長達10幾個小時。孩子年幼時需要照顧,她很難參與。「現在我可以不考慮他們,做更多我喜歡的事。」

身為佛教徒的她,也認為緣分有時,無法強求。有些人注定要相遇,也註定要別離。就像河流向海,再執著也不會回頭。既然如此,何不在此時此刻,珍惜當下所擁有的人事?「這輩子我們剛好是親子,但或許下輩子就不是了。我們能做的,是好好度過這一生。」

採訪這日她行程滿檔,前一天只睡了4小時。但和20年前不同的是,孩子現在已是她得力的生活夥伴。早上起床,女兒會做好早餐;回家晚了,兒子開車來接送。她也常把寫好的劇本拿給孩子看,聽聽他們的回饋。

對未來和孩子的相處狀態,她是如此期許的:相聚時間不多也無妨,不說話也很安心。長年的共同生活,已累積了有足夠的信任與安全感。即使分隔兩地,心卻始終相連。「能成為彼此的靈魂伴侶,那就太好了!」她微笑地說。

 

文章出於  全國最大熟齡媒體50+,原標題為 母職下半場的體悟!金鐘編劇吳洛纓:做孩子的靈魂伴侶,不求常聚但心相連,網址:https://50plus.cwgv.com.tw/articles/20914

 

圖片提供 全國最大熟齡媒體50+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