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之亂》資深國際記者:名字是爸媽給我們的第一個禮物,裡面有心意、有祝福,不該隨意糟蹋

改名本該是一件慎重的事情,現在這麼多人為了區區幾盤鮭魚去改名,登上國際媒體,老外對於台灣的認知是除了疫情控制得當之外還有台灣人會為了生魚片改名,或許外國人可以一笑置之,但我們真該放任這些人這樣消耗社會資源嗎?

關於台灣的鮭魚之亂,在演變到有一百五十個人去改名,登上國際媒體之後,我有話要說。


首先,名字是爸媽給我們的第一個禮物,裡面有心意、有祝福、也有對我們的期許,不會有哪對父母親期許自己的孩子長大之後去改名就是為了能吃一頓免費的壽司吧?這麼隨意就把父母給我們的愛改掉,是否太不尊重自己的名字跟人生呢?



或許有人覺得,改不改名是自己的選擇,與旁人何干?但我告訴你,這還真的關我的事、關大家的事。

地球是大家的,這些改名的人到戶政事務所吹的冷氣、填的單子、消耗的紙類,都是我們的地球資源。再來,這些公家機關的水電費、資源、還有公務員的薪水,都是我們的納稅錢,這些人用少少的錢去改名,然後去大啖壽司,最後還要再回到戶政事務所把名字改回來,這一來一回,浪費的是公務員的時間還有國家的資源,為什麼你吃鮭魚要全民買單?

改名本該是一件慎重的事情,現在這麼多人為了區區幾盤鮭魚去改名,登上國際媒體,老外對於台灣的認知是除了疫情控制得當之外還有台灣人會為了生魚片改名,或許外國人可以一笑置之,但我們真該放任這些人這樣消耗社會資源嗎?

台灣的公務機關效率很高,但方便不是給你當隨便。

在美國除非是結婚離婚時的改名,其他時間都需要通過地方法院申請、並透過報紙公告自己改名訊息、再出席聽證會才能成功改名。日本也需要有正當理由,並且獲得家庭裁判所許可才能改名。也就是說,在大多除了台灣以外的國家,改名不是你家的事,是政府跟整個社會的事情,畢竟國民更名如果沒有追蹤好,跟國家社會秩序與安全也有關係。

這個壽司店的活動,真的能算是成功嗎?

或許用幾頓免費的飯獲取了超高的媒體曝光度,但大多數民眾看得到吃不到,以後真的會想造訪這間店嗎?一個行銷活動浪費了如此多的社會資源,真的對這個社會有幫助嗎?還有那些改名的鮭魚們去吃了之後,po出了只吃生魚片把白飯剩下來的照片,這麼浪費食物對企業形象好嗎?

我衷心期盼大家在吃完鮭魚後,可以關心緬甸、關心在歐美被歧視的亞裔,關心疫情跟疫苗,甚至對路邊需要幫助的爺爺奶奶跟街友伸出援手,畢竟到頭來,你我的人生可不只有鮭魚而已。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翁琬柔臉書專業頁

 

作者簡介:

翁琬柔

國際新聞記者、節目主持人。《身為國際新聞記者》作者。日本慶應大學媒體設計碩士 / 紐約福坦莫大學碩士,曾於聯合國國際傳播部門實習,目前定居紐約。

 

 

圖片翻攝自網路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