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景美、讀開平,林芝帆獲米其林!林媽媽:無為而治,讓孩子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如果你的孩子,考上景美女中,平順的讀了一年後,回家告訴你:「我喜歡餐飲,我想降轉讀高職。」你,會讓孩子去嗎?

這是多年以前,林芝帆的父母碰到的事情,歷經掙扎後,他倆決定放手,讓女兒去追夢。果然,進了開平餐飲學校沒多久後,她就獲得全台技能競賽金牌,畢業後到澳洲讀藍帶學校,還曾於迪士尼郵輪服務;回台在各知名餐廳歷練後,三年前自行創業,在台北東區開設「chateau zoe 酒窖餐廳」。

chateau zoe去年得到米其林餐盤推薦,才成立短短三年的餐廳就獲此殊榮,成為業界熱議話題。

當年的女孩,夢想成真。回首來時路,林芝帆除了謝謝自己的努力,更感恩媽媽常鼓勵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人生是你的,而且,只有一次。」

林媽媽則說,自己確實是個很開明的媽媽,「我教育小孩算是『無為而治』吧!我一直覺得,小孩興趣在哪裡,就讓他自己去發展,大人不用管太多。」

 

從小就有「愛煮菜的靈魂」,熬夜做甜點父母也OK

「我從小就很喜歡料理,媽媽在廚房煮菜,我會想過去幫忙切菜、切豆干啊,或拿鏟子鏟幾下,覺得很好玩,我記得,小時候我就會做豆干炒肉絲。去菜市場的時候,媽媽也會帶我去,當時覺得超有趣的!」林芝帆回憶,兒時的自己,就有著「愛煮菜的靈魂」。

當時,林媽媽也很有耐心,儘管有時是很趕著開飯的,還是會放林芝帆自己動手弄,也不太怕她切到手或燙到會受傷等等,「我媽是職業婦女耶,下班回來做晚餐,超趕的,現在想想,當時她內心應該有在『咬牙』,只是沒有表現出來。」林芝帆笑稱。

她的童年,充滿著跟料理有關的美好記憶。「有次我做檸檬冰沙,用手擠了一大堆檸檬,然後就騎腳踏車跑出去玩了,回來發現,手超黑的,才知道,原來沾到檸檬汁再曬太陽會變黑;還有一次,熬夜做巧克力,爸媽看到我半夜在廚房弄東西,也覺得沒差啊。」

 

父母不繞著孩子轉,孩子反而會把該做的事情做好

爸爸是國小老師、媽媽是醫檢師,林芝帆說,從小她對父母的印象,就是「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比方說,爸爸很愛閱讀,有空時就窩在房間看書,媽媽則很忙碌,有時要上小夜班,林芝帆就會負責準備晚餐給妹妹吃。

「爸媽對我們蠻開明的,平常沒什麼在管我們,我們反而會自己把該做的事情做好,」林芝帆成績向來不錯,國中時也都維持在班上前五名,面臨高中升學關卡時,因為景美女中離家很近、成績又夠,她便不假思索地去讀了。

起初,其實也就順順的讀,「但剛好我有兩位國中同學讀開平,她們每次來我家玩,都說她們在學校做烤雞啊、義大利麵啊,還拿老師發的食譜來給我看,我就覺得『好有趣喔,怎麼我都在唸書?』」

再加上,當時正是西元2000年,「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流言正盛,這讓林芝帆心想:「都要世界末日了,我為什麼不去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事情呢?」第一次正視自己對餐飲的熱愛。

 

衝到開平找校長,爸爸要求寫切結書為自己負責

萌發了「轉學到開平讀餐飲」的念頭後,同學就帶林芝帆去學校,直接衝進校長室,找當時的校長夏惠汶談,「我還記得,夏校長對我說:『你是認真的嗎?先請家長過來好了。』我就回家,帶我媽去找校長。」

跟夏惠汶談過,明白女兒的心意與餐飲教育的概況之後,林媽媽很快就同意了,林爸爸則百般糾結,覺得「都已經讀景美了,就好好唸,考大學,不是很好嗎?幹嘛降轉到高職?」

但在林芝帆不斷懇求之後,林爸爸終究是鬆動了,最後,要求林芝帆寫下一封切結書,要她為自己的決定負責;這封切結書,後來還曾登上《遠見》雜誌,讓林爸爸與林媽媽成為「放手支持孩子追夢」的代表人物。

林芝帆如願到了開平,重新從高一開始讀起,因為底子好,學科的學習她得心應手,重心都在術科上,「所有事情,我都覺得超好玩的,而且老師很專業,教很多複雜的料理,比方說,威靈頓牛排,牛排要先煎過,先用豬網油、菇包起來,再用酥皮包起來,評分時,要切面,我第一次做時,就被師傅表揚,覺得很有成就感!」

 

尊重孩子的決定,有興趣就有熱情、就願意衝

除了學烹飪,林芝帆後來還到實習餐廳練服務,從餐具擺放、如何上菜、怎麼倒酒等等學起;她發現,把食物傳達給客人、提供客人好的用餐體驗,也很有意思,於是,她的學習焦點從烹飪漸漸轉向服務,接連當上實習餐廳的領班、成為校長宴客的御用服務人員。後來還在技能競賽中奪冠,並在開平的幫忙之下,拿了獎學金到澳洲唸大學、學管理。

林媽媽直言,女兒發展這麼好,她當然很欣慰,「但其實我就是尊重孩子的興趣跟決定而已。」

「人生只有一次,不再重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媽常傳達給我這種觀念,」林芝帆認為,有興趣、就有熱情、就願意衝,餐飲是她的命定之路,她還繼續走著。

圖片攝影:吳毅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