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令解決得了子女管教的問題嗎?

「保護令發與不發,對你一點影響也沒有。管教的鬆緊,是夫妻雙方隨時可以溝通的,或者,你也可以乾脆換她來負責。」「我反而覺得你現在面對的,是妻子對你的觀感。你們之間太緊繃了。夫妻間的對話是否只剩下令人糾結的孩子教養問題?」

那天他穿著暗沈色系的襯衫,走進了事務所來找我諮詢,客氣有禮地說著:「律師,我需要你告訴我怎麼做?」「我妻子認為我對孩子的管教過於嚴厲,她帶著孩子們跟我分居了,還對我提出保護令的聲請。」

 

以前在法院不是沒有碰過因為管教問題而由夫妻一方對另一方申請保護令的案子,那些孩子身上傷痕累累,有些社工作為高風險家庭觀察已久,甚至需要為孩子提供庇護家庭,但那些個案不需要家事庭法官耗費太多心力猶豫發不發保護令,甚至需要停止親權。然而,我眼前的這個男人,狀況似乎不太一樣。

「這個孩子是妻子跟前夫所生,我收養他為養子,但我對他付出的時間,比另一個我與妻子親生的孩子還多。他小時候就有過動的症狀,在學校狀況層出不窮,不僅會欺負同學、人際關係很差,學習也沒有效果。」

 

「我覺得人際關係的部分只能慢慢努力,但現階段如果能讓他找回上課的專注,功課能開始進步,相信他能被老師同學喜愛。」「也許我求好心切,有時對於他的不認真會很生氣,但過去他的老師們,沒有一個能夠單獨面對這個過動的孩子,超過半小時,還能保持冷靜的。」

 

我感覺到他說孩子教養時的認真神情,多過於面對保護令開庭的憂心。

 

「那你妻子呢?她如何教養這個孩子?」我問。

「她負責照顧另一個孩子。但我既然收養了他,我覺得我不能不對他負責,這個孩子需要我花更多的時間陪伴。」他說。

 

我看了他仔細用Excel列出的每日生活日程表,說:「你從早上六點半就為孩子準備上學出門,到晚上七點下班接回孩子後,又開始幫孩子複習功課。孩子睡了,十點半開始做家事,到十二點就寢,這中間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耶。」

 

「我心裡又何嘗不覺得累?但這是對家人的責任,我沒有什麼埋怨。」他說著。

我說:「你的日程表會讓絕大部分父親感到汗顏,也包括我」。

 

繼續聽他說了一些夫妻相處的狀況以後,我問:

「你們夫妻最近多久沒有把孩子交給保母,好好共度一頓晚餐?」

「可能有一兩年了吧!」他搔著頭說。

「你是個會開玩笑、會撒嬌的先生嗎?」我再問。

「剛結婚的時候我會,但只要一跟妻子討論起那個孩子的事情,我就變得討論公事般嚴肅,她覺得我好像瞬間會變了個人一樣,雖然她也了解這個孩子的特殊狀況,但她不能理解為何我講到管教就這樣堅持與固執,也常跟我吵,說我對孩子太嚴厲了。」

 

我看著眼前這個襯衫沒燙而有點發皺的父親說:

「我覺得你現在面對的問題,不是保護令。」

「保護令發與不發,對你一點影響也沒有。管教的鬆緊,是夫妻雙方隨時可以溝通的,或者,你也可以乾脆換她來負責。

我反而覺得你現在面對的,是妻子對你的觀感。你們之間太緊繃了。夫妻間的對話是否只剩下令人糾結的孩子教養問題?

停頓了一兩秒之後,他緩緩地點頭。

 

「也許過去你做到100%,甚至120%,但這不是她所要的。她要的,只是喘口氣、少點壓力而已,也許是想念以前那個會開玩笑的你。」我說

 

「你還想維持這個婚姻嗎?」

「想。我當然想。」他答。

 

「我現在要對你做的建議,恐怕很少律師會這麼做。我認為,保護令調查庭,你就自己去吧,不需要什麼律師陪同了。也許律師的陪同,在妳妻子眼裡,會以為你還沒發現真正的問題在哪。」

 

「而且,回到家裡,你不但不用努力要去挽回什麼,反而應該努力讓自己,對她、對孩子都放鬆一點。」「至於保護令發不發,就管他去的,那跟你的生活一點關係也沒有。」

 

 

法律takeaway:

 

保護令的核發,一般在於保護不受精神或肢體上不法暴力的家人之間不受家庭暴力的威脅。

 

但是父母對於子女也有法定的管教權,是權利也是義務。管教之合理與否,依照個案見仁見智,至於體罰,則要看施行的輕重與頻率而定。

 

所謂「法不入家門」,雖然已經不符合現代家事法的思想。但是,家庭暴力防治法中保護令的核發,這類採取比較隔離、阻卻式的法律措施,對於父母、子女之間尤其需要謹慎,司法也需多採取謙抑的思維。

 

此類個案,法院核發保護令的介入,有時只是讓原本對管教問題已經山窮水盡的父母更加沮喪而已。

 

參考法條:家庭暴力防治法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050071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