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規則綁架孩子變得不知變通,英國寶大師韓第:好的教育應鼓勵孩子從小練習適度懷疑

我欣喜的發現,老師根本沒興趣聽我背誦哲學家的理論,只想幫助我發展出自己的理論,他們用過往的哲學家來刺激我思考,而非要我把這些人當成權威,這是我建立心智自由的關鍵

文/查爾斯・韓第
 

如何保有好奇心?
我初出茅廬第一份工作是被石油公司派駐東南亞,公司叫我到任後,頭半年先好好了解當地情況及公司運作。於是我開始質疑某些產品的配銷模式,認為自己有責任提出改善建議。但營運主管不是我的哲學教授,不喜歡我獨立思考。

這種情況屢見不鮮。你認為自己想到一個絕佳的點子,但總是有人說:「假如你的點子真有這麼好或這麼明顯是對的,這麼多年來早就有人這樣做了。」挑戰正統從來都不容易,當然也不討喜。

為了追求效率,官僚制度也許是必要之惡,但這卻會扼殺想像力和創造力。如果你重視自己的獨立性甚於工作保障(但願如此),千萬別去大公司。

創造力始於好奇心。每個人都天生好奇。只需要觀察幼兒如何努力理解周遭世界,就會明白這點。但如果父母過度保護孩子,總是擔心孩子的健康與安全,很容易扼殺孩子天生的好奇心。

大多數的創業家在家都排行老二或老三,應該不是偶然。生下第二胎和第三胎時,父母已懂得放輕鬆一點。創業家和優秀的科學家一樣,會不停問問題:怎麼回事啊?你確定嗎?是這樣嗎?有沒有其他可能?有什麼證據?這些數據可信嗎?

創業家集好奇心和勇氣於一身。他們天生好問,充滿好奇,同時勇於實踐自己的想法,從失敗中學習。如果行不通,只需要刪除一個選項,永不重蹈覆轍就成了。他們的心得是,如果你從未失敗,就表示你嘗試得不夠。聽說詹姆斯・戴森試了5,127個吸塵器的產品原型之後,才找到對的設計。每一次失敗,都讓他更接近目標。
 

以哲學思維刺激孩子思考 但是別把哲學大師當權威
大學時代讀哲學,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教授列出一連串我們應該好好研讀的哲學家,我起先以為應該把他們的論述當成世俗版的聖經,好好了解並吸收。但我欣喜的發現,老師根本沒興趣聽我背誦哲學家的理論,只想幫助我發展出自己的理論,他們用過往的哲學家來刺激我思考,而非要我把這些人當成權威,這是我建立心智自由的關鍵。

今天我可以名正言順的擁有自己的想法,勇於提出任何質疑,只對我認為正確的事情表示認同,好的教育應該在我更年輕時就鼓勵我這樣做。有的人從來不曾接受過這樣的教育,只會不斷背誦別人訂下的規矩,視之為神聖不可侵犯。他們不自覺成為他人世界的囚徒。我現在認為,哲學非常重要,不應只是專業哲學家的研究範疇。每個人都應該像哲學家一般思考,而且要從小學開始。
 

勇於質疑自己的信念和行動,往往是最好的學習方式
科學也始於好奇,然而和宗教或我的老師不同的是,科學家從不會一口咬定自己知道答案。在科學家眼中,前人對於物理世界如何運作的敘述既不算對,也不算錯,只不過是還缺乏足夠的正確性罷了。優秀的科學家總是不斷質疑現有知識,突破極限,檢驗假設,希望對世界有更全面的理解。在日常生活中,我發現先假定每個人的看法都值得聆聽是個好方法,即使他們的言論大都胡說八道,難以接受也一樣。雖然他們可能錯的比對的多,但在諸多錯誤中,常常隱含一些正確資訊。蘇格蘭哲學家大衛・休謨曾指出,真理來自於朋友間的論辯。根據我的經驗,這也是成功辦好聚餐的最佳良方。不過我喜歡把聚餐人數控制在4到6人,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表達自己所認知的真相。

我學到的另一件事是,心存懷疑沒關係,哪怕是挑戰傳統或質疑大眾眼中的真理。我在教書生涯中曾擔任過新教授審核委員。其中有一位候選者素以演講生動有趣及顧問經驗豐富聞名,顯然是他那一行的專家,那麼為何委員會在討論是否要升他為教授時,仍有些許不確定? 這時候,有人點出大家的疑慮:「理查的問題在於,他缺乏適度的懷疑。」除非你總是願意質疑傳統智慧,甚至相信自己可能犯錯,否則就不可能成為優秀的學者。勇於質疑自己的信念和行動,往往是最好的學習方式。



摘自《你是誰,比你做什麼更重要:英國管理大師韓第寫給你的21封信》/天下文化


查爾斯・韓第 簡介

英國當代管理思想大師,倫敦商學院共同創辦人,被尊稱為「英國國寶」。韓第在「組織與個人的關係」和「未來工作形態」上提出的觀念,帶給商業界莫大影響,例如「組合式生活」、「S曲線」、「跳蚤工作者」等

 

圖片:pexels 
數位編輯:高竹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