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人念完國中就下山去打工〉一個被宿命羈絆的原住民孩子順利完成學業,因老師給的「禮物」改變了他的心胸和眼界

這次請假是因為他的叔叔死於肝硬化,他嘆著氣說:「這是原住民的宿命。」我跟他說:「你可以加分進來,但是不可以加分出去,沒有什麼叫宿命,『造命者天,立命者我』,原住民不是笨,只要有相同的機會就會有相同的表現。你一定要憑自己的本事念到畢業。」

六月是畢業的季節。

在走廊上看到一個穿著學士服的男生在徘徊,頭上冒著汗卻不肯把學士服脫下來,心中暗嘆:「人都是到要離開了,才會珍惜。」想不到他一看到我,立刻迎上前來,叫道:「老師,你不認得我了嗎?」我看了看,今天這樣穿戴的學生太多了,真的不認得,只好誠實的承認。他很驚訝的說:「我就是那個你不准假,說哪有每天死人的○○○呀!」他一講,我想起來了。

我的課不准學生無故缺席,因為學生能到國立大學來上課不是只靠父母繳的學費而已,還包括很多其他納稅人的血汗錢,才能讓一個學生使用到很多儀器、有很多老師來教他,無故缺席會對不起替他繳學費的納稅人。

這個學生一學期請了三次喪假,到第三次時,我不准了,要他拿死亡證明書來。他才告訴我,他從小到大已經參加過三十次以上的葬禮,族人都短命,又都牽親帶戚,所以有族人死亡,他一定要回去跟亡者說最後的話,同時族裡青壯者不多,也需要他的幫忙。問他為何死亡率高,他苦笑說山上沒有工作,除了務農,沒有生財之道,族人都是念完國中就下山去打工。最近景氣不好,失業的都回來,心情不好就借酒消愁,喝醉了開車就容易出事。

不過這次請假是因為他的叔叔死於肝硬化,他嘆著氣說:「這是原住民的宿命。」

 

我聽了很傷感,又看他相信宿命論,便拿了一本《一個印第安少年的超真實日記》(木馬文化出版)給他看,這本書在美國是暢銷書,作者的經歷跟這孩子很像。

我跟他說:「你可以加分進來,但是不可以加分出去,沒有什麼叫宿命,『造命者天,立命者我』,你要像書中的孩子一樣證明給自己和人家看,原住民不是笨,只要有相同的機會就會有相同的表現。你一定要憑自己的本事念到畢業。」

我跟他說四十年前我去美國留學時,所處的情境跟他一樣,恐怕還更差,因為我們沒有錢,英文又只有中學學的六年而已,但是我們都在他鄉異地生存了下來,還執了教鞭。可見事在人為,人只要沒有退路便能成功,千萬不可自暴自棄。我叫他好好看這本書,他會在書裡看到他現在所面臨的一切,所謂不可抗拒的「宿命」,跨了半個地球,美國的原住民孩子也經歷到,但是貧窮不可怕,窮而無志才可怕。我叫他一定要找出人生的目的來。

後來他寫了一封長長的電子郵件來,說當他看到作者哀求父親載他帶生病的小狗去看醫生,因為小狗口吐白沫、眼睛翻白,父親聽了二話不說,返身進屋拿了一把槍出來時,他放聲大哭,因為他的狗也是這樣安樂死的。當人都沒有錢看病時,哪裡顧得到狗呢?他開始認同主角,融入書中情節,相悲亦悲,相喜亦喜,最後要求我再推薦給他一本書。

結果,他就這樣走入了閱讀的世界,書本打開了他的心胸和眼界,人生從此不一樣了。所以他今天特地穿著學士袍來讓我看,他憑著自己的力量畢業了,同時告訴我他認同了他的原住民身分,也接受了上天對他的磨練。

我送走他,回到辦公室,

對這本書一鞠躬,感謝這本書改變了一個孩子。閱讀永遠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它的力量永遠不可忽視。

 

摘自 洪蘭《理直氣平》/ 遠流出版

 

圖片取自:Flickr2009,數位典藏/發現新竹市那魯灣部落。磨強生、彭郁涵攝影。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