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總是不聽你說?」在青少年關閉耳朵之前,我們得先打開自己的耳朵,熬一碗以愛為名的湯

像燉湯一般,花時間慢慢地熬著,才發現那些拒人千里、擺臭臉的青少年們,心中藏著非常豐富的感受,豐富到他們自己都理不清楚有那些感覺了……,花時間熬出來的湯頭(愛),緩緩加入一些食材(提醒),才比較容易被青少年們接受。

故事一:

課程快開始了,一位大孩子姍姍來遲,染了一頭光亮的綠色頭髮,穿著時下年輕人最流行的低得不能再低的垮褲,走進教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他,他則一臉毫無所視注目禮的往空位坐下。

身為課程講師的我,該如何回應呢?我讓自己深呼吸,若無其事地拿起麥克風:「大家都到齊了,謝謝提早到的同學們和我一起等待晚到的同學......」;課程中,那位綠色頭髮的青少年顯得意興闌珊,甚至打瞌睡,分組討論時,會偷偷拿出手機打遊戲,各位父母,如果妳們是這堂課的講師,你們會怎麼做呢?

如果,我一開始就訓斥或要求他,看起來是維持了禮教與秩序,卻會立刻被發了拒絕牌,不僅是接下來幾天的工作坊課程沒戲唱,一丁點課程想傳達的訊息都進不了孩子的腦袋,更遑論我這位諮商專業的心理師如何進得了他的心門…。

於是,即便我內心有無限次數的翻白眼,我都會先深呼吸個幾次。

他划手機時,我會低調的走過去他身旁,輕拍他的肩膀、眼神帶著笑意但堅定地搖搖頭,他會知趣的慢慢收起手機。他幾次都在課程進行時打瞌睡,工作人員看他一臉凶煞,都不敢叫醒他,都私下來問我,他睡著了怎麼辦? 一樣地,我緩緩的走過他身旁,一邊帶著課程,一邊伺機的拍醒他…。

中午吃便當的時候,我輕鬆的和學員們聊天,接著笑笑地問他:「你知道上課你打瞌睡,大家都不敢叫醒你耶」,
他尷尬的說:「有嗎?為什麼?」,
我笑回:「因為你一臉很兇阿,你看!我是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叫醒你啊?」,
他趕緊說:「沒有,我不會,拜託你們叫醒我」。
接下來的課程,他很努力地撐著參與,沒有打瞌睡也盡量不玩手機;這一個我先退了幾步,青少年也退個一步的故事。


故事二:

有一次,去機構和一群被保護管束的青少女們上課,那次的任務是上一堂關於「自我保護」的課程。這堂課,本質是立意良善,但對於一群和大人世界互動不好的青少女來說,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一堂老人說教的課,自我保護沒說成,他們還立馬啟動關閉耳朵的防衛模式…。

思來想去,我決定先和這群女孩們聊一聊「暗戀」的經驗,順著她們七嘴八舌的分享帶入情境題:「如果有機會和你們心儀的對象出遊,你們可以接受怎麼樣的互動呢?」,我拿出一堆肢體接觸動作的字卡,要他們依照關係深淺來排序跟選擇……;看著他們繼續討論自己可以接受的身體接觸程度。對我來說,不只是大開眼界,還有些顛覆自己的價值觀,特別當中有些青少女還未滿18歲!這時,身為大人的我們,該怎麼做呢?

過程中,我還是深呼吸好幾次,待他們依據共是排出身體接觸的字卡順序後,我邀請他們在這些字卡中,依照自己的想法,選出一個自己在關係中可以接受的字卡做為自己的底線,此時,每個人有了不同的位置,我依舊面不改色的邀請他們逐一分享,提醒他們不去「評論」對方的想法好壞,慢慢地引導它們去釐清每個選擇的背後,自己期待的是甚麼?害怕的又是甚麼?可能付上的代價又是甚麼?自己能否接受與承擔這些代價呢?

這時候,有個女孩說:「不行,所以我才失去自由到這了,再選一次的話,我不會這樣…」。於是,我開始和孩子們談身體界線與自我保護的課題,激發他們自我理解與尊重彼此,對我來說,始終相信:我們需要教給孩子的不是教條,而是教會孩子去思考與選擇如何保護自己。
 

熬一碗愛的湯頭

一月份的文章「我的孩子很無情…」,談青少年家長的教養難處,我將青少年的內在狀態比喻為「冰箱」,外表冰冷、時常不說話的他們,其實,內心的感受是豐富到他們消化不良。

對於如何和青少年互動,不論是師生關係、親子關係,都需要有「關係」成為湯頭與基底。多年來「熬湯」的心得,使我相信教養課題,本身就是一種修練與熬煉,只要我們對愛是有信心的,便沒有過不去的風暴。而從愛出發的關係,是需要一些經營的。

 在青少年關閉耳朵之前,我們得先打開自己的耳朵

你還記得孩子小時候嗎 ? 幼兒時期的小孩,個頭小小的,講話沒法完整一句,有點臭伶呆...,學幼兒教育的時候,老師總是提醒我們,記得蹲下來跟孩子說話,記得用孩子的高度來看他看見了什麼…;這不只是在提醒我們用物理條件來衡量如何理解孩子,即使孩子長大了,身高可能比你還高,但都需要我們先去理解他們。

「他會這麼做,一定有他認為很重要的理由」,不論和青少年或成人進行諮商工作,我總是這樣提醒自己。


避免一開口就是指責與說教

就像是故事二裡的青少女們,他們高談闊論的愛情價值觀、互動行為,可能都會讓我們大人瞠目結舌,但我們得先嘞住舌頭以避免指責、說教,去理解他們這些言論背後的想法是甚麼,去蒐集他們所處的環境長的怎麼樣…才有機會找到切入點去促進他們思考。


留給孩子一些餘地

青春期的孩子,是很在乎面子的。

雖然,和父母談教養的時候,我也認同當他無法遵守承諾時,就不能怕沒有面子,不過,這是有前提的。這前提是,我們不以自己的年齡、身分而來的權威去壓制他們,就像故事一的綠頭髮青少年,直接又簡單的做法,是我以老師的身分規範他,但我選擇給他留一些餘地,但也表達他需要尊重上課規則,最後讓他覺察別人對他行為的反應,和他討論可以怎麼辦…。
 

溫和而堅守底線

有家長問我,萬一綠頭髮孩子依然故我,不遵守課程規範怎麼辦?我會接受,但底線得是他不能干擾課程進行,他得留在教室內;有時候,氣呼呼的青少年問我為什麼不能離開教室?我回答:「你下次可以選擇不要報名參加,但既然你今天來到這裡,除非有家人來接你,否則你需要留在教室內到下課,因為,長大的我們都要和「不喜歡」學會共處阿!」。

面對不喜歡的結果,總是會有情緒的,可能也會有抗議的行動,這種狀況都不會讓大人舒服的,我們可以理解孩子的情緒,但不需要隨之起舞,只是需要表達理解。許多青少年雖然對於父母設限會氣呼呼的,但回頭都還是會告訴我,他們知道是自己沒做到,但就是會不爽阿,我總會笑著問,那他氣的是自己還是誰啊?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吧~

我相信,再不聽話的孩子,父母都還是愛著的,只是,也因為愛,讓我們更加急切的想導正他們…

多年來,我也常有機會帶領青少年營隊、成長團體,和多數父母一樣,一開始會熱臉貼到冷屁股,有不得其門而入的挫折,聽到和自己觀念不同的想法與行為時,需要非常有意識地提醒自己「面不改色」,提醒自己深呼吸,提醒自己慢一點,想一下最重要的是甚麼?

像燉湯一般,花時間慢慢地熬著,才發現那些拒人千里、擺臭臉的青少年們,心中藏著非常豐富的感受,豐富到他們自己都理不清楚有那些感覺了……,花時間熬出來的湯頭(關係),緩緩加入一些食材(提醒),才比較容易被青少年們接受。同時,家長可以善用學校輔導室的諮詢資源,或尋求諮商師的教養諮商。

父母對於孩子的愛,需要用時間來熬著,願意熬著的湯頭,有那麼一天,會越來越濃醇的!

 

攝影:關立衡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