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愛是無條件的、不求回報的,但許多父母卻以愛為名,將孩子視為自己的財產,讓小孩為他們而活

快樂是由外在事物引發的,它的先決條件就是一定要有一樣讓我們快樂的事物,所以它的過程是由外向內。既然快樂取決於外在的東西,那麼一旦那個令你快樂的情境或事物不存在了,你的快樂也會隨之消失。但喜悅不同,它是由內向外的綻放,從你內心深處油然而生的。所以一旦你擁有了喜悅,外界是奪不走的。

我為什麼常常不快樂?  文 / 張德芬

胸有成竹的若菱帶著準備好的答案和滿腹的疑問,再度拜訪老人。輕輕敲門之後,屋裡依舊傳來那句「進來吧」,門就應聲而開了。

若菱進了屋,這次她比較有心思和時間打量老人的居住環境。

老人的住所極其簡單,傳統中式家具、簡樸的布置,就是那個洋裡洋氣的壁爐顯得有點突兀。

「這個星期過得好嗎?」一坐下,老人就問她。

「挺好的。」若菱小心翼翼地回答。

然後,兩人就陷入沉默之中。若菱聽著柴火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響,不知如何開口。

半晌,她有些遲疑地說:「關於上次你要我思考的問題……」

「哦,你想出來了嗎?」

「嗯,我想,每個人都在追求財富、權力、健康、愛和快樂!」一邊說,若菱一邊偷看老人的反應。

「嗯,」老人點頭,「那你呢?你追求的也是這些嗎?」

「我?我當然希望有一定的財富……」若菱對於金錢一直有很深的不安全感。

「有了財富以後,你會怎麼樣?」老人問。

「會比較開心,不再為未來擔憂啦!」若菱簡直不敢想像,這輩子如果有花不完的錢財,會有多爽!想到可以走進任何一家自己喜歡的名品店,不看標價就隨意選購看中的東西,她就覺得飄飄然。

「權力呢?」老人打斷若菱的白日夢。

「嗯,我現在不是特別想要追求權力,因為其他的基本要求好像都還沒有滿足……」

「如果你很有權力的話,會覺得怎麼樣?」

「那……我應該會覺得很滿足、很過癮!」若菱想像自己當上公司總裁之後的神氣模樣,到時就可以對現在的眾多長官擺派頭、耍威風,頤指氣使,真是酷斃了!

「有了健康之後呢?你又會如何?」

除了小感冒之外,若菱沒生過什麼大病,所以她對健康的感受不深,但她可以想像那些曾經失去健康、又失而復得的人,會多麼珍惜這件事。「有了健康就會很快樂,很好啊!」

「好,」老人的一連串詢問似乎告一段落,「所以這樣一路探究下來,我們人類所要追求的東西,也不過五個字就可以表達出來!」

「五個字?」若菱有點失望,她還以為會比自己想的更多呢,豈知更少。

老人拿起一支粉筆,在地上寫下:愛、喜悅、和平。

若菱有點錯愕,看著老人,等他解釋。

「你剛才說的那些人類所追求的東西,例如權力、財富、健康,最終還是在追求喜悅與內心的和平,不是嗎?」老人探詢若菱的意見。

「是可以這樣說啦,但快樂和喜悅又有什麼差別呢?」若菱不懂。

快樂是由外在事物引發的,它的先決條件就是一定要有一樣讓我們快樂的事物,所以它的過程是由外向內。」老人順便理了理自己長長的白鬍鬚,「然而這樣一來,就出現一個問題啦──   」

老人看著若菱,眼裡是意味深長的破折號。

而若菱的臉上只有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個問題就是:既然快樂取決於外在的東西,那麼一旦那個令你快樂的情境或事物不存在了,你的快樂也會隨之消失。但喜悅不同,它是由內向外的綻放,從你內心深處油然而生的。所以一旦你擁有了喜悅,外界是奪不走的。

若菱聽得發癡。她此生連真正的快樂都很少體會到,更別說喜悅了。

「而這裡所說的愛,也不是一般的男歡女愛,而是真正的愛,無條件的、不求回報的……」老人繼續闡釋。

「就像父母對孩子的愛?」若菱雖然這樣問,但她自己從來沒有享受過父母那種無條件的愛。若菱的父母自顧不暇,沒有多餘的愛給她,所以她從小就只能羨慕別人,或是在看電視、電影的時候,想像自己是個幸運的孩子。

「是的,有些父母的確可以表現出真愛的特質,但很多父母卻是以愛為名,將孩子視為自己的財產,讓小孩為他們而活,而不是尊重孩子自己的生命歷程。」老人此刻顯得有點嚴肅。

若菱低下頭,紅了眼。她自己的父母好像視她為無物,她倒寧願父母把自己當作財產,橫加干預、嚴厲管教,而不是不聞不問。

「好孩子,」老人委婉相勸,「父母也是人,他們有自己的限制,但是你要相信,在過去的每一刻,你的父母都已經盡其所能地在扮演自己的角色。他們也許不是最好的父母,但他們所知有限,資源也有限,在諸多限制之下,你所得到的已經是他們盡力之後的結果了,你了解嗎?」

若菱委屈地點點頭。老人的話確實可以安慰若菱受創的心,只是她內在始終有個遺憾,永遠的遺憾。

在迷茫的淚水中,若菱抬起頭,看著老人。

「我知道你要問我什麼,」老人又在發揮讀心術了,「你想問我如何才能得到愛、喜悅與和平,是嗎?」

「是的。而且,我們每個人都在追求這些東西,但為什麼幾乎人人落空?每個強顏歡笑的背後,隱藏了多少辛酸?為什麼會這樣?」若菱愈說愈激動,似乎代表全天下人在發出不平之鳴。

「因為,」老人等她說完,簡單而平靜地回答,「你失落了真實的自己。」

 

摘自 張德芬《遇見未知的自己》/皇冠 

 

Photo:Takmeomeo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