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間需要有正確的交流,父母應該多花時間理解孩子的感受,並傾聽孩子的需求

我們和孩子在一起時,希望自己能對他有所助益,只是我們採用的方式,大部分時間都會搞砸事情!如果為人父母的我們能有一些時間,是沒有特定意圖,也沒有確切行程,就只是和孩子待在一起,能創造出這種時段,我們就比較能有機會,滿足彼此的內在需求。

文 / 安-克萊兒.克蘭迪恩

在兩具電子儀器之間,若要能有電流相互流通,不可或缺的條件就是,我們得讓這兩項實際存在的物品,有辦法能彼此交流。對人類來說,道理也是一樣。

 

要確認感覺

正向教養強調的重點是第一步,也就是我們要改變心態,尊重對方也有權利,可以受到自己心裡的感覺影響。身為青春期孩子的父母,即使我們都能感覺到孩子置身青春期表現出來的狀態,我們卻無法把這一切說清楚。不過,儘管我們說不清孩子在青春期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孩子行為不當,我們卻不能以「青少年令人莫名其妙」這種感覺,來為孩子的舉止辯護。這其間的微妙之處,正在於:狀態就是狀態,沒有人能明白說出它是什麼。所以,別將一個人的情緒狀態,和散發這種狀態的行徑混為一談。雖然我們說不清青春期孩子究竟是怎麼回事,反過來說,面對孩子在青春期的所作所為,我們卻可以採取行動,對家裡青少年的舉止有所反應。

換言之,我們可以對孩子說,他的憤怒合情合理,可是他對為人父母的我們暴力相向,卻情理難容。我們同時也可以向孩子指出,他的感受和他的行為,這兩件事根本就風馬牛不相及。我們還可以對他表示,我們能無條件同意他的狀態,然而,他做的事如果有違我們的基本道德觀念,例如必須相互尊重,那麼我們就會堅決拒絕接受他的行為。

然後,剩下來的事,就是讓孩子自己找到方法,使他氾濫的情緒得以疏通(或者)排泄,避免孩子因此在青春期毀掉一切。這麼做可能會花點時間,卻值得一試,而且這種自我調節能力,對於孩子的在人際關係會終生受用。

 

著重我們想要的成果

我們見到孩子的時候,腦子裡其實已經想好自己這一天該如何安排,所以面對家裡的青少年,特別是我們沒有時間,或是孩子只願意讓我們稍微接近(例如,孩子常待在自己房間,不太願意讓我們接近他),我們往往會採取最直接、最實際有效的方式,來說話或者做事。我們和孩子在一起時,希望自己能對他有所助益,只是我們採用的方式,大部分時間都會搞砸事情!更糟的是,我們有時還會觸怒孩子,或是招惹他暴力相向,孩子也常常因此會消極反抗,甚至出現積極對抗。

如果為人父母的我們能有一些時間,是沒有特定意圖,也沒有確切行程,就只是和孩子待在一起,能創造出這種時段,我們就比較能有機會,滿足彼此的內在需求。有了這種優質的相聚時光,家裡的青少年對於我們提出的建議、勸告,甚而是我們的命令,都會比較容易接受,也比較願意著手。

有一個明顯的例子,是關於孩子使用3C產品。如果我們肯花時間,關心孩子感興趣的活動,那麼我們就比較能有機會,了解孩子為何會作出某些選擇,或者向他提出其他建議。這樣,我們也能在有需要時,向孩子說明為什麼我們會對他注意的主題,提出某些批評警告。

 

願意成為傾訴對象(同時要完全確定孩子情緒爆發的範圍)

對孩子而言,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是他最親密的人,他無論如何都與我們有所關聯,也必定會影響我們,不管他造成的影響是什麼。所以他可以向我們傾吐他的滿腹牢騷、挫折,和失望,完全不用害怕這麼做會失去我們。

孩子向我們傾訴時,我們的自尊自重,使我們堅定牢靠,而孩子為了要提升自己,也需要這種堅定,因此,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孩子,此時我們必須要保護自己⋯⋯。畢竟孩子在這段時間,是透過他朝我們爆發的情緒海嘯,從中感受到我們的度量,和我們的穩定,他才會反過來讓自己漸漸穩定下來,也逐步恢復井然有序的狀態。

 

摘自 安-克萊兒.克蘭迪恩《圖解青少年的難搞小劇場:阿德勒正向教養,幫你STEP BY STEP化解青春期風暴,擺脫為人父母的焦慮與恐懼》/地平線文化

 

Photo:sonsanghun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