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在教養中很重要,讓我們一起在日常中有耐心地傾聽孩子,並且鼓勵他們獨立、增強他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關愛在教育中很重要。」在四樓的會議室裡,宋老師對著一群父母這麼說道。「大人應該要學著向孩子表達關愛,這樣孩子才會成為一個充滿愛的人。」整體來說,宋老師提的多數教育方法都是我所熟悉,並且日常採用的方法:和孩子談論他們有興趣的話題、有耐心地傾聽孩子、一起閱讀、鼓勵孩子獨立、增強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文 / 萊諾拉.朱

「我們正在學習採用一些西方的教育方式。」這是去年我質疑老師威脅孩子時,陳老師對我說的話。

當我看到雷尼中班的新導師後,這句話的脈絡也變得越來越清楚。「關愛在教育中很重要。」在四樓的會議室裡,宋老師對著一群父母這麼說道。「大人應該要學著向孩子表達關愛,這樣孩子才會成為一個充滿愛的人。」宋老師坐在長方形的紅木桌前,面對著我們。宋老師有著芭蕾舞者般的苗條身材,她的黑髮散發著寶藍色光澤;她在說話時,下巴上的痣似乎也隨之起舞。

「我們不會強迫孩子做運動,相反地,我們會試著把學習融入日常活動中,把基礎知識一步步教給孩子。」宋老師繼續說。

我沒聽錯吧?這個人是誰?抱著這種激進的想法,她在宋慶齡待得下去嗎?

繪畫不是死板地模仿老師,我們希望孩子透過符號、線條、形狀來表達自己。我們會教導孩子繪畫的基本技巧,也給他們更多的探索空間。」

我不斷地點頭。宋老師進一步安慰那些認為這種探索難以駕馭、甚至令人討厭的父母。「我們不應該以像不像來判斷孩子畫得好不好。不要跟孩子說:『你畫得好醜』。你要鼓勵、讚美他。當孩子有自信,他們會表現得更好。」這是有關自尊的經典論調。

宋老師甚至提出一個一聽就不像中國人的學習觀點:「不要對孩子填鴨式教育,中班的孩子需要一點壓力,但不能太多。」

我環視桌子一周,有些父母點頭,有些父母表示懷疑。我試著觀察那些面露懷疑神情的父母—坐在紅木桌旁的是一位利用暑假幫孩子背好一千個中文字的媽媽;其他的則是已經送孩子上鋼琴、直笛課的父母;有位家長拍了張兒子在補習班練習數學的照片,並傳到微信的父母群組裡,以此證明兒子的用功。

宋老師也有話告訴這些父母:「我的女兒已經四年級了,我在她上幼兒園時從來沒有教過她任何東西,我們應該讓孩子享受一下童年。」

她嘲笑女兒班上得分最高的孩子,認為這樣的孩子過度學習、生活過於緊張。「在進入就業市場前就已經過勞了。」宋老師如此說道。

宋老師很像一位來自布魯克林或洛杉磯的老師,正在推動激進的教改運動,並勸導父母讓幼兒退出激烈的惡性競爭。她說的話讓我感到被鼓舞,但我很好奇她是否真的能將教學理念付諸行動。時間會證明一切。

宋老師以充滿中國特色的目標結束這場會議,它與飲食有關。

今年,我們會訓練孩子「使用筷子」,他們將學習如何在無人協助的情況下,用筷子為鯧魚去骨和剝蝦殼。用餐的速度也很重要,因為「冬天快到了」。

「寒冷的冬天食物冷得快,所以我們會訓練孩子在三十分鐘內吃完午餐,否則飯菜會變涼。」宋老師解釋道。聽到這一點,我不禁笑了。中國人對於任何吞下肚子的東西都很講究溫度,並認為必須納入教學綱領。食物要趁熱吃,這樣對腸胃的消化和吸收最好;少喝冰水,吃熱炒的食物要配熱茶或溫水,來溶解吃進肚子的油脂(在中國餐廳裡點啤酒,女服務生會問你要不要加熱)。

整體來說,宋老師提的多數教育方法都是我所熟悉,並且日常採用的方法:和孩子談論他們有興趣的話題、有耐心地傾聽孩子、一起閱讀、鼓勵孩子獨立、增強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摘自 萊諾拉.朱《中國小小兵:狼性是這樣教出來的?一個美國媽媽的中國養育實錄》/三采

 

Photo:ddimitrova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