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弱點、以鼓舞的言行取代責罵——孩子對自己有信心,才會產生「勇氣」

近日阿德勒心理學在日本及台灣都很紅,不只擅長處理大人的人我關係,勇氣傳教師阿德勒,更認為從小賦予孩子勇氣,長大後,他們才有力量面對人生各樣課題。

近日阿德勒心理學在日本及台灣都很紅,不只擅長處理大人的人我關係,勇氣傳教師阿德勒,更認為從小賦予孩子勇氣,長大後,他們才有力量面對人生各樣課題。

心理學家阿德勒(Alfred Adler,1870~1937)《被討厭的勇氣》一書,在日本掀起熱潮,在台灣也成為暢銷書。在重視人際關係的日本社會,強調個人與他人的關係,並肯定人人都能改變自己的阿德勒思想,親切易懂。此外,阿德勒心理學學說被公認在教育∕教養的領域極有價值,備受日本教育界矚目並實踐,跨領域的影響力更大。

日本翻譯了不少阿德勒的兒童教育著述。例如,《賦予勇氣的教養》(Children:The Challenge,合著)、《孩童教育》、《難以教育的兒童們》、《兒童的生活方式》、《問題兒童的心理》、《兒童的自卑感――問題兒童的分析與教育》等。

 

孩子不都需要自信,卻一定要有勇氣

阿德勒有「勇氣的傳教師」美譽。「賦予孩子勇氣,誘導他願意正視人生的課題,以幸福度日」的心理學理論,在日本教育界獲得共鳴。

群馬大學教育學系在一篇論文〈不上學及適應不良中學生的問題行動〉中指出,阿德勒心理學不僅助其理解青少年問題行為之形成,在擬定因應對策上也甚具參考價值。阿德勒提倡的終極對策:「賦予勇氣」。有勇氣的孩子願意「正視自己面對的任何課題」。乍見之下,賦予勇氣和褒獎都可讓孩子產生自信,進而刺激其發展內在的動機,但是,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注重過程,後者著眼結果。而且,

除了培養自信,勇氣其實更是每個孩子所必需,但卻很缺乏的。

1920年代,理論與實踐並重的阿德勒,透過從事教育、醫學、心理學、社會工作等經驗,成為擁有創新思想的知名心理學家。作為當時教育改革的一環,1921~1922年,他在維也納成立了世界第一所兒童諮商所。在那裡,阿德勒不僅提供諮商,也為雙親及教師們傳授精神醫學和心理學知識,鼓吹他們以信任與協助,替代傳統賞與罰的教育方式。

免費的諮商會議名聲遠播,吸引了其他精通個人心理學的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們加入。這些專家組成醫療團隊,一週固定一至兩次接見孩子和雙親們,提供診斷與治療。風潮所及,歐洲見賢思齊,群起仿效。後因納粹主義抬頭,兒童諮商所的活動一年後即嘎然止住。

但另一方面, 阿德勒由此奠定問題青少年的治療與教育理論,且更堅信:「透過教育,人是可以改變的」。

 

不自我設限,沒做不到的事

阿德勒的學說始終奠基於他的實際體驗。例如,他深信只要不自我設限,沒有做不到的事;而且,追求卓越的上進心人人皆有。

阿德勒是猶太裔奧地利,生於維也納。在六個兄弟中排行第二。他自幼罹患佝僂病(rachitis),受聲帶痙攣所苦,身體羸弱且行動笨拙,5歲那年差點死於肺炎。

但是,生理的病痛沒有擊倒他的精神力。阿德勒常面對自己的課題,設法完成或解決後再超越。10歲那年,透過努力學習,當回答了連老師都感難解的數學題後,克服了自認不擅長數學的障礙;至於生理的病痛也靠毅力一一克服。聽說阿德勒與病患說話的語調溫柔平穩、歌聲優美、演講動人。60歲以後學英文和駕駛等,都蔚為美談。

逆轉弱點為強項的可能,阿德勒也獲得客觀的印證。他當執業醫生時,診所附近是遊樂場,群聚了馬戲團團員、賣藝者等,這些社會地位不高的人也向他求診。他從中得知,人幼年期並不健康的不少,卻都能於克服後活用弱點,維持生計。後來,阿德勒將這種情結以器官劣等性、劣等感、追求優越等命名,並發展出「補償」理論。

人生行路難。和生活在現實社會中的成人們一樣,孩子們也無法迴避勢必碰到的人生各種課題。而賦予勇氣,是協助孩子擁有解決人生課題的信心。

 

孩子自覺有價值,才會產生勇氣

阿德勒認為,在實施教育前,需先認知人際關係的重要性。人活在社會中,人際關係是重要的人生課題。如果把他人當作敵人,人際關係不會變好。因此,為獲得解決人生課題的信心,前提是必須視他人為伙伴(Mitmenschen)。
另外,阿德勒提醒,父母只是協助者,不宜跳出來代孩子負擔課題。

簡言之,「賦予勇氣」意指,父母從旁協助,直到孩子自信能靠己力面對及解決課題為止。「孩子自覺有價值,才會產生勇氣,」阿德勒強調。至於自覺沒價值的挫折感,則需靠努力達成課題(除非課題明顯無法實現,或孩子決定不願達成),才能漸漸消除。

賦予勇氣有兩點需注意。

一是以對等的態度對待孩子;二是鼓勵。受到尊重和鼓舞,能讓孩子察覺到自己的價值後,獲得勇氣而選擇面對。

相反的則是選擇逃避,選擇逃避是想讓自己輕鬆,是一種本能。孩子也會用各種方法迴避責任。例如,好勝的孩子會以不採取行動,隱藏輸別人的害怕心理,「佯稱提不起勁」就是一種自欺法。另外,從沒得過好成績,或偶爾獲得好成績卻沒自信下次也會好的孩子,一樣的也不會正視課題。

但是,當孩子選擇逃避時,阿德勒堅決反對責罵。因為,責罵(儘管有時有其必要)是不對等的看待孩子,徒使孩子疏遠,惡化關係,這和一逕的誇獎一樣,都不是讓孩子產生自主性的決心的良策。

阿德勒建議以鼓勵替代誇獎和責罵。例如,當孩子行善時,對他說「謝謝」、「幫了大忙」,比誇獎他「你好懂事」、「真是個好孩子」更能彰顯其利他的行為。

另外,把孩子的缺點當作優點來看,例如,不說他「不夠開朗」而是「溫和」;不編派他「意見太多」,而是「有主見」,看見他的長處。鼓舞的言行,能讓孩子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覺得自己有價值,孩子就會有勇氣。而被賦予勇氣的孩子無懼別人的評價、懂得關心別人、即使失敗也願放手一搏、能感受別人的關愛、自我價值感提高。阿德勒對此堅信不移。

 

數位編輯:吳佩珊(2020.1.30更新)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