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上學之路:教育新選擇

在台灣,十二年國教掀起新一波教改行動,立意雖佳,但程序瑕疵也引發不少民怨,對教育的不滿,名列民怨排行榜前茅。新通過實驗教育三法,宣告2015年為後教改時代的開始,愈來愈多家長出手,參與孩子的養成,主張教育選擇權。

在台灣,十二年國教掀起新一波教改行動,立意雖佳,但程序瑕疵也引發不少民怨,對教育的不滿,名列民怨排行榜前茅。新通過實驗教育三法,宣告2015年為後教改時代的開始,愈來愈多家長出手,參與孩子的養成,主張教育選擇權。

 

隨著少子化及教育問題頻傳,現在台灣父母愈來愈關注孩子在學校受教情形。以成功大學今年新學期舉辦新生家長座談會為例,往年只有700~800名家長參與,今年竟湧入1500多人,校方緊急開出4個會場才安置妥當。
這現象不僅發生在大學,包括高中、國中、小學,都有類似的情形。


在科技發展及全球化兩大力量衝擊下,經濟、社會局勢變化加快,變動緩慢的國家教育制度,很容易就脫節。年輕人找不到好工作、淪落22K一族的命運,讓各個學習階段的父母開始警惕。

 


父母站出來,拿回教育選擇權


這是全球都在發生的現象,全球教育界、企業界及父母也有所感知。然而,最急的是父母,子女等不到教改成功的那一天,他們紛紛站了出來、深度參與,要爭取教育的選擇權。


104新學年度,台灣更湧現新一波實驗教育機構設置風潮,去年底通過的實驗教育三法,給予實驗教育法源,自學者也得到進一步保障。


實驗教育中,自己教是一種深入參與方式。政治大學教育學系副教授鄭同僚指出,以前的家長可能只知逃離傳統的教育體制,尋覓一個可棲身的「桃花源」,教育內容比較沒有主張;但在新的共學氛圍之下,家長比較清楚自己的需求,也變得比較自信、勇敢,認為「自己也可以教孩子,不一定要送到學校」。

 

因此,有愈來愈多的父母參加在家自學,甚或呼朋引伴、「三人成眾」,根據自己的教育理念,覓師資、找場地、蓋教室,為孩子開辦一所「森林小學」。


第二種深入參與方式,是讓孩子加入實驗教育。在科技業任職的邱先生,有個10歲的女兒,6歲進入明星公立小學,因為遇到不適任的老師,2個月後決定轉出,進入實驗教育學校。「一般公私學校皆無法自己選擇老師,每兩年抽籤編班全憑運氣,與其燒香拜佛,不如拿回應有的教育選擇權,」他說明態度。


第三種深入參與方式,是揪團共學。王慧君開了家微電影公司,她讓小三的兒子加入全省有兩百個家庭的「禾一共學小組」,她的孩子則與住家所在的景美、新店區近20個家庭一起找專業老師共學。


「我會從父母的角度想,這個學習未來對孩子是否重要?他是否喜歡?」王慧君體會到,現在學校還依循威權時代、工業時代的標準化及規格化教學,但學習的方法和概念如此豐富,我們卻以為只有一種。

 


回家自學正夯,放眼全球皆然


其他國家也發生學校教育與現實脫節情形,不滿現行教育體制的父母同樣與日俱增。


2014年,英國的青年就業諮詢機構Big Choice做調查,66%父母認為英國現有教育體制無法讓年輕人與就業市場成功接軌,57%認為學校太偏重學科學習,66%認為父母在孩子的學校教育上應扮演重要角色。


美國公共事務協會(Public Agenda)的調查也顯示,只有34%的父母滿意美國現行體制,65%父母希望在孩子的學校教育上能參與更多。


孩子帶回家自己教成為不少父母的選擇。全美教育統計中心(NCES)統計,在家自學學生人數正以每年7~15%的驚人速度成長,2014年估計有200萬學生選擇在家自學,占全美學生人數的3.4%。


而且有所成效。教育專家卡特(Carol J. Carter)今年9月在《赫芬頓郵報》的專欄中指出,在家自學的孩子參加大學入學考試,SAT或ACT成績平均比同儕高出20%;繼續追蹤這些學生進大學後的成績表現,GPA(在校平均成績)平均3.46,他們的同學平均是3.16。


在家上學在美國漸趨成熟,除了各自在家教學,自學家庭合組的社群百花齊放,家長若是覺得某個科目無法自己教,只要上網使用網路資源,或是聘請可以勝任的人來協助,甚至帶孩子去上專門為自學者開設的各種課程,就可以解套。


在德國,私立學校成為德國父母的新選項。過去五年,德國中小學生總人數下降2.6%,但私立學校的學生人數卻增加了3%。2013年,每12個德國中小學生中有一個上讀私立學校,占學生總人數的8.4%。


「世界在改變,教育在改變,但德國的學校還沒跟上腳步,」住在柏林的德國媽媽溫迪(Yvonne Wende)認為,德國公立教育系統還沒準備好讓下一代在全球局勢中保持競爭力。


韓國學生壓力很大,世界知名,主要問題來自父母。焦慮的父母擔心孩子成績不夠好,無法進入一流大學,想盡辦法加強孩子的考試競爭力。


2013年,韓國家長花費了175億美元在孩子的課後補習費用,相當於韓國國內經濟總值的1.5%。家有中學生的韓國家長,子女教育費用平均占了每個月家庭支出的42.7%。


因為高中生自殺數字攀升問題嚴重,韓國政府在這個階段,鬆綁較多,國中小目前管制依然嚴格。在2011年,出現99間以特色課程為主的高中,含文學、珠寶設計及動漫,占所有高中學生的2.7%,不過學費是一般的三倍以上。

 


另類教育遍地開花,家長主導性愈來愈強


專家估計,在台灣中小學階段,實驗學校、大型團體自學單位不超過百間,人數占比約只有0.5%不到,還是很少的一部分。


談到台灣的實驗教育或另類教育,最早是1990年代創辦的森林小學、種籽學苑、全人實驗高中等學校,以及史英、朱台翔、李雅卿等創辦人,當時對於僵化的教材、填鴨式教育、惡補、體罰等教育弊端,大力鼓吹改革,且不惜走向體制外的抗爭。


這些是當時的明星實驗學校,由一些教育界改革先趨主導,但數十年來台灣體制外教育慢慢發展,近年來台灣的自學團體遍地開花、快速成長,代表家長對於教育的主導性愈來愈強,也變得愈來愈自信、勇敢。


二十多年來的教育改革,家長其實就像無名英雄,是在背後一股很重要的支持力量,鄭同僚強調,「如果沒有家長的支持,另類教育不會有市場」。


鄭同僚分析,家長能夠愈來愈自信、勇敢,與科技環境的改變有很大的關聯,因為只要透過網上的數位課程,如均一教育平台、Coursera或可汗學院等,即可獲得豐富的教學資源,孩子可以全天候進行很好的學習,幾乎不用擔心主要學科。


有些家長至今仍對傳統的教育體制深感不滿、無奈,看到教育現場有諸多的不合理、體制破碎、孩子的自主性不見了、單一的價值標準帶給孩子挫折。


也有家長對變化抱持正面態度,認為透過多年來的教育改革,已促使學校的學習環境日益多元化,也少有體罰等狀況,自學不一定是追求更好的發展,只是對教育有不一樣的想像。


台灣的教改問題是社會爭執的焦點之一。在各種吵鬧聲中,較理性的父母會選擇正向思考、採取正面作為,重點不一定在要不要讓孩子到體制外學校,而是父母對於孩子學校教育的參與態度,更積極的正向了解與加入,對孩子絕對是加分。


形容自己「比受薪老師還認真」的林怡伶表示,她兩個兒子都讀宜蘭的人文國中小學校,父母的力量超強,學校共開出32個社團,其中三分之二是父母開的,知名親職專家陳安儀開作文課,另外有父母是軍人、潛水教練,同樣貢獻專長,理工類家長還開出程式設計課,動力機械課等。


林怡伶指出,即使是有工作的父母,一個學期平均也要請兩、三天的假,參與學校志工事務,比如一次全校聚餐、下午茶,就要動員70多位家長,家長中有四成是很積極的,七、八成中度參與,大概只有2%家長不參與,任務包括戶外教學、攝影、小老師、行政、課陪等。


科技讓知識取得更便利,學習不再只有單一樣貌


當愈來愈多父母參與,學習樣貌的可能性也將愈來愈多。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祕書長郭駿武分析,他的創新模式成功降低體制外教育的費用,讓勞工階級也能負擔,親子共學團推動的不僅是孩子的實驗教育,也是成人的實驗教育,同時透過開辦合作社、參與街頭運動等,將教育改革擴大為一種家庭營造和社會改革。


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透過成立合作社,提供具備生產履歷的食材,並回饋給共學的國小和國中,落實「共食」、「共養」的生活,未來,這群人還可能會「共老」。


現代家長看的愈來愈清楚,「老師也不過是用書商編的教材在教」,尤其當知識都可在網上搜尋到的時候,如果老師不能自編教材,只依教科書「照本宣科」,就連上課簡報都是書商製作好的,那麼,老師的工作便不再像以前那樣難以跨越了。


「以前,我們認為老師是知識的來源,但現在可能變成沒有穿新衣的國王,」鄭同僚說,除非老師在教學上能夠深化,才能取得較多的權力,「不然即使在學校體系,家長的主導性也會愈來愈強。」


自己的孩子自己救,家長力量的崛起勢不可擋,如何正向參與孩子的學校教育,並避免成為老師聞之色變的恐龍父母,是整個台灣社會正在磨合的新課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