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站上民主第一線〉不管年紀多大都必須保持謙卑,這個世界未來要交給下一代!

所以當她坐在我面前跟我說,機票已經訂好時,我完全不懷疑她的決定,且相信她會把自己照顧的很好,一直以來她都把自己照顧得比父母還要好,父母在各自的感情問題中沉淪,根本沒有空顧及她。
  • 南琦
  • 2019-11-13
  • 瀏覽數858

滿18歲了還是孩子嗎?

至少在刑法中已經不是,18歲就必須負完全的刑事責任,該有為自己負責、自己可以主導的人生,包括就醫也不需要父母陪同,就能拿醫師的處方箋,所以這難道不足以證明他她也可以是大人?

可是當這個「孩子」想去香港見證民主時,卻遇到排山倒海的壓力:

你幹嘛去這時候去湊這種熱鬧?

要關心民主在家看電視不行嗎?

去現場很危險,如果怎麼樣了怎對得起父母?

你什麼也不懂,跟那群激進暴力的分子能學到什麼?

這也是她會坐在這裡,和我談話的原因。

我了解這個聰慧的女孩絕對不是去湊熱鬧,她因為破碎家庭之故,已經有著對世事的某些洞見,這些沒在創傷下長大的人是不會懂的,除此之外她很聰明(當然累積智慧需要時間),自以為書已經看很多的我,當她不經意地跟我提所讀的書時,我竟然一本都沒看過(別忘了我們都以為現在年輕人不讀書只讀手機),當她推薦史蒂芬金的某本書很好看時,自以為對推理小說很熟的我(其實我多半看東野圭吾),馬上去找來看,然後在下次晤談時和她分享心得。

跟這樣的「孩子」談民主,也許我還得跟她學。至於「一個女孩子去那裏會很危險」這個看似很站得住腳的論點也不能阻擋她成行。危險?她就是在危險中長大的,而身為女生該有人身安全問題她也早就想到,她和認識的教授表達想去的意願,教授很熱心地介紹香港的某教授,請這位教授協助當地陪。

所以當她坐在我面前跟我說,機票已經訂好時,我完全不懷疑她的決定,且相信她會把自己照顧的很好,一直以來她都把自己照顧得比父母還要好,父母在各自的感情問題中沉淪,根本沒有空顧及她。

但我還是有一絲擔心,畢竟動亂之下很多事情是有變數的,只能在晤談結束之際像個老太婆嘮叨幾句:要注意安全喔,要提高警覺喔。我知道她會的,這麼說只是希望她能感受到自己被關心被在乎,這才是治療的目的。

我開始期待下一次碰面,希望她能帶來屬於她的見解,我非常想聽,並且告訴身邊朋友關於個案的事情(符合保密原則下)。

結果朋友的反應令我驚訝:妳怎可以在這個時候讓她去湊這種熱鬧?這朋友甚至提醒我,這其中可能有職業倫理的問題,因為我縱容她去做危險的事情。我很納悶,她,已經18了啊。

我甚至還沒機會表達對這個年輕個案的敬佩,就被罵了個臭頭。我知道朋友是關心,沒有別的意思,但這也顯示出我們這些大人,在面臨類似事件時想法上的僵化,朋友甚至沒有我了解她。大人們究竟自以為是想保護年輕人,對他們真的是好的嗎?


不管年紀多大都必須保持謙卑

於是我只好啞巴吃黃蓮,靜待她下次的出現。果然,她下次出現時跟我分享許多觀察,她親眼見證香港年輕人如何面對政府的不民主,香港許多民眾是如何發揮義舉默默支持年輕人,包括道路被封鎖時,就會有消息靈通不知哪冒出來的民眾,開著私家轎車來接送學生。情緒澎拜的她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整理感受,但我知道經過這段,她會把整理出來的感想散布出去。

許多大人只是活得徒有年齡的空殼,看似成熟世故,但遇到問題時就缺乏大人該有的肩膀,比孩子還脆弱無助;而許多孩子在這樣大人底下長大,缺乏被保護的羽翼,已經活得相當獨立且強大了。

我們再也不能說,現在的年輕人啊~~(後面附帶許多批評),這樣說的同時無疑暴露出自己的膚淺自大。如果還有人認為,示威暴動是我們過度解釋,他國、他地也不等於台灣,這是某種政治意圖的操作等,那麼就會失去年輕人對我們僅存的一點尊敬。

對於很多事情,尤其是我們沒有面臨過的,沒有親身參與的,不管年紀多大都必須保持謙卑。這個世界未來要交給下一代,該由下一代來決定該怎麼過未來的日子。

如果你覺得「國家要毀在年輕人手裡」,那就是你的傲慢了。不管如何,沒有你我的一天,地球依舊在運轉,除非我們把一個爛地球交給他們。

 

Photo:Unsplash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