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挽救世界的16歲亞斯女孩,如果生在台灣會有什麼下場?

亞斯人的堅持、執著、以及系統分析能力,是美國資訊產業領先世界的重要基礎。瑞典能培育出像桑伯格這樣的亞斯女孩成為世界青年領袖,台灣能不能?

文 /陳豐偉

十六歲的瑞典女孩桑伯格(Greta Thunberg)發起的罷課行動,最後號召全球數十萬年輕人聚集起來,抗議大人不重視「氣候暖化」。她有亞斯伯格症,現在是全世界最知名的亞斯女孩。

台灣媒體對桑伯格有許多報導,但跟我查詢的國外媒體比起來,台灣較缺乏對亞斯伯格症的理解,以及對她亞斯特質的深入描繪。桑伯格並不是一個恰好有強烈亞斯特質的媒體名人。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亞斯伯格症帶來的堅持、固著、專注,以及揮之不去的孤獨、焦慮、憂鬱,就不會有她發起的「為氣候罷課」(school strike for climate)行動。

 

超有同理心的亞斯女孩,選擇一條無人跟隨的道路

亞斯人對人類真實的災難,常會有強烈的感傷與羈絆,但卻常看不懂人與人之間微妙的社交語言,所以常被認為沒有同理心。桑伯格就是這樣的女孩。她對氣候暖化的關注,來自於九歲時老師在課堂上放的影片,因為氣候暖化飢餓的北極熊。小小的桑伯格哭了,一直流淚。

其他同學也受到影片的震撼,下課繼續討論。但很快的,就沒有人繼續注意這議題,唯獨桑伯格在腦海對氣候暖化議題產生強大的「驅力」(drive)。她一定要搞清楚這些問題。「氣候暖化」成為她的「特殊興趣」(special interest)。

亞斯特質強烈的人,常會有至少一項可以單獨進行的「特殊興趣」,如研究歷史、探索星空、製作火車時刻表與路線圖,有些亞斯女孩沉迷追星。桑伯格越了解溫室效應可能帶來的災難,就越感到悲傷。為什麼大人的世界認知不協調、說一套做一套?為什麼那些學者名人就是開開會發表意見完,然後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如果溫室效應這麼重要,電視、報紙應該要天天討論,我們應該見面聊天就要講一下,討論怎麼督促政治人物降低碳排放才對。

桑伯格感覺無力。她只是個小小孩。氣候暖化,成為導致她憂鬱症最重要的原因。她被診斷亞斯伯格症、憂鬱症、選擇性緘默症,變得拒絕一般性的對話,只對少少的話題表達意見,因此休學一年。

桑伯格的父母,顯現出對亞斯特質的深刻理解。他們願意聆聽桑伯格對氣候暖化的長篇大論。桑伯格蒐集文獻、資料、影片,爸爸媽媽就是第一個聽眾。他們全家為桑伯格做出重大犧牲:桑伯格的媽媽是瑞典知名的歌劇演唱家,常需要到歐洲各國演出。為了桑伯格,媽媽放棄必須搭飛機出國的工作機會。桑伯格的爸爸是作家、製片兼演員,他跟著桑伯格吃素,並且帶著桑伯格學習種菜。

讓桑伯格覺得自己還是有力量影響別人,能帶來一些改變,讓她的憂鬱狀態漸漸改善。

復原後的桑伯格,一樣還是個不顯眼、常躲在角落的女孩。二〇一八年初,瑞典一家報社舉辦氣候暖化徵文,桑伯格寫了一篇文章參加,獲選刊出。刊出後,有些人注意到她,找她參加聚會。「中小學生罷課抗議」的想法被提出來,靈感來自於美國校園大量槍殺事件的後高中生的抗議行動。(註:這裡是指二〇一八年二月十四日,發生在佛羅里達州派克蘭道格拉斯中學的屠殺事件,造成十九名學生死亡)

桑伯格跟她認識的學生提出這構想,但,沒有人認真地想跟她一起行動。這一年來,北歐正好遇到歷史新高的熱浪以及森林大火,這驅使桑伯格決定,那就自己來吧。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日,瑞典國會大選前兩星期,個性非常內向的桑伯格,開始她孤獨而堅定的罷課抗議。她製作標語,每天騎著腳踏車到國會大廈前靜坐,希望能讓候選人注意氣候暖化問題。大選後,她改成每星期五罷課。父母與老師不贊同她的做法,但也沒有強硬阻止她。

「如果我跟其他人一樣擅長社交,我可能會發起一個組織。但我對於處理人際問題不太行,所以選擇做些適合我的事情。」

路過的行人有些會嘲笑、看不起這小個子的女生,但漸漸地,到國會大廈前支持她的人越來越多。透過「推特」、臉書等社交網絡擴散,桑伯格應邀到坐火車可到達的國家演講、與政界重要人物見面。網路上出現許多對她的攻擊,但已經習慣學校霸凌的桑伯格,對這些攻擊淡然以對。她不擅長也不喜歡社交,沒有加入其他團體,不受任何大人指使,不接受金錢贊助,繼續直率地批評她面前的大人物。她每天清晨六點起床,每天為抗議行動忙碌十二到十五小時,還要保持成績在班上前五名。

最後,在二〇一九年三月十五日,串連起來的一百二十三個國家,兩千多場罷課抗議,成為她孤獨行動的最高峰。

 

跟多數人不太一樣的大腦,是亞斯人特殊力量的來源

桑伯格在各處演講時常提到她的亞斯特質。她認為這是上天的恩賜(blessing)。她認為亞斯伯格症讓她跟多數人的大腦有一些不一樣(difference),正是這些差異,帶給她「黑白分明」沒有灰色地帶的思考,讓她有行動與堅持的力量。

一位十六歲的女孩能夠公開對群眾、以及透過網路聽她演講的千千萬萬人侃侃而談她的大腦特質、講她因為亞斯特質間接帶來的憂鬱症,我想這是因為:許多歐美國家的媒體、政府、教育界,對自閉症光譜、亞斯伯格症、亞斯特質已經有充分了解,民間也有許多相關網站、討論區、網路社團,讓資訊交流、個案與家屬尋求支持。

而在台灣,現在卻還沒有成年亞斯女性撰寫的亞斯專書(英語世界非常多本數不完),還沒有一位青少女或成人亞斯女性公眾人物在四處演講時,以她的亞斯伯格症為傲。

台灣社會還不太理解,亞斯伯格症是跟多數人不太一樣的腦神經特質。科學研究指出,帶有非常強烈的亞斯特質的人(也就是,已經到達疾病診斷的分界點,例如桑伯格),統計起來大腦皮質的「微柱」(mini-column)細胞會比其他人更密實、體積更大。有人形容,微柱細胞就像大腦的「微處理器」,亞斯人的系統化思考、注重邏輯、黑白分明、注重與遵守規則、行為固著、感覺敏感等等特徵,可能都跟微柱細胞有關。少數「學者症候群」、超級天才、或擁有超強圖像記憶與文字記憶能力的人,這些特殊能力也可能來自微柱細胞。

談到自閉症、亞斯伯格症,簡化的說法就是:這是一種人類大腦特質的「光譜」(spectrum),最濃的0.5%是「自閉症」,0.5%~1.5%是「亞斯伯格症」。最近有學者認為,「自閉症光譜」又可分為三條「次光譜」。三條都很濃的,被稱為自閉症。有一條沒那麼濃的,有時被歸類「亞斯伯格症」。有些人只有一條比較濃一點,那就稱為「亞斯特質」。

亞斯人社交能力差又固執,如果要求自己全神貫注學習模仿一般人的社交技巧,就很容易感到累。在強調社交與人際關係的人類世界,亞斯特質強的人注定只會是少數。但亞斯人特殊的大腦能力,常能成為優秀的工程師、設計師、創業家,成為恪守公司規定的企業幹部,或像桑伯格這樣,因為超乎常人的堅持與無私,推動人類社會必須往前行。

 

如果生在台灣,桑伯格會有什麼下場?

很遺憾的,像桑伯格這樣的亞斯女孩,如果生在台灣,可能會在父母壓力下成為考試高手,然後在職場與人際上遇到許多傷疤。有些人會成為讓自己與其他人都不快樂的麻煩製造者,有些人會選擇逃避人群與社交,有些人會每個月固定到精神科報到,藉由藥物麻痺自己止不住的焦慮與擔憂。

然後,這些人絕大多數,有可能直到生命結束,都還不知道自己有著強烈的亞斯特質,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成為這樣一個人、得到這樣的人生。

我沒有到「兒童與青少年精神科」學習過,我不看兒童、青少年個案,但偶爾我會看到幾個不小心掛錯號的亞斯青少女,會談、說明後再轉給高雄知名的兒青精神科診所。這些女孩有著鮮明的亞斯特質,已經在班上造成騷動、同學情緒反彈接近霸凌,但家長與老師還沒意識到「亞斯特質」這回事。

桑伯格如果生在台灣,如果她沒有恰巧因為關注氣候暖化導致憂鬱與選擇性緘默,可能並不會被診斷亞斯伯格症。她聰明、好讀書、語言與文字表達流利清楚,這樣的女孩不太容易被當成有亞斯特質。許多問題,常被認為「考個好大學就好了」、「考上公務員就好了」、「結婚生小孩就沒事了」。

「疾病」的診斷,有時是為了判定誰可以得到政府提供的社福與特殊教育資源。台灣、英國、美國診斷出來的亞斯伯格症小學生比率,就有很大差異。但未達診斷標準,不代表就不會有社會適應與人際上的困擾。國外許多針對大學新生的研究顯示,帶有較強的亞斯特質的那10%(不是1%喔),比起其他人,還是較容易有孤獨、憂鬱、焦慮、社交困窘的問題。

桑伯格如果生在台灣,恐怕很難遇到能理解她亞斯特質、願意配合她犧牲事業、配合改變生活與飲食習慣的父母,也很難遇到不阻礙她罷課、甚至有些鼓勵她的中學老師。

在台灣,會有人寫「亞斯伯格?沒有這種病!」的文章在網路流傳。各種冷嘲熱諷,說桑伯格與父母以「亞斯伯格症」為理由逃避改變、抗拒認錯、不願意承認自己教養失敗,會在社交網站流傳。

亞斯特質強烈的人,不見得就是做出最正確選擇的人。不同派別的科學家對氣候暖化有不同看法,桑伯格的堅持也只是一種觀點。但,無論如何,人類社會需要有強大驅力、想要坦率直言的人。或許我們也可想想,像桑伯格這樣黑白分明的人,在台灣社會是不是就會被認為「不會做人」、EQ太低,然後就被同學、同事、主管排擠?

如果放到適當位置,密實的微柱帶給亞斯人的特質,常常能讓他發揮出比同儕強大許多的工作效率。我曾遇過亞斯特質非常明確的女公務員,主管害怕她惹麻煩,同事對什麼是「亞斯伯格症」還是一知半解。如果能召開特別會議,把她調往適合亞斯人的工作職位,她的生產力不會愧對公務員的福利與薪資。只可惜,現有的公務人物體系,不太可能為她破例尋找職務。

瑞典能培育出像桑伯格這樣的亞斯女孩成為世界青年領袖,台灣能不能?答案恐怕是「不能」。亞斯人的堅持、執著、以及系統分析能力,是美國資訊產業領先世界的重要基礎。重人際、講究表面的台灣社會,在學習善用亞斯人力量這件事情上,落後「先進國家」還有好幾光年的距離。

 

● 懷疑自己或親人、伴侶有強烈亞斯特質,想加入社群或求助,請參考此網頁

● 「大人的亞斯學--成人亞斯知識分享」臉書社團

● 想瞭解女性成人、青少年亞斯特質,請參考以下兩本書: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紙本書)

女生不愛社交又如何?我不難搞,我只是有點亞斯特質(電子書)

 

本文獲「大人的亞斯學」網站版主陳豐偉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用強大的內心戰勝身體缺陷的女孩,逐步勇敢自信地走出屬於自己的未來>>http://bit.ly/2UXCfcB

殘疾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們看待它的不當態度。我們對任何事物的理解,都有待學習與再教育!>>http://bit.ly/2UWkn1A

Photo:Pexel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