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小學怎麼做?3大面向教抽象情緒

台灣過去過度重視學生的學科成績表現,較少關注基本身心狀況,愈來愈多學校正在調整。台北市跑在全國之前,自2018年開始,試辦「情緒智能觀察記錄」計畫,期許未來在校園和課堂中實際幫助孩子練習覺察和管理情緒,提升人際互動品質。

愈來愈多教育工作者發現,情緒是教學現場非常重要的環節,直接影響孩子的行為和學習表現,以及與同儕的互動。台灣過去過度重視學生的學科成績表現,較少關注學生的基本身心狀況,愈來愈多學校正在調整。這很關鍵,因為學校較能夠有系統的進行社會/情緒教育。

 

幫助孩子學習管理情緒、和他人相處

《未來Family》採訪後發現,台北市跑在全國之前,自2018年開始,在15所國中小試辦「情緒智能觀察記錄」計畫,2019年進一步擴大到31所國中小,延續情緒智能觀察的基礎,再擴大到「社會智能」。期許教育回歸孩子在校園裡最常發生的同儕爭執、學習表現、學校規範等問題的源頭,打破「情緒對錯」的迷思,從孩子的「情緒」著手,實際在校園和課堂中幫助孩子練習覺察和管理情緒,提升人際互動品質。

台北市教育局試辦計畫以個人的內在覺察、情緒調節,到與他人的人際覺察和社交技巧4個向度為執行架構,目的是希望孩子學會管理個人情緒之外,還要更進一步學習如何和他人相處,這表示台灣的社會/情緒教育將更聚焦。

但是抽象的情緒怎麼教、成效如何評量?因應各校文化和不同孩子的需求,相應的主題和做法也不同,有一定成效。《未來Family》從課程、評量方法和成效3個面向,歸納整理如下:

 

面向A. 課程

從日常生活經驗著手,觀察孩子最真實的情緒反應和人際互動。一般來說,學校操作情緒教育,第一步是帶孩子認識情緒是什麼,其次是學習覺察自我情緒,最後是練習情緒控管。

目前小學普遍將情緒教育融入學科課程、晨光時間或是團體活動,由各校自行邀請特定年級和班級參與,採主題或隨機教育的方式進行課程。也有不少學校將情緒教育納入課程計畫,單獨列為一門課,系統化操作。

不論學校是以什麼方式進行課程操作,老師首先要培養和學生的良好關係。溪山國小特教班張順富老師強調,只要有「關係」,一切就「沒關係」,師生之間建立「共同語言」很重要。

1. 融入課程

創造情境:將新課綱素養導向的概念延伸,善用課程內容創造一個情境或任務,為孩子「製造」覺察自己情緒變化的機會,並且練習與同儕互動。分組討論、玩桌遊、戲劇表演、說故事等,是目前小學普遍使用的方式。

今年剛轉型為實驗小學的士林區溪山國小採體驗式教學,設計的課程活動很多樣,例如烤披薩、蓋生態池、騎單車、美學布置等,相當豐富。孩子每天都在不同的情境中,學習和自己與同儕相處。「有互動就會有情緒出現,」溪山國小校長施春明表示,孩子遇到問題,就是引導覺察情緒的好時機。

去年承辦教育局「情緒智能觀察計畫」的新湖國小校長林芳如也說,對小學生而言,尤其是低年級學生,從行為到認知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因此更強調老師在上課和下課時間「有意識的」觀察並記錄孩子的情緒反應,即時融入並進行「有焦點的指導」。

晨光時間:台北市很多小學利用早晨,帶孩子進行閱讀、自習等活動。這個時間其實也是幫助孩子沉澱思緒的好時機,效果和靜坐、冥想相同。以台北市華江國小為例,情緒教育以「生氣」為主題,融合在晨光時間裡,由導師帶領學生寫「情緒紀錄單」,讓孩子回顧前一晚到上學之前經歷了哪些事?感受到的情緒是什麼?情緒強度為何?持續的時間多久?

華江國小輔導主任陳惠遙表示,透過書寫,就是一種幫助孩子覺察自我情緒的方式。針對孩子寫的內容,導師再進行個別輔導,或是在課堂中以匿名個案討論解決方法。

團體活動:孩子在重大活動場合比較常碰到社交和情緒問題,台北市指南國小兼輔教師蘇霈表示,這樣也比較容易觀察孩子的情緒起伏。例如,指南國小將情緒教育結合六年級學生的畢業系列活動;另外舉辦每學期3~4次的「家族活動」,以混齡方式將全校1~6年級學生分到不同家族小組,進行節慶、闖關、體能等活動。蘇霈指出,透過活動融入情緒教育不像課堂上結構性的操作,執行難度降低很多。

2. 單獨列為一門課:

將情緒教育納入校內課程規劃的好處是,可以更有系統和完整的呈現課程內涵,例如新北市樂利國小行政單位就有「情緒教育組」。不過,樂利國小校長楊宗時也說,過程需要學校各單位更緊密的配合、考驗更大。以樂利國小為例,104學年度引進「芯福里情緒教育推廣協會」課程,一學年8堂課,帶領中、高年級的孩子,從認識情緒到動態課程中實際演練,還帶動整個社區家長加入情緒教育的行列。

台北市銘傳國小則除了參與教育局試辦計畫之外,家長方也非常積極;不只主動和班級導師溝通學生狀況,也邀請心理專業講師,在部分低年級班級以主題式課程,推動一學期約3~6次的情緒教育課程,今年計畫正式納入校內課程。

面向B. 評量方法
以目前台北市試辦學校來說,評量方式普遍是邀請導師依據對孩子的認識、再進行觀察孩子情緒表現之後填寫評量表,同時也邀請學生填寫自評表單或開放式問題(學生和教師的評量表題目是互相對應的),最後產出綜合評量結果,但不會納入成績計算。歸納

各校評量結果的呈現方式,大致分為以下兩種:

1. 質性描述和建議:根據老師在日常生活中對學生的觀察、學生自評,或是比對學生自評和老師觀察等不同方式產出最後結果,經過校內團隊共同討論之後,再由導師在學期成績單裡給予質性的、孩子的社會/情緒表現描述和處理方式建議,目前溪山實小、華江國小等學校採取此方式。

2. 質性和量化綜合呈現:依據學生自評以及老師他評的結果進行比對,產出量化和質性的觀察報告。例如,新湖國小依據學生4次自陳和教師1次他評的結果產生雷達圖,並將數據轉化為質性描述。

 

面向C. 成效和影響

幾乎所有老師一致認為,現在的孩子面對環境快速變動,情緒起伏比較大,加上少子化,人際互動問題更多;由情緒問題延伸到人際關係問題,是影響孩子學習的關鍵因素之一。不過,在社會/情緒教育介入之後,不只看到學生的改變,老師和家長也一起受惠。

1. 學習表現和人際互動都顯著提升

當孩子開始對自己的情緒有所覺察,就可以慢慢學會不要用直覺的方式應對自己的情緒。溪山國小教務主任葉孟宣發現,校園內隨機介入並引導孩子練習覺察情緒,學生除了在學習上變的比較專注之外,也間接影響同儕之間的紛爭強度逐漸降低。

新湖國小中年級級任導師林沛勳也說,教學現場上經常發現,很多學生因為和同學吵架而情緒低落,連續幾堂課都無法專心;但也有不少學生因為情緒「過嗨」,久久無法靜下來,影響其他同學上課。在情緒教育介入之後,林沛勳明顯發現,很多學生可以覺察自己的情緒,並加以收斂。另外,有專輔教師的協助,老師的角色輕鬆許多。

2. 親師更密切合作

過去少有家長主動到輔導室找老師聊孩子的狀況,覺得好像會被貼上標籤。不過新湖國小專輔教師廖思婷指出,有愈來愈多家長看到學校的觀察記錄報告之後,主動到輔導室尋求教導上的諮商和協助,是一大突破。廖思婷也發現,當家長開始覺知孩子的情緒問題,親師的溝通也比過去容易許多。

還有,以前的親職講座都是工作人員比家長多,今年新湖國小舉辦的「認識情緒智能」講座,家長來了50幾位,其中還有將近1/4是爸爸。校長林芳如表示,這代表情緒教育不只影響孩子,也影響家長一起重視社會/情緒教育,形成正向循環。

情緒調節小工具

台北市溪山國小、銘傳國小,以及新北市樂利國小,都運用了以下幾個小工具。

1. 停步思考/情緒紅綠燈:孩子情緒爆發時,帶孩子練習「停、想、行」三個步驟,也就是覺察、思考、再行動,幫助孩子降低情緒可能引發的衝動行為。紅燈「停」、黃燈「想」、綠燈「行」,也是相同概念。

2. 控制圈圖:以「控制圈」和「失控圈」兩個同心圓的概念,帶孩子練習擴大生活中的控制圈,做自己情緒的主人;縮小失控圈,降低被無法掌控的事情影響。

3. 情緒帳戶:透過將情緒「量化」的概念,讓孩子了解自己的情緒和行為帶給他人的感受,從中學習如何建立人際關係。例如,孩子若習慣以暴力解決問題,等於是不斷的從同儕的心中「提款」,導致雙方關係呈現「負數」。反之,若孩子和同儕互動良好,就是在他人的情緒帳戶中「存款」,累積雙方良好關係。

4. 情緒怪獸:利用不同怪獸表示不同情緒的強度,幫助孩子覺察自己的情緒狀態。

5. 情緒∕人際關係類桌遊:桌遊最常被老師使用在小團輔或課堂中,創造孩子互動的情境。老師可以很即時的介入,引導學生練習情緒調節和人際相處。

 

小學生生氣或情緒不佳最常見原因

1. 同儕爭執:同學之間因意見不合或觀念不同引起的口角或肢體衝突,是造成小學生情緒不好最常見的原因。

2. 學習表現:功課太多、補習很累、太晚回家、考試考不好、作業沒寫被處罰、上課不專心等。

3. 學校規範:個人行為違反學校或課堂規範,被老師處罰不能下課等。

4. 健康因素:身體不舒服、不小心受傷等。

5. 家庭因素:和爸媽或兄弟姊妹吵架或鬧情緒等。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48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