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陰影下長大的孩子,雙寶娘:「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帶著傷痕前進」

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大大小小的傷痕,人生可怕的不是帶著傷痕,而是無法面對過去生命中那些不完美,或者想要逃避的東西。如果想要繼續往前邁進,一定要正面悅納所有的自己,不管是快樂還是痛苦的回憶,那麼,傷疤就會在我們沒有注意的時候脫落。

父母的人生經驗對孩子有魔力

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父母的人生故事對孩子始終有種莫名的吸引力。所以,與其跟孩子說大道理,不如和孩子分享相似的人生經驗,讓孩子從中汲取自己需要的力量,從困境中再爬起來。

小時候,我的父親是鄰里間赫赫有名的人物,有名的原因是家暴,妻小都是他下手的對象,尤其是他賭博賭輸之後,打得最為嚴重。母親好幾次受不了報警,警察也愛莫能助,為了子女,母親也只能選擇默默忍受。

家庭狀況間接影響我的人際關係。在孩子的江湖裡,有兩條不成文的潛規則。

一、如果發現某個孩子不受父母保護,大家會覺得自己怎麼欺負那個孩子都沒有關係,還會呼朋引伴,大舉入侵。人性的殘暴在面對無力反抗的對象時,越是恣意妄為。

二、家庭被視為不可分割的整體,父母和孩子永遠綁在一起,脫不了關係;父母的好壞,等於孩子的好壞。

我曾經被學姊帶到人煙稀少的地方,捏臉、拉扯頭髮,聽著她們嘲笑、辱罵我的父親:「你爸沒錢還敢賭,他不是好東西,你也是。」「有膽去告訴你爸啊!搞不好還會被他再打一頓。」事實上,她並沒有說錯。既然以身試法嘗試過了,我們兄妹三人遭遇什麼困難都不會對父母開口,因為我們清楚知道父親是無法依靠的,對母親也三緘其口,不想再增加她的困擾和痛苦。

哥哥總是對我說:「爸媽不能讓我們靠,我們就靠自己。想變厲害,就好好讀書。」請不要責怪他,那是一個孩子竭盡所能想到的唯一辦法。但顯然,我無法像哥哥那樣扭轉強弱的情勢,只能任憑霸凌一再發生,在我身上留下怎麼也抹不去的傷痕。一直到成年之後,我不時還會做惡夢,夢到重回霸凌事件的現場,自己宛如獵物般,被所有人追趕、包圍、撕咬。

二十八歲那年,我得了憂鬱症,嚴重到幾乎要揮別這個世界。我不明白,過去那麼長的時間裡我都能全身而退、安然度過,為什麼上天偏偏選在結婚那一刻讓我的世界崩塌?我遍尋心理醫師,想找出原因,卻苦無結果,只能任由自己在那片藍色大海中載浮載沉,病況時好時壞。

後來,我終於想明白原因何在:結婚觸發我心底最深沉的恐懼,我好害怕自己會複製父母的婚姻,害怕身體裡流著和父親一樣的暴力血液,害怕成為無力保護孩子的母親,害怕童年的一切在自己建立的家庭裡捲土重來。
 

帶著傷痕在人生路上前進

直到,我轉頭看見先生的微笑。

「既然害怕,就帶著害怕一起走。」先生說。

「可是堅強的人不能害怕。」我淚眼以對。

「誰說的啊!勇敢不是什麼都不怕。」先生拍拍我的手,如此說道。

我望著他堅定的臉,緊緊回握他的手。有先生的存在,我願意重新試著相信自己一次。經過長達一年的心理治療,我終於重返人群,開始正常生活。

婚後第六年,雙寶來到我的生命中。村上春樹說:「於是我們領教了世界是何等殘酷,同時又得知世界也可以變得溫存和美好。」先生和雙寶便是我在這個世界中最美好的一切,他們治癒了我,讓我相信自己存在的價值。

孩子離開父母,真實地在人生道路上開始跌跌撞撞,磨出好幾道疼痛的傷痕,作為父母的我們即使再心疼,也無法阻擋那些成長路上必然有的傷害。父母要試著相信,不是每一次的人際關係衝突都將釀成大災難,有些矛盾或排擠孤立的事,並不會對孩子造成永久的傷害。

更何況,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大大小小的傷痕,人生可怕的不是帶著傷痕,而是無法面對過去生命中那些不完美,或者想要逃避的東西。如果想要繼續往前邁進,一定要正面悅納所有的自己,不管是快樂還是痛苦的回憶,那麼,傷疤就會在我們沒有注意的時候脫落。畢竟,在人生這個江湖走跳,誰的身上不是帶著傷痕?傷痕是存在過、奮鬥過的最好證明,以疼痛銘記生命的價值,我們都是水裡來、火裡去的江湖好兒女。

 
Photo: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