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傷 深深影響成年後的婚姻關係

父母其實無意要製造孩子的焦慮,但因為他們無法處理自身的焦慮、依賴心、挫折感和無力感,於是自我防禦,這反映出父母本身的依賴和不安。

「我和你媽離婚了,你要跟誰?」──依賴型

他想了一整夜。他究竟是比較愛爸爸?還是比較愛媽媽?

從小擔心自己會被拋棄,小學二年級時,他的父母離婚了。

他記得那一天晚上,爸爸陪著他睡在雙人大床上。

爸爸對他說:「我和你媽離婚了,如果你想跟我,就轉過來抱我。」

整整一個晚上,他沒有闔眼。他哭了一夜。

最終他躺平身子,沒有轉過去。

「我該怎麼辦?」他其實想了一整夜,他是比較愛爸爸?還是比較愛媽媽?

清晨,他忍不住睏意而睡著。

等他起床時,爸爸已經不在身邊了。

其實,他很害怕,而他多麼想跟爸爸說:「我只是睡著了……」

但他後來也開始氣爸爸,「為什麼你要我選?為什麼我只能選一邊?」

於是,他跟著媽媽生活,但痛苦的是,他已失去爸爸了,而身旁唯一僅剩的媽媽,也讓他難受不已。

當他渴望能像過去那樣對媽媽百般依賴、撒嬌時,往往會猛然想起,自己只剩下媽媽了。如果他像原本一樣地依賴媽媽,媽媽會不會覺得他很煩?他會不會被拋棄?而被拋棄是他最害怕的。

 

埋藏心中多年的恐懼

他想被好好疼惜與照顧,但心裡卻又有許多害怕與糾葛,以這樣的心情長大的他,在婚姻關係裡,往往一方面想要獲得照顧,但一方面卻又鄙視對方。

因此,當他聽到太太制止他給孩子吃東西時,他感受到被否定,所以忍不住發怒。他心裡的矛盾是,既希望太太能完全照料好家裡的大小事,但又害怕自己不被認可。一方面他期待太太是好好對他的大人,但又討厭太太把他當小孩管。

矛盾在心中發酵,變成欲拒還迎的埋怨:

「你怎麼什麼都不懂,還要來跟我說什麼?」
「我不想跟你計較,因為我比較有風度。」
「我懶得跟你講話,反正你也講不通。」

這些想法,始終在他心中盤旋著。

他用不成熟的態度和對方溝通,希望能依賴對方,但又批判這個對象,就像他希望對方夠強大到足以支撐他,又怕對方太強大到不需要他,而這也能解釋他為什麼會需要太太,卻又鄙視太太,因為他將童年時被羞辱和害怕自己不夠好的憤怒情緒丟到太太身上。

 

童年時的感受,宰制著他的婚姻關係

當他無法梳理情感上的矛盾心情時,他就會變得很鬱悶。他愈鬱悶就愈依賴,愈依賴,就愈容易被對方的話語所刺激、發怒。而當對方逃開,無處依賴時,他就變成自我貶抑。在這種患得患失的情況下,他很難面對自己,更難在心理上獨立。

所以,當他口口聲聲說要給太太一個安逸、舒適的環境,他其實要的是→「你給我一個安逸、舒適的環境。」當他口口聲聲說我不會對你有任何要求時,其實是→「你要聽從我,不然會被我討厭。」

這種矛盾的情感在他心裡滋生,於是他永遠不會選擇讓他感到舒適、自在的人,因為他最討厭的人,就是他最喜歡的人。

但太太畢竟是太太,當先生要在如今的夫妻關係裡,去滿足自己童年時受傷且害怕被拋棄而不敢要的依賴心理需求時,注定會很艱辛。

當他說太太需要陪伴,其實是他需要陪伴,但當他說出這個需求,才有陪太太的理由;當他想要人關心,他就說太太需要關心,這樣才有機會關心太太,以保持連結的存在感。

但當這些都有了,他不是覺得煩,就是對太太有所怨言。這種矛盾和埋怨的感覺,在太太身上成立,也會讓他任性,但從頭到尾,他都在處理過去童年卡住的關卡,以及心裡想要卻要不到的矛盾依賴感。

 

我們在原生家庭受的傷

我們在原生家庭不能滿足的心願,以及從未說出的需求,當我們踏入婚姻,我們往往都會想在伴侶身上獲得。而這個心裡的小劇場,就牽引著我們怎麼跟對方相處。

我不值得別人對我好?

在一個離婚的家庭裡,父母往往會更需要確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但父母通常不會直接說出自己的需要,而會以下列的方式來表達:

「你應該要聽我的話,翅膀長硬了就想自己飛,你有把我放在眼裡嗎?」
「你都不關心家人,是要讓長輩傷心嗎?」
「你讓我很反感,你這種樣子,枉費大家這麼照顧你。」

這些話除了表面上的意思,往往還有一些含義,例如:

「你是多餘的。」
「多養你,已經很不錯了!」
「你怎麼還有這麼多要求?」

在這樣的家庭長大的孩子,常常也會覺得自己是多餘的,一如案例裡的他,「我一直在想,我爸媽離婚,是不是我害的?」但當別人對他好的時候,他又會覺得自己不值得,或自己沒有資格,但他心裡其實真正的渴求是,他也想像一般人一樣,獲得關注,被重視、被視為家中的一分子,如此而已。

 

患得患失的心情

對於某些父母離婚的孩子來說,如果他想倚靠身邊的大人生存下去,那麼往往會一邊察言觀色,一邊小心翼翼確保自己在家中的一席之地。

他想要討身邊的人歡心,以致失去自己,所以並沒有人知道他要什麼。心裡非常空虛的他,常常患得患失。他希望獲得關注,希望被稱讚、被愛、被重視,為了達到這些,要他做什麼都可以。

他的世界被切碎了,他得不到適切的關愛,只能壓抑地藏著依賴的需求,仰望著別人的目光,被別人的評價餵養。像躲在面具背後的無臉男,隱形自己,顧全大局,但反倒交付自我價值,任人侵門踏戶。他壓縮自己,不認為自己理所當然來到這個世上,也值得好好被愛、被疼惜。

 

疼惜自己的練習

父母怎麼對待你,的確會影響到你成為怎樣的大人,以及選擇一段怎樣的親密關係。

很多大人在他們的生命裡,並沒有被照顧得很好,於是透過和孩子的互動,彌補著自己過去的傷痛,但這其實會傷到孩子。透過彌補的行動,修復自己。

例如,有些大人看到孩子有依賴的需求時,他們會擔心如果自己對孩子沒有影響力,是不是孩子會不愛他們?會覺得他們不重要?當這份焦慮擴散到孩子身上時,就容易出現以下的狀況。

例如,一位自卑感很重的父親,當看到自己年幼的孩子做不到某些事的時候,他可能會忽略孩子遇到的困難,而不斷誇大自己過去有多厲害。孩子因此會從父親身上看到自己不但無法跨越困難,甚至永遠比不上父親,這將複製出一個自卑又焦慮的孩子。

父母其實無意要製造孩子的焦慮,但因為他們無法處理自身的焦慮、依賴心、挫折感和無力感,於是自我防禦,這反映出父母本身的依賴和不安。

孩子為了保住父母對他的關愛,既讓自己生存,也讓父母開心,因此大大忽略自己的需求。

當孩子選擇讓自己活在父母的陰影下,不想表達時,孩子也會更加陰鬱,且遮遮掩掩著自己對於依賴的需求,慢慢的,他們開始認為這個世界不安全,對身邊的人出現扭曲的想法,甚至刺傷身邊也愛他的人,最後再證明自己不值得被愛。

這樣的無限迴圈,彼此都很辛苦。

給渴求依賴的你:

親愛的孩子,你忽視、遮掩自己的需求,只為他人開心,這真的很令人心疼。

但你是你,一個生下來就獨一無二的你,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禮物。請不用畏懼他人的眼光,更不用擔憂自己不夠好、不夠優秀或不夠出色。

我們每個人都一樣。當我們遇到不順利的事情時,心裡都會害怕、會不敢再嘗試,這是很正常的反應,但如果可以,請對這個世界多一些信任,也請試著多相信自己一些。

你要相信,只要是你心裡浮現的感受和渴望,就都是重要的,也是值得被重視,更值得被好好呵護。

親愛的孩子,誠摯邀請你,將那顆時時關注別人需求的心,轉而愛自己。請好好愛自己,這不需要任何原因,只因為你來到這個世界上,那就是一件很美好、很美好的事情。

——摘自 黃之盈《看不見的傷,更痛:療癒原生家庭的傷痛,把自己愛回來》/寶瓶文化

 

給或許也正在經歷家庭動盪的孩子重新出發的勇氣

在現代社會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的高離婚率下,「離婚」——家庭破裂——對孩子所造成的心理傷害,實在不容小覷。荷蘭作家安娜.沃茲繼上一本《小島來了陌生爸爸》以非婚生子女的角度切入之後,又一部以「離婚」切入青少年心理的精彩作品《偷石膏的女孩》細膩的描寫了父母剛離婚的小孩內心的不安,以及家庭破碎讓女主角對情感的價值產生質疑。家庭破碎的孩子,情緒常常是很複雜的,他們夾在兩個家長中間,對父母會出現「忠誠的矛盾」,擔心若對一方表達親密,便會對不起或得罪另一方,以致內心產生情感上的糾結。

就像書中的菲莉希亞,即便父母已經照著書上建議,將離婚情況理性的解釋給她和妹妹聽,對她們來說仍然難以接受。因此,在內心深處,她將父母結婚時許下愛情誓言的婚戒視為「希望」,只要將兩枚戒指層層包裹在石膏裡,保護起來,或許,爸爸媽媽也會藉由一起照顧受傷的妹妹,再次燃起愛火,看到對方的好,進而復合...他能如願嗎?

根據許多婚姻的研究發現,十六歲之前父母離婚的孩子,未來離婚的比例較高;尤其女性較容易受到單親母親的影響。然而,研究也發現,即便成長於離婚家庭的孩子,如果能夠在愛的氣氛下成長,對自己擁有充分的自信,那麼良好的人際關係有助於之後建立健康的婚姻與家庭。因此,只要男孩有自信、女孩愛自己,便能夠扭轉人生與愛情。相信這本小說,能讓大家有所體會!——陳安儀(親職專欄作家)

推薦給您:


《偷石膏的女孩》

這是一本關於孩子面對父母離異的青少年成長小說,同時還是一個關於「愛」與「自我追求」之間必須取得平衡的故事。——余曉雯(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國際文教與比較教育學系教授)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讓孩子在充滿愛的氣氛下成長,是爸媽能給孩子最好的祝福

家是孩子的避風港,不是暴風圈

 

Photo:Wyatt Fish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吳佩珊(2019.3.15更新)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