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的管教,可能讓孩子覺得受辱且放棄自我

「您在課堂上公然的放棄這個孩子,孩子當然會以這樣的行為來表現他的委屈和憤怒呀!事實上,您能懂他被您公然放棄的心理滋味嗎?」 這樣權威的管理,無論在學校或在家庭裡,都只會收到反效果,但如何給予孩子規範,又能給予孩子愛呢?

老師在「教室經營」的方法,如同父母「經營家庭」的運作,信念與心法都師一樣的。因此,運用「老師在課堂上的規範與界線如何拿捏」為例子,勢必能提供父母經營家庭時,作為提醒與運用示範。

許多老師上課,仍舊使用過去權威的手段,這讓我想起兩年前,我帶著我的大孩子參加了一個名為「綠能‧節能減炭」的營隊活動。 



這個營隊立意良好,透過許多活動,想將節能減炭的種子,撒種在孩子心中。但是,老實說,那天是我近年來,內在情緒最不穩定的一天,我屢屢都想站起來帶著孩子離開,要不是我的孩子堅持學習(想得到禮物),我應該會立刻帶著孩子離席。 

那天上課,老師開場就表明自己很疲累,因為她已經連續講了16場的宣導,因此希望孩子安靜聽她上課。 當時我覺得老師很辛苦,也非常願意和孩子們說明自己的身體狀況,真的是挺好。於是第一節下課,我帶著體恤與讚賞的心意,慰勞老師的辛苦,也提出若需要什麼幫忙,我很樂意協助。 

老師在和我短暫接觸下,與我聊了她從前的職業。 老師說她以前任教於某知名小學,但只待了兩年,因為她看不慣那裡的老師,都灌輸孩子在特別節日裡要送老師禮物,而且私下老師之間還會比較誰收的禮物多,鄙視沒收到禮物的新進老師。 而她,看不慣這些老師的作法,因此兩年後遞出辭呈,從此去尋找自己喜愛的工作。 而現在這份工作,就是她喜愛的,到處去宣導大人和小孩節能的重要………她說的慷慨激昂的!我應該要感覺老師是個有信念的好老師,但感受卻不是怎麼告訴我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她的氣質和我小六的班導非常相似,具有絕對的威嚴,需要別人絕對的服從! 

果然,這位老師在爾後的課程裡,不停的管教吵鬧或發出聲響的同學,老師對其中一個男孩說:「你不要再弄桌子了,你怎麼這樣呢?都上小學了,年紀都這麼大了還這樣,你比旁邊那個幼稚園還不如咧!再這樣,你就不用聽課了!」 聽到這種話,我眼睛瞪的好大,這算激將法還是語言霸凌?我腦袋都矇的轉不過來。

沒多久,男孩不小心又動了桌子,老師說:「好,請你自己一個人去後面坐,等一下別人到前面來看我做風力發電的DIY,你也不准來前面看!」 
於是,男孩被叫去後面坐,其他孩子則被喚到台前,圍著老師坐下。 
老師:「來前面都不准說話,誰說話我就讓他跟後面那個男生一樣,不准到前面來,聽到了沒?」


就這樣,一群孩子在前台看老師製作DIY,而那個男孩就這樣被老師在大庭廣眾下以指責的語言和姿態,被摒除在群體之外。 老師在公然的場合,公然的直接放棄這個孩子。 老師的界線在此標示的非常清楚,然而她的作法卻是直接排擠孩子,這非但不是一個好作法,反而會有巨大的反效果。

我擔憂這個孩子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課程? 

最後,不出我所料,這個男孩沒多久後,直接躺在地上撒賴,呈現自我放棄的姿態。

一整天,這個老師的語言,於我而言,都非常的指責與脅迫,令我極度不舒服。 我知道老師的用意,和我們所有大人的慣性一樣,其實是想利用這樣的語言,看看是否能激發孩子的自尊心和上進心,但在她教學這麼多年的經驗裡,難道沒有得到「越是如此對待孩子,孩子的反抗或自我放棄就越高」的教訓嗎? 

看著這孩子,我想起了我小六的班導。 

小六的班導,是個男老師,有一回趁著午睡時間,有個男同學偷偷從後面拉我的頭髮,捉弄著正在睡覺的我。被抓頭髮非常不舒服,因此我氣到爬起來想討公道,結果睡夢中的老師聽到聲響,剛好抬頭,就看到我不但沒睡,還站起來離開座位! 

老師火了,立刻指著我大罵:「妳這王八蛋!去後面半蹲罰站,不用睡了!」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被罵王八蛋!內心感受自然非常委屈與不舒服。 

我在老師的注視下,當然是去後面半蹲罰站了,但內心的恨意無限高漲,因為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老師卻不由分說,把我當成犯規的吵鬧者對待,誰會服氣!

趁老師再度趴下睡覺,我即刻走到捉弄我的男同學後面,我把他對我的捉弄,以及對老師的憤怒,用全身力氣,還給男同學一巴掌,然後在悠哉的走到教室後罰站,但我就只是站著,沒有半蹲,因為我不認為我有什麼錯。

從此,我對這個男老師敬而遠之,對他所說的一切,感到不耐與憤怒,因為我打從心底瞧不起這位老師,自然也不想有什麼交集,而老師更視我為不受管教的壞學生。 

我想,眼前的老師,對於老師的想像,應該還停留在舊式的權威老師想像裡吧? 

沒多久,老師見男同學倒地不起,又開始指責:「叫你好好聽課,你還躺在地上!誰像你這樣,你看看!完全不知道羞恥!」 

聽著老師管教的語言,我實在很想和老師說:「您在課堂上公然的放棄這個孩子,孩子當然會以這樣的行為來表現他的委屈和憤怒呀!事實上,您能懂他被您公然放棄的心理滋味嗎?」 這樣權威的管理,無論在學校或在家庭裡,都只會收到反效果,但如何給予孩子規範,又能給予孩子愛呢?

其實老師若能以平穩的姿態,和緩的告訴孩子:「孩子,你的聲音,影響到我上課了,請你安靜下來,不然下一次我得請你站起來上課了。」前半段語言是給予孩子規範,最後語言是關照孩子,讓孩子感覺有愛,講述的語言,通過平穩姿態下傳達出來,便自然而然產生力量。 

老師、父母,在經營家庭與教室時,在界線與規範的拿捏上如何掌握,在表達時該如何具體陳述而不以言語侮辱孩子,值得我們一再學習,期許大人慢慢懂得拿捏與表達,才能建構出良善的環境,讓孩子健康長大。 沒有一個孩子希望自己被放棄呀, 每一個孩子都值得大人認真對待。
 


更多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可上網查詢「李儀婷親子教養工作坊」https://reurl.cc/LXYEy  

李儀婷的親子教養粉絲專頁: https://reurl.cc/ROANr  

李儀婷教養書《孩子永遠是對的》https://reurl.cc/zr0V6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