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春期的孩子對話,把你的心門打開,就可以再多靠近他們一點點

縱然我們對孩子的世界有很多的不解,很多時候仍依著自己的舊想法去套用,但看著孩子的痛苦我們不會毫無所感,只要把門打開多一點,站得再近一點點讓自己看得愈清楚,問題就會有解決的可能。
  • 南琦
  • 2018-11-05
  • 瀏覽數4,319

我們想推薦這篇文章的原因:

縱然我們對孩子的世界有很多的不解,很多時候仍依著自己的舊想法去套用,但看著孩子的痛苦我們不會毫無所感,只要把門打開多一點,站得再近一點點讓自己看得愈清楚,問題就會有解決的可能。

 


與青春期的孩子談話有點難度,第一次接觸話題總是兜來兜去,如果要問詳細的感受或心情,總是得到「不知道」「還好」等不著邊際的話。



這不表示孩子無法靠近或不給我靠近,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而且基於家中有兩個難搞青少年的經驗我並不擔心眼前這個女生,因為這次是她自己想來並不是被家人押著來的,表示她其實願意跟外人說心事。

先從基本資料問起吧,這是她閉著眼睛想都不用想就能回答,先暖暖場避免尷尬。唸什麼學校,喜歡學校嗎,成績如何等等,說著說著話匣子自然打開。

「我國中成績本來不錯,還考過全校前10名,那時預估的落點會上C校,但到了最後功課愈來愈難,只要退步我媽就會一直唸,說什麼不該考那種成績,不知為什麼我就考得更爛,後來就考上J校。」

C→D→E→F→G→H→I→J,掉了7個排名(如果家長很介意排名的話),的確會讓原先以為應該上C校的母親抓狂。

「其實念J校我是覺得還不錯啦,沒覺得不滿意,但我成績還是持續糟,現在大概是中下左右。我媽她覺得她對我的要求有降低,現在說至少每科要都及格,問題是有的科目全班平均都不及格,啊是要我怎樣及格啦!」

上個月的段考考了9科,她有5科不及格,這學期在持續遲到的某一天她還是爬不起來,賴床,媽媽的解釋,於是非常火大要她立馬10分鐘內整裝完畢,於是她整個情緒大暴走,將自己的不滿劈哩啪啦全說了出來,發洩完之後媽媽靜默不語,於是她說想來看精神科,母親就默默地陪她來看了第一次門診,等門診醫師轉介給我時母親也跟著陪伴前來。

聽起來是父母期望沒趕上課業難度的現實感,許多父母的通病就是,以為孩子過去的好成績代表應該具有一定的能力,不願意去考量其他變項,或者不允許孩子有壞成績。

問題聽起來很平凡,但處理起來可不簡單,因為她的母親仍舊無法意識到情緒真的會生病,而症狀影響範圍真的很大,人在門診就醫了仍忍不住責難孩子:「心理師妳知道嗎?她晚上就一直滑手機不睡覺,早上當然爬不起來,我應該要禁她手機的對不對?我覺得她就是在逃避功課不想面對…」

把問題歸咎在手機這件事上顯然簡單得多,可惜問題不會以簡單的方式呈現,長期以來觀念的缺乏互通溝通,包括對課業的要求是否需要修正,孩子的需求與想法,還有父母對孩子的期望到底是自私的、還是適合孩子的,這些沒解決的問題讓承接問題的孩子產生憂鬱症狀:活力降低,睡眠困難,易怒,與人的衝突增加…

我把這個問題暫放在心裡,想著如何找時間找再與媽媽溝通,現在先和小女生建立關係為主,我發現她有加入勁舞社(老是練舞不顧功課,這也是她母親的抱怨項目之一),通常加入舞蹈社團的很少人不迷韓團。喜歡哪個團體的舞蹈?喜歡哪個藝人或哪個團體?

「有啊,就前陣子有賣演唱會的票,我好幾個同學都有搶到。」

她回得仍舊有一搭沒一搭,不過我一聽就知道她說的是韓國天團BTS,因為我沒有搶到票,於是我回:「BTS!妳有同學搶到票真的假的?我連系統都進不去,當機了。」

她聽到我正確的說出她喜歡的偶像團體,微笑,眼睛亮了起來,但隨後眼睛又失去光彩:「我最討厭那種願意付多少錢給小孩看演唱會的父母了。」

她直直地看著我,想著我可能就是這樣寵溺的、給孩子很多愛的討厭的父母。本來只是想藉由話題來拉近距離,怎會不小心踩到她的痛處?她討厭願意支持孩子喜好的父母,她討厭她只有管功課不管別的的父母。

我不以為意,我了解她憤怒正是她的渴望,於是我聳聳肩:「沒票無所謂啊,大部分的人還不是搶不到,去BT21(販賣BTS周邊商品的專屬商店)逛逛也不錯。」她點點頭,表示我的點子不錯。

我沒說出口的話是,其實我也是有上限的,愛孩子也得惦惦自己的荷包,逼近上萬的門票我實在狠不下去,只得等她們有能力打工時自己去想辦法,不過現在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那個看不見底的觀念鴻溝。

我仍舊對這段似乎難解的母女情結有信心,因為這位母親即使滿腹無奈,但還是願意用行動支持孩子就醫的決定,我肯定母親願意嘗試接近女兒的行動力。

縱然我們對孩子的世界有很多的不解,很多時候仍依著自己的舊想法去套用,但看著孩子的痛苦我們不會毫無所感,只要把門打開多一點,站得再近一點點讓自己看得愈清楚,問題就會有解決的可能。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