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點數引發的青年少偷竊、說謊等行為偏差〉一個中學教師的錦囊妙計

孩子的教育本來就是在錯誤中學習,孩子做錯事並不代表沒救了!做錯了事,正是需要我們幫助的時候!我們要把孩子和他的行為分開,他的行為不能代表他永遠都是這樣,只要把行為改正了,孩子在行為和思考就會更加成熟。小白媽媽別難過,我們就當作在交學費好了!學習人生的課題必要的代價。│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我是不玩遊戲的,因為太了解自己,太容易沈迷、痴迷於一時的狂熱而不能自己,所以第一次聽到這個線上遊戲的名稱,是從我一位長得白白淨淨的學生口中得知的。

我把小白請到辦公室來,詢問他們在瘋的那個線上遊戲叫什麼?

「叫全民槍戰呀!」小白有點訝異,老師怎麼連這麼夯的線上遊戲都不知道!

「你怎麼會有那麼多錢來買點數?」我收到的消息是,小白在這個線上遊戲花了大筆的金額,所以我必須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的零用錢呀!還有壓歲錢……」小白愈說愈小聲。

「小白,要誠實!老師現在要幫你,如果你不能誠實以對,那老師要怎麼幫你呢?」 我等著小白的抉擇,但在沈默的等待中,也看得出小白內心的掙扎。

我輕輕打破沈默:「小白,想一想背著一個這麼大的謊言,壓力一定很大。你跟老師說,老師來幫你解決。」我的角色立刻從質問者變成了協助者。

小白低著頭沈思。再抬起頭,鼓起勇氣說: 「我偷家裏的錢。」 小白的眼淚隨著這句話,也跟著潰堤出來。

我要小白把事情的全部經過誠實交待清楚,從什麼時候開始,偷錢的方式及金額,購買點數的方式,其中牽涉到的人有那些?我一邊提問一邊安撫小白的情緒,隨著小白的敘述,涉及的層面愈來愈廣、金額愈來愈高,令人咋舌。

接下來就是要跟父母坦白,我對小白說: 「你一定要誠實面對父母,老師可以幫你,和你一起面對爸爸媽媽。」

小白說:「老師,不用了!我自己跟爸媽說好了。」

我看著小白,嚴肅認真說:「自己要面對爸媽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要好好想怎麼跟爸媽坦誠自己的錯誤。但老師還是要再確認,所以我會到你家,確認你說的都沒有錯。」
小白點點頭。

「那我們來訂個時間,什麼時候你可以完成這件事?」一定要訂出時間軸。

小白若有所思,說:「老師,能不能在露營之後再說,我很期待露營,不要破壞露營的氣氛。」
我點點頭:「露營是星期五回來,你休息一下,星期六好好跟爸媽說,說好了我就會過去你家。」
我拿出小白家的住址,確認無誤。

*****
星期六,我執行我的任務,撥了電話給小白媽媽,約時間家訪。小白媽媽對我的來電甚感詫異,也對我的支吾其詞有所警覺。我只對小白媽媽表示,電話中沒辦法說清楚,面對面才能釐清。因為小白全家人在外地旅行,隔天星期天見面才比較恰當,所以就約在星期天九點至十點之間。

星期天,我如期到達小白家裏,小白父母對我的來訪已經知道來意。小白父母是一對很慈祥和藹的夫婦,小白媽媽說起話來和緩溫柔,有著莊重沈穩的語調。

我開始說明來意:「小白都跟兩位說過了嗎?」

小白媽媽描述昨天在旅程中,接到我的電話之後,小白的忐忑不安,欲言又止,就覺得孩子一定有事,經過循循善誘才知道自己的孩子犯了這麼大的錯。

我和小白父母確認小白所描述的事情吻合,並不需要再作進一步的確認,接下來就是做善後的處理。
我先表達自己的立場:我是協助者,不是仲裁者或審判者,是和小白父母站在教育孩子的相同立場,是來解決問題的。提供了幾個要注意的重點:

注意錢財,不要讓孩子可以輕易取得。
關心孩子手機使用的情況。
注意孩子的交友狀況。
孩子的陰暗面被攤在陽光下,衝擊一定很大,要注意孩子的身心狀態。
避免一直重提這件事,盡快讓這件事落幕。

在互動的過程中,我逐漸了解小白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方式並無失當之處,是非常盡責及關心孩子的父母。談到手機的使用時,小白的父母才覺得手機的威力真是強大,可以把自己苦心教育的孩子,短時間內毁於一旦……,說著說著小白媽媽悲從中來,淚水潸然而下。

見狀我立即說明:「孩子的教育本來就是在錯誤中學習,孩子做錯事並不代表沒救了!做錯了事,正是需要我們幫助的時候!我們要把孩子和他的行為分開,他的行為不能代表他永遠都是這樣,只要把行為改正了,孩子在行為和思考就會更加成熟。小白媽媽別難過,我們就當作在交學費好了!學習人生的課題必要的代價。」

小白媽媽表示小白自己也發覺有了手機之後,自己變了一個人,無法遵守使用手機的約定,所以已經自動將手機交回,等到長大,思想更成熟了,有了足夠的自制力之後再使用。

在我和小白父母互動的過程中,可以清楚感受到小白的家庭力量是可以支撐起這個危機,能夠提供足夠的愛來保護做錯事的孩子。同時我也和小白父母建立互相信賴的基礎,提供更加穩定安全的教育環境。

我帶著滿滿的感動和如釋重負的心情離開小白的家。

*****
再來就是處理其他涉案的孩子,一個一個慢慢來處理。
在小白的指證下,我先找阿榮來談。

小白請阿榮代購全民槍戰的點數,應該要把點卡交給小白,但阿榮吃定了小白不敢聲張,就吞了小白的點卡,把點數私自灌到自己的帳號上,購買了好幾把虛擬的槍隻。

我單獨和阿榮談這件事。 我先問阿榮知不知道小白的錢是從哪來的?阿榮相信小白的錢是零用錢,因為小白自己這樣說,所以阿榮就不疑有他,只當小白是隻肥羊,什麼都不懂的肥羊。這麼容易得手的錢,幹嘛不拿?不拿白不拿,反正小白有的是錢。

我對阿榮說明小白的錢是怎麼來的,阿榮嚇了一大跳! 就我對阿榮的了解,阿榮的家教甚嚴,是分得清是非善惡的。

我對阿榮敘述我處理小白事件的經過,希望阿榮也能比照辦理,回家先跟父母坦承這件事,再找父母到學校或我到家裏,幫阿榮說明這件事情的經過。

阿榮點點頭,但心裏非常沉重: 「老師,我的帳號給小白,這件事能不能不要告訴我媽?」似乎在尋求解套的方法。

我搖搖頭:「阿榮,這件事真的很嚴重!不能這樣處理,就當作沒發生一樣。」
阿榮點點頭說:「好吧!」
我拍拍阿榮的肩膀:「我們可以挺過去的。」

*****
隔天,阿榮媽媽就打手機給我,要到辦公室和我聊聊阿榮發生的事。
我親自從校門口接阿榮媽媽到辦公室來。

我們坐下來開始談起阿榮發生的事,從阿榮媽媽的描述中,來確認阿榮有沒有隱瞞細節,基本上阿榮是全盤托出,毫無隱瞞。

阿榮媽媽表示想要確認一件重要的關鍵:阿榮到底有沒有拿小白的錢。

我不能理解這件事有什麼關鍵?所以就把一干涉案人等全數叫到辦公室裏,釐清阿榮媽媽的疑點。
原來錢是交給胖虎,胖虎買了點數卡交給了阿榮,所以阿榮並沒有經手現金,只拿到點數卡。

阿榮媽媽釐清了這個疑點之後,就鬆了一口氣,說:「阿榮沒有騙我。」
我們確認釐清事情的經過之後,就開始談起善後的問題:應該如何教育阿榮?

阿榮媽媽沉重的說:「我們的家教不是這個樣子的,從小我就教阿榮,不是我們的,就不能有非份之想。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一定要藉自己的努力去賺取,不可以騙人、投機取巧! 老師,我知道該怎麼處理,謝謝您告訴我這件事,也代替我對小白媽媽抱歉,明天我會請阿榮帶錢來還給小白媽媽。能不能麻煩老師幫我轉交給小白媽媽!」

我對阿榮媽媽說:「小白媽媽並沒有要拿回這筆錢……」
阿榮媽媽非常堅持:「老師,這不是我們的錢,一定要還回去,請老師一定要成全。」
我點點頭:「好!」

一陣沉默之後,我再提起後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請阿榮媽媽留意。 「阿榮其實不是壞孩子,是很忠厚老實的孩子,今天會遇到這樣的事,對年幼的孩子,真的很難把持不被誘惑。相信有了這次的教訓,阿榮會更懂事、更成熟。」

*****
隔天,阿榮拿了錢到辦公室來請我轉交給小白媽媽。

我對阿榮說:「我們把這件事再重新思考一遍,你覺得吞了小白的錢,神不知鬼不覺。但是小白的錢是偷來的,你拿了這筆錢……」我讓這句話在阿榮心裏發酵。

「後來,媽媽拿這筆錢出來還。這樣,你和小白不就一樣,都是偷了媽媽的錢嗎?」

阿榮突然被刺中了什麼。
我語重心長說:「不義之財,代價會很昂貴的。」
阿榮低下頭,若有所思。
我拍拍阿榮:「對自己的家人承認自己的錯誤,需要承負很大的壓力。這關我們熬過來,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就能更明白自己應該把持的是什麼。」

*****
接著就是處理另一位涉案的元太!

元太是完全在狀況外,只覺得小白家一定很有錢,所以元太是幫小白跑腿,是自己合情合理賺取服務的費用,沒有什麼道德上的問題。

我舉了一個例子給元太聽: 有個小偷偷了錢,你也不知道這是贓款,結果小偷分給你一部分,也沒告訴你錢從哪來的,然後你很放心的把錢給花了。 好了,這個小偷失風被警察捉走了!警察要把錢追回來,小偷就說把錢分給你了,警察找上門來,你該怎麼說?


我指出重點:「還是回答『我不知道就好了嗎?』你以為回答不知道,就可以免除刑責了嗎?」
我再加強力道,萬一小偷偷的是黑道的錢,那黑道找上門來,你怎麼回答?

我再重複一次:「還是回答『我不知道就好了嗎?』你以為回答不知道,就好了嗎?」
元太突然懂了一些事,低下頭去,說不出話來。
我再強調一次:「贓款像病毒,誰碰到都會染病的。」

*****
元太媽媽瞭解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之後,也比照阿榮家的做法,把元太「賺」取的服務費全數還給了小白家裏了。

整件事情到此才逐漸塵埃落定,平息下來。

其實,在孩子的成長歷程中,永遠都不會有平息下來的時候,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民槍戰只是插曲,我們嚴陣以待!

 

更多林志鴻老師的文章:
那個髒兮兮的孩子說:只有公園裡的流浪狗,會等著我回家吃飯
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12024
刺青。一個中輟生回歸的故事
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11924


您好,我是志鴻。 
寫完一篇文章只算完成一半, 另一半保留在讀者閱讀之後, 請到「雪泥鴻爪」的粉絲專頁, 一起完成我們的作品。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