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那年暑假一個中學生的憾事。

出事那天科辦公室是最先知道的,因為警方從小陸的機車裏找到他的學生證,所以通知學校科辦公室,小陸溺斃在魚塭裏,向學校要了小陸家的資料通知家長來認屍。│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老金是我的國中同學,我們非常要好。國中畢業,他選擇當時是南區五專第一志願的高雄工專電機科就讀,而我選擇高雄中學。兩人即使就讀不同的學校,但因為我家離高雄工專很近,所以有時候他都還會跑來找我,天南地北亂聊一通。

老金曾經跟我分享一個非常驚悚的故事。即使當年老金說完故事還一直叮嚀我千萬不可以講出去,我想這個故事已經埋藏了三十個年頭,早已超過法律追訴權,應該可以把它給挖出來攤在陽光下了。

老金從口袋裏拿出一條手帕,跟我說這是他最要好同學的遺物。 這位同學叫小陸,學號是老金的下一號,所以剛到五專報到時,兩人很快就成莫逆之交,形影不離。這應該和老金的個性有關,他是個非常隨遇而安、樂觀開朗的人。

小陸也不差,他是學校的運動健將、科上的游泳選手,只要校運會裏的游泳項目,全都由他一人包辦,為電機科奪回了許多獎牌。個性穩重開朗,在社團也十分活躍。

只是很奇怪,電機科每年都會死掉幾個學生,老金細細數來,從專一到專五,他印象中每年都有意外發生,而這次却找上小陸。

出事那天科辦公室是最先知道的,因為警方從小陸的機車裏找到他的學生證,所以通知學校科辦公室,小陸溺斃在魚塭裏,向學校要了小陸家的資料通知家長來認屍。

老金聽到這個消息,課也上不下去,打聽了出事的地點,立刻騎著機車趕到事發現場。

老金是第一個趕到現場的關係人,就在柏油路旁的木麻黃樹下,小陸蓋著白布,周圍圍起了封鎖線。因為老金不是親屬不得靠近,小陸的媽媽還沒到,老金成了圍觀的民眾。

老金和小陸的媽媽很熟,陸媽媽一到,老金立刻迎了上去。老金擔心陸媽媽會受不了,一直扶著她。當白布一掀開,陸媽媽脚一軟,便攤了下去,連老金都架不住,也跟著蹲下。 陸媽媽輕輕叫著小陸的名字,老金看到小陸七孔馬上滲出血來。

應該是習俗吧!淹死的人要換上乾的衣服才能送回家。 陸媽媽沒有力氣再幫小陸換衣服,老金接過了衣服,走到小陸身邊幫他換。 但小陸人都僵了,老金連他的手都抬不起來,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幫他換。

陸媽媽又哭著說:「兒子呀!我們要回家了!讓人家好做事,放鬆一點。」
說也奇怪,陸媽媽說了幾次,小陸的身體就軟了下來,像是睡著了一樣,老金一下子就把衣服換好了。小陸上了擔架抬進了救護車,陸媽媽也跟著上了車,車子將他們緩緩送回家,不急了。

這是老金第一次遇到身邊的人過世,悲慟難當,每天下了課都到小陸的靈堂上香,忙進忙出,直到告別式圓滿完成。

過了個把月,有一天老金放學回到公寓五樓的家,原本好好的,不知為何突然感覺身體怪怪的,頭暈想睏,於是躺在沙發上瞇了一下。就在半夢半醒間,老金彷彿聽見有人在按對講機。老金感覺是小陸要來告別了!有了這樣的念頭後,他起身自然而然走到門口,接了對講機按下開門鍵,只說了句:「進來吧!」

老金覺得自己一定在作夢,所以只順著夢境走,根本不會害怕。 打開大門,「正正常常」的小陸進了門,和老金面對面坐著。 如果是作夢,通常很難控制夢的進程,醒過來也許夢境就忘了。可是這個夢,讓老金清清楚楚感覺時間的流動,前因後果沒有任何扭曲變形,甚至夢裏的小陸清晰到有如生前登門拜訪的模樣,但是老金心裏明白小陸已經往生了呀!

老金開門見山就問,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

小陸幽幽的說,他是被抓來當替身的。早上四點多天還沒亮,他從家裏騎車出門,不多久便看到魚塭裏有個女人在呼救,仗著自己不錯的泳技,他馬上停車跳下水去救人。只是一下水,人就被拖下去了。他說老金幫他換衣服時,難道沒注意到他的牛仔褲管拉起來小腿肚的抓痕嗎?老金想了想,的確,那天只有幫忙換衣服,沒換褲子。

可是,難道驗屍的檢察官也沒有發現嗎?老金沒想到這個問題。
老金反而對小陸這段日子怎麼生活感到好奇,所以問小陸這段日子都在做什麼? 小陸毫不猶豫回答:「一直在走路呀!」

陽間走路走的是空間,但小陸在陰間走的路却是時間。 一直向自己的幼年走去,他走回自己的國中母校,在窗邊看著自己在上課…… 我聽到這裏,毛骨聳然,會不會有一個過世的我,正在窗邊聽著老金和我的對談? 我偷偷向窗戶看了一眼…… 小陸一直往回走,走到媽媽懷他的當時,再從頭走回現在。

老金請小陸吃柳丁。其實老金也沒多想,這些都只是平常的習慣。 老金拿起柳丁,切了三顆放在盤子裏,端過來放在小陸面前。 小陸在切開的柳丁上面一撫,一顆完整的柳丁就出現在他手上,他也不吃,只聞了聞,那顆柳丁就消失了。老金看得目瞪口呆,盤子上的柳丁卻沒減少。 小陸對老金笑笑:「我現在都是這樣吃東西的。」然後聞了一顆又一顆。

小陸跟老金說:「我的時間有限,樓下還有兩個同行者,他們只讓我和你道別,我告訴你一組數字,你要牢牢記得……,我走了,保重!」

老金起身開門,小陸從門口走了出去,頭也不回就下樓去了。 老金關好門坐回沙發,恍如隔世,又像在作夢,可是夢境怎麼可能那麼清晰呢? 老金拿起紙筆記下那組數字,正要寫下時,突然看到桌上切開的柳丁,自己嚇了一跳。老金看著柳丁,確認自己不是作夢,真的是小陸來道別。

我問老金,會不會是自己在睡著之前就已經切好了一盤柳丁呢?他說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反正那天有點糊裡糊塗的。

兩個同行者?老金真的去查了一下,同一個魚塭又淹死了兩個小朋友。因為發生這麼多條人命,整個魚塭就給填平了。

最後那組數字到底是什麼?老金查了很久,試過電話號碼、座標、日期……,什麼都聯想過,但什麼都不是。

一直到我們閒聊的前一天他才知道,原來那數字是六合彩的中獎號碼。 老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六合彩,有一天他在雜貨店裏買飲料,聽雜貨店老闆和客人討論開獎獎號的對話,那段時間老金對數字很敏感,突然聽到一組數字馬上聯想到小陸。

老金問了老闆開獎號碼,竟然隻字未差,全部都中了。

全都中了可領多少彩金?老金說好幾千萬。 可能小陸不能明講,但老金也沒福氣得這份陰財。

其實,沒得才好!好恐怖,不屬於自己的還是別亂拿的好。

*****

編按:
1.未來親子及作者林志鴻老師均不鼓迷信及鬼力亂神,僅藉此文呼籲大家珍惜生命,家長們請多關心孩子的安全。

2.台灣每年夏天溺水新聞頻傳,且多發生在18歲以下的兒童和少年。溺水是造成兒童意外死亡主要的原因之一。請家長多多注意孩子的安全

延伸閱讀:看不見的危險!家長最容易輕忽的孩童溺水事件


您好,我是志鴻。 
寫完一篇文章只算完成一半, 另一半保留在讀者閱讀之後, 請到「雪泥鴻爪」的粉絲專頁, 一起完成我們的作品。
 

Photo:Free-Photo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