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緣。有些人的出現是因為讓你成長,而你也因為他,努力成為更好的人

他在班上的地位頗高,各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優秀,自然而然會散發出領袖魅力。 當時的我很可能就是感受到他的與眾不同,所以想要壓下地頭蛇,顯出強龍之威吧! 也是後來他跟我說,從來沒見過有人的眼神裏,裝有那麼多的不滿和怨憤。│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每當畢業時節,就會看到一群又一群的學生拿著畢業紀念冊到處找人簽名,或把運動服簽得花花綠綠的,好不熱鬧。 有一次幫學生寫好名言佳句後,一時興起問他們,國小的畢業紀念冊也是這樣嗎?不是都會寫紀念卡片嗎?上面寫著大大的「緣」或「勿忘我」,寫著一些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文字,稚嫩而刻意的筆觸…… 學生笑著說,他們已經不流行這種東西了。 的確,現在電腦、手機、網路這麼發達,真的不必那麼「勿忘我」。

我念小學時有一位非常契合的同學,從國小四年級一直到國中二年級都是同班同學,直到高二才斷了音訊,後來他的消息都是輾轉從朋友處不經意傳來。

一直想不通搞不懂,小學三年級導師退休,升上四年級的我們班為何被拆散? 其他班級都還是維持原狀,我們班卻被拆散到不同的班級報到,硬生生在熟悉的校園裏扮演著轉學生的戲碼。 整個年級少了一個班,我們三年級的原班,就在升上四年級的第一天,憑空消失了。

收拾好書包、提袋,告別舊教室,向著新教室前進。 我的目的地在學校最邊緣的角落,本來同行的同學們,一一到達了各自的新教室,最後剩下我獨自一人踽踽而行。 當我到達我的新教室在走廊等待時,男導師從教室內走出來,取走我的基本資料,低頭讀了一下就牽著我進教室,在講台上開始介紹我……

完全不認識「新」同學的我,更覺得忿忿不平,為什麼我要落入這個情境? 滿懷敵意環視周圍,我突然看見一位特別顯眼的男生,已經不能確定當時的心情如何轉換,也許是我和他的緣份,才會觸發我對他的注目,他對我也才會那麼顯眼。 如果你相信一見鍾情的話,那麼當兩個男生對上眼了,又算是什麼?

後來我才知道,他在班上的地位頗高,各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優秀,自然而然會散發出領袖魅力。 當時的我很可能就是感受到他的與眾不同,所以想要壓下地頭蛇,顯出強龍之威吧! 也是後來他跟我說,從來沒見過有人的眼神裏,裝有那麼多的不滿和怨憤。

因此,才有了非常特別的開始!

我看他站起來向黑板走來,於是故意走向他行進的那條走道,和他「不小心」碰撞了一下,接著二話不說握拳便從他的臉頰打下去,而他也不甘示弱的用力反擊。

根據我在街頭「行走」的經驗,往往這樣一拳就能把對方嚇到不敢反擊,所以他的反擊讓我十分震驚。 當下全班同學都在看著我們,這隻老虎硬生生給騎上去了,如何能下呢? 我們一拳又一拳打在對方的頭上、臉上、胸口和肚子,只知打,根本不曉得閃躲和防守,用身體硬生生的承受那一拳又一拳的猛烈,看誰先撐不住,誰先求饒。 就這樣胡亂打了一節下課,直到導師進了教室才把我們兩個拎到辦公室。

當然,最痛的是屁股。

導師什麼都不問,兩人一齊面對椅背跪在椅子上,導師拿起籐條,我一下、他一下、我一下、他一下......,沒人知道導師究竟要打幾下。 我被抽一下之後,身體放鬆,接著就聽到他憋氣挺住。 我轉頭看他一眼,他滿頭是汗、滿臉通紅,我想我也好不到那裏,汗水沿著臉頰流到下巴,滴到椅子上。 他受過一鞭之後,換成我憋氣挺住,他抬頭看我,兩人四目相交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導師下手更不留情了。 但,我們還是沒有求饒。

他就是「男仔」,名字真的很俗氣,可是他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隔天,男仔故作輕鬆跟我說: 「你還算蠻耐打的,有沒有興趣比另外一樣?」
我笑笑對他說:「什麼都行,奉陪到底!」

「比讀書,看誰成績好。武的算平手,文的再比一次。」男仔露出得意的笑容。

後來才知道,男仔功課是全班最好的,除此之外,體育樣樣都行,品學兼優、文武兼備。 而我,自從上學以來,每次考試都不在意,全憑上課的印象考試,從來不刻意經營自己的功課。 因為男仔下戰帖,讓我仔細省視自己的不足。我開始偷偷地學他讀書、作筆記、劃重點,一步步跟在他的背後,而他也會很大方指導,毫不藏私。 看他用的文具,我也會學著用,款式相同但顏色不同,當時不只是我,大家都會模仿他的行為舉止。

原本想要跟男仔幹上一架取代他在班上的地位,但這件事沒有成功,也許正是如此,我反而離他最近,變成了亦步亦趨的影子,但也沒人能取代我這個影子的位置,因為從來沒人敢打男仔。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崇拜!

我就是在四年級學會怎麼讀書的,應該這麼說,是在四年級時有意識想要把自己的功課弄好。 到了五、六年級,我還是緊跟著男仔,畢業成績他拿第一名,而我拿第三名,第二名是一位很用功的女生。 唉呀!我和男仔之間還是有個縫,讓女孩趁虛而入。

那個年代崇拜明星國中,我和男仔越區就讀,開始了騎車的日子。 我們會互相等著對方。沿路騎車有人可以閒聊、陪伴,也就不覺得路程遙遠。 很巧的,我和男仔編在同一班,又當起同班同學。 我們很努力的準備第一次段考,我想以我的實力無法和男仔匹敵,但超越其他同學應該綽綽有餘,所以只要我跟緊一點,應該可以拿下第二名。 那個年代,我們總共要考八科:國、英、數、歷、地、公、生、健,滿分是800分。 男仔在第一次段考拿下799分,平均99.99,當然拿下第一名,而且全校第一。而我只拿下班上的第三名,還是有人卡在我和男仔之間。

後來我搬了家,要到學校的路程更遠了。 從此就沒再和男仔騎車上下學,我離我的童年愈來愈遠。
我沒發現的是,男仔國二的功課再沒有那麼亮麗。 男仔也常和我鬧情緒,到後來我也敬而遠之。

記得有一次,我存了一些錢買了支鋼筆,在筆身刻了些留念的字,用漂亮的盒子和緞帶包裝。 你知道的,國中生總是買「自己喜歡的」禮物送人,也不考慮人家喜歡什麼。 但我很確定,因為男仔曾在玻璃櫥窗前駐足許久。

男仔生日那天,我刻意在放學的時候送給他,但我很受傷…… 男仔冷冷看著我,說:「我不要!」 然後轉頭就走了。

我手拿著禮物,漂亮的盒子和緞帶,遺落在垃圾桶裏......

隔了一段時間,無意間看到男仔在使用那支筆身刻著字的鋼筆,我們相視而笑,心照不宣。
男仔的功課退得很厲害。 我總覺得他想要追上來是輕而易舉的,不用我擔心。 哪有影子在指導主人的?

到了國三,學校又重新編了班,男仔和我不在同一班了。

有一次午休時間,男仔的國三導師特別找我過去談,因為男仔的功課退得離譜,問我知不知道發生什麼原因? 其實,我也很長一段日子沒和男仔聊聊了,緊湊的國三生活要嘛不是脫胎換骨;要嘛就是萬劫不復。

我寫了一封很長的信給男仔,告訴他他是我崇拜的對象,各方面都比我更勝一籌,想起他的豐功偉業還是深深刻在我心裏,希望他能奮起振作,再續奇蹟。

他沒有回信。
高中聯考結束,告別童緣。

放榜時,在學校穿堂的紅榜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人群中瞥見了紅榜的另一端,男仔名字也在紅榜上。 我們又可以在同一所高中讀書,我真是感到欣喜,約了好幾次一起吃飯慶祝,但都沒有回音。

高一暑假的返校日,在校園裏偶遇男仔,淡淡聊了聊客套。 正要分別時,他讓我看了他手上的留級成績通知書。他苦笑著: 「其實你早就贏了。因為有你在我前面,讓我多撐了好幾年。我實在不是讀書的料,謝謝你帶我來到這裏,算是見識過。剩下的路我就不陪你了……,再見!」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男仔。

幾年後,另一個國中同學阿信沒能考上大學,去當兵。兵役體檢時遇到男仔,因為在大禮堂裏役男們都穿著小內褲在排隊體檢,他看見男仔身上花花綠綠的刺青。 和阿信排隊時聊起近況,阿信非常訝異男仔在賭場圍事,同時也擔任酒店的保鑣,事業正「如日中天」的他,卻被徵召入伍,真是掃興。 阿信對男仔提起我,男仔說:「林仔現在應該上大學了吧!找個時間大家再聚聚。」

之後,再沒音訊。
也許……。
 

更多林志鴻老師的文章:
那個髒兮兮的孩子說:只有公園裡的流浪狗,會等著我回家吃飯

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12024
刺青。一個中輟生回歸的故事
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11924


您好,我是志鴻。 
寫完一篇文章只算完成一半, 另一半保留在讀者閱讀之後, 請到「雪泥鴻爪」的粉絲專頁, 一起完成我們的作品。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