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教室裡坐在男生大腿上,公然親吻擁抱,母親卻認為老師太大驚小怪

她的家庭走向傾危,並非無奈,而是有跡可尋的。

前幾天在臉書上讀到同事(老師)遭學生家長無理的控訴及指責,文字間充滿無力與無奈,心中的委曲轉化成離開教師崗位的驅力,而且這已不是第一次了!前一屆同事也遭到無理的抹黑,使得認真負責的導師萌生強烈的倦勤感,濃濃的寒蟬效應。這些都看在眼裏,深深烙在心底。

這也讓我想到在職場上曾經遇到的情境,事件發生的當下不懂,只能咬著牙和血吞,幾年之後才知道,這些事件背後的寓意:凡是殺不死我的,都將讓我更茁壯。(愈挫愈勇)

我記得在髮禁的時代,導師的地位還算威嚴,學生家長配合度也很高,所以服裝儀容的要求比較容易達成,也是那個時代的氛圍,大家就是跟著做,不會問為什麼。 有個男學生的頭髮太長,我要求了很多次,學生還是我行我素,沒有理髮。 我請學生父親利用週末帶孩子去理髮,不然下週一到校,會被記過處分。

週末的晚上,學生父親氣急敗壞來電,因為要拉孩子去理髮,孩子竟要燒炭自殺,房間都貼好膠帶、準備好炭火……,只要爸爸的手段強硬一點,孩子就要死給你看。

我聽到這個消息,大吃一驚,連忙跟學生父親道歉,孩子的服儀沒有性命重要,孩子有這種傾向,一定要好好注意,他的頭髮我們就暫不處理。

所以那位學生的頭髮,我就不再要求。
平安無事了一學期,學生們即將畢業,在幫孩子們寫些文字留念時,他站在我身旁。 我輕輕的對他說: 「要愛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動不動就想燒炭自殺,畢業之後,就要更懂事了。」

男孩莫名其妙的問我: 「老師,什麼燒炭自殺?」

我把男孩父親對我說的事,原原本本說了一遍。男孩聽了之後,矢口否認自己曾經做過這種事……,這下變成我的第二次大吃一驚!

原來說謊的是孩子的父親。

如此身教的父親,怎麼能教育出有擔當的孩子呢? 真的很難想像,男孩的父親用燒炭來掩蓋孩子的問題,騙過了我,是何等得意呀! 但這又如何?孩子畢業了,還不是要自己帶回去管教嗎?

過了好幾年,聽說男孩逃了幾次兵,被憲兵登門捉了好幾次,白髮蒼蒼的父親只能眼巴巴看著男孩被上銬帶走。典型當不完兵的男孩。

 

不能管教的女孩

上學期校慶過後不久,一位高三的女孩回來看我,訴說著近來家中的巨變,逼著她不得不休學,自己要想辦法養活自己。

回憶起當年她在我班上的情形,她怯怯的表示,班上同學很勞我費心。 其實,我聽得出她說的是自己,讓我非常難為。

第一次衝突是我剪掉她已經蓋到眼睛的瀏海。 放學回家後,她的母親打電話給我,質問我已經沒有髮禁了,我憑什麼剪掉孩子的頭髮……,電話的那頭,聽得見女孩在電話旁邊正咆哮著不堪的言語,電話的這頭,我聽得一清二楚。 她的母親說自己就是從事美容美髮業,孩子的頭髮是自己親自打理的,我憑什麼要剪掉她的頭髮?

我只好再三道歉,以後再也不會碰她的頭髮。 女孩的母親和我糾纏了好一陣子,才悻悻然掛下電話。
原來,這裏有雷勿近。

之後,對所有學生的服裝儀容,我只負告知之責,不再碰這種燙手山芋。

第二次是作弊,四位女孩的集體作弊,其中三位女孩記大過處分。 而她的母親則提出許多質疑,頻頻說我們的調查有漏洞,她的女兒是同學陷害的…… 處罰之鞭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女孩全身而退,她的母親心滿意足。 其他被罰的三位女孩,看清楚了她的為人。她和母親贏了!

其他三位被罰女孩的家長,都欣然接受學校的處理方式,孩子做錯事就該管教。 有時候學校的處罰是一種救贖,處罰之後孩子會重新回歸到反省認錯的狀態,知道自己以後應該怎麼做;可是對於做錯事而逃過處罰的孩子,則會走向不同的方向,她會知道做錯事,只要能用些技巧來逃過處罰,做錯事又有什麼大不了呢?她學到了原來白紙可以說成黑的,只要耍點手段就好。

但,我懂了,要敬而遠之。

第三次是下課時間,在教室裏大喇喇的坐在男生大腿上,公然親吻擁抱。 當然立即通知雙方的家長,這是涉及性平的行為,要嚴正提出警告。 她的母親認為我的反應太大驚小怪,她自己會和男方家長好好談談,不必我操心。

對於女孩,我只能叮嚀她要愛護自己,不要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
 

一個家庭會走向傾危 是有跡可尋的

女孩畢了業,斷了訊。偶爾,同班同學回來看我,我會順口問起,大家都各忙各的,也很少聯繫,印象裏的她逐漸褪去色彩,淡了、遠了。

女孩的突然來訪,一時間我真認不出來。見了她的淺淺笑靨,回憶紛然湧至,竟是語塞。 勉強問候一句:「妳近來好嗎?」讓她潰堤般的語言,一陣陣襲捲而來。

家中的巨變是從媽媽跟著牌友離家,拋夫棄子的私奔開始,父親因此喪志不工作,家裏斷了經濟來源,女孩逼著自己半工半讀,才能付得起生活費及學費。 就在大學學測前,對於自己不得不作休學的決定,透露著無奈,同時也羨慕同學們能編織著美好的大學夢,對自己的家境只有深深的嘆息。

問到女孩妹妹的情況,竟是住到男友家裏,離開了原生家庭。我還是仔細叮嚀她要愛護自己,妹妹未成年就住到男生家裏,男友會不會真心對待?會不會尊重愛護?都有著很大的考驗。突然她的母親認為我大驚小怪的回憶襲上心頭,原來當年的事件是個預兆。

回想起來,她的家庭走向傾危,並非無奈,而是有跡可尋的。

「老師,當年讓您很費心......」她淺淺的笑靨,有著超齡的滄桑。

「不會啦!我只是盡我的本份教導你們,有很多事我也使不上力。妳要靠自己,加油!」

當了這麼多年的導師,遇過各式各樣的孩子,處理過孩子在成長中會面臨的各種問題,也見識過各種家長展現不同處理問題的才能與態度。 其實挫折難免,尤其是現在的教育氛圍,但我一直相信,也會繼續相信: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and wiser. (愈挫愈勇也愈有智慧)

與您共勉。
 


您好,我是志鴻。
寫完一篇文章只算完成一半, 另一半保留在讀者閱讀之後, 請到「雪泥鴻爪」的粉絲專頁, 一起完成我們的作品。
 

Photo:StockSnap,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