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媽媽包喜舖創辦人 周品妤 〉不可能面面俱到,放過自己吧!

在許多人眼中,喜舖的創辦人周品妤是個兼顧家庭的成功企業家。事業不斷推進的她,2年前又迎接了第二個孩子出生。儘管時間永遠不夠用,她卻沒有覺得被壓垮,反而因此更懂取捨,生活節奏掌握得愈來愈自在。

編按:台灣媽媽被給予的期待很高、再加對自己有一定程度上的責任感,過年期間,不過是全職媽媽還是職業婦女,都會想同時扮演一位好媽媽、好女兒、好太太和好媳婦的角色、擁有不同的壓力。

喜鋪創辦人周品妤在日常生活中也同時扮演很多的角色,後來她從經驗中排列出自己的生活哲學,像是「不需要凡事親力親為」、「不用完美,但要快樂」及「先示好不等於隱忍」等想法,希望提供給各位媽媽在過年時舉一反三,像是把掃除或年菜的工作外包、就算走春行程上有些出錯也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和家人發生紛爭時可以先示好,但不用委曲求全。

只要態度和價值觀對了,在面臨生活中各種挑戰,一定都可以迎刃而解的!祝福您!

在許多人眼中,喜舖的創辦人周品妤是個兼顧家庭的成功企業家。事業不斷推進的她,2年前又迎接了第二個孩子出生。儘管時間永遠不夠用,她卻沒有覺得被壓垮,反而因此更懂取捨,生活節奏掌握得愈來愈自在。

8年前,根本沒有所謂的媽媽包,但現在喜舖CiPU包幾乎成為台灣媽媽包的代名詞,銷售版圖不只亞洲,還跨到了歐美,一年營業額上億。在許多人眼中,喜舖的創辦人周品妤是個兼顧家庭的成功女企業家。

事業不斷推進,2年前又迎接了第二個孩子出生,儘管時間永遠不夠用,卻沒有讓周品妤覺得被壓垮,反而更懂取捨,把生活節奏掌握地愈來愈自在。

 

雙軌生活同時起步 睡覺很奢侈

喜舖包的源起是這樣的:周品妤懷孕後,想要一個重量輕、又能放很多東西不用翻找的提包,卻始終沒找到自己理想的款式,她乾脆自己著手設計,第一代的CT Bag就這樣誕生了。成品放到網路上販售後,第一批200個包包一下子就賣光。又驚又喜之下,周品妤開始不斷開發新色、修正設計,一批接著一批。

同一時期,肚子裡的小孩也出生了。各種令人頭疼的育嬰習題,讓周品妤這個新手媽媽忙得團團轉,只能在每天晚上8點孩子睡覺後,才開始工作,忙到凌晨2、3點,一大早6點又得跟著孩子起床,遇上工作緊急的事情,就趁孩子午睡抓緊時間處理。「前2、3年,每天都只能睡4個小時,」只有利用先生下班回家後,把孩子交給他洗澡、陪睡,讓自己短暫喘口氣。

喜舖包受到使用者肯定,讓周品妤做得很開心,完全沒有想要停下腳步;而小孩每天都在長大,她也深刻體會身為媽媽的感受,「兩邊都覺得很值得,沒想要放開其中一邊。」然而,2年下來,工作量愈來愈大。周品妤認為不能老是用「不好意思,我要處理一下孩子的事」打斷工作,這對於客戶不公平;不該因為私事,讓服務打折。

 

不需要凡事親力親為,外包吧!

為了維持創業、育兒雙軌並進的狀態,周品妤決定只選重點做。「客戶只要拿到商品,由誰寄出或包裝都無所謂,能外包的事,就交出去吧!」家庭也是如此,每週請清潔人員打掃,「重點是能陪伴,孩子沒有非得要吃媽媽煮的飯,或是要隨時看到家裡一塵不染。」周品妤說,「不可能面面俱到,放過自己吧!」別讓自己卡在「一定要怎樣才最好」的深淵裡,懂得取捨,才能找到平衡,扮演好多種角色。

幾年下來,工作和家庭磨合得愈來愈好,但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又陷入新的混亂。

「當時想,嬰兒就是照顧吃、睡,都經歷過了,能有多難?」然而,女兒報到48小時後,周品妤累得像行屍走肉,「我甚至無法好好和先生或孩子說話,太可怕了!」

新生兒需要全天候的照料,周品妤不想讓兒子覺得媽媽都只照顧妹妹。考量老大已經有情緒,老二卻還沒記憶,周品妤決定請保母幫忙照顧嬰兒的起居,「我是2個孩子的媽媽,必須要顧及2個孩子的需求。」

 

沒有最完美 只有最合適的方案

如果都能自己帶,當然很完美,但這樣咬緊牙關苦撐真的好嗎?「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家庭,才會有快樂的小孩!」周品妤深信,「能做得多完美,都比不上我是個快樂的媽媽重要,我如果隨時緊繃、焦躁,孩子一定也會感受到壓力。」

小時候自己是婆婆帶大,有小孩就像是有第二人生,周品妤想嘗試小時候不曾經歷過的這一段,「當初是為了自己,而不是覺得孩子一定非要媽媽親自帶才是最好。」

帶過一個後,知道孩子的成長狀況和需求,也知道要掌握哪些環節,以及什麼部分可以放鬆,能更有效率穿梭在公司、家庭間。周品妤說:「雖然沒有親自照顧老二,但她需要媽媽時,我一定會在,還是能給孩子滿滿的愛。」

「我願意為了孩子奉獻我能奉獻的,但不是所有,」周品妤強調,「孩子重要、先生重要,但千萬不要忘記自己也同等重要!」做抉擇時,就單純思考,確保什麼是當時自己想要的,心甘情願,沒有委屈,才能走得長久。

 

面對孩子 用溝通解決問題

儘管經常被時間追著跑,周品妤卻很克制自己,從來不吼小孩。她開玩笑的說:「我想讓孩子覺得,一旦媽媽生氣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

「我怕開啟吼叫的開關後,就會無法回頭。現在我只要嚴肅一點,就可以達到效果,但如果經常吼,非常生氣時我就得吼到強度破百,孩子才會有感覺,」周品妤說,「但回過頭來,還是我不喜歡吼叫,不想因為孩子,把自己變成不喜歡的狀態。」

周品妤相信,孩子的各種問題,透過同理的溝通就能解決。女兒出生後,大兒子覺得媽媽對妹妹很有耐心,有些不平衡。周品妤很能理解兒子的感受,「你是不是覺得我對妹妹很好?但其實我和妹妹說10句,在你小時候就和你說了100句,因為以前我只有你1個小孩;所以你現在覺得媽媽有多愛妹妹,其實媽媽就是有多愛你、超愛你。」

 

溝通,譜出和諧家庭旋律

周品妤夫妻感情很好,她認為:「必須反覆練習溝通,家庭成員才能找到彼此開心相處的方式。」

對孩子如此,和先生相處也一樣。「除非我們不愛了、要分開了,否則冷戰再久還是要解決,與其要花這麼多時間修補,一開始就不要讓傷口裂這麼大,」吵架後,周品妤經常是先破冰的人。

不過,先示好並不意味隱忍。周品妤強調:「我可以理解你的情緒而先道歉,但不代表我就理所當然要這麼做。」凡事還是要攤開來談,只是要找到最有效的方式。

「如果有心想要了解對方,有心經營,一定可以知道什麼事會讓對方一秒爆炸,那就不要踩到地雷,想辦法繞過去。」相較於先生,周品妤說話速度很快,因此,為留多一點時間思考,有時候會選擇用通訊軟體溝通,「多一道打字的程序,能讓我多思索一下,而對方也能透過文字,把事情說完,不會還沒說到結論,就被我誤會、打斷。」

先生加入公司行列後,兩人難免意見不合。有次先生又說:「我不要做了,你找別人!」周品妤仔細想想,真的要找別人嗎?其實先生的確做了滿多事,找別人似乎更麻煩,於是她放下情緒,和先生好好談,也請先生不要再用情緒勒索的方式放話。就這樣,工作上認真磨合1、2年,也漸漸有共識、不再說氣話。

有次吵架冷靜過後,周品妤問先生:「你在生我的氣時,有想過我的優點嗎?有想過我多辛苦嗎?如果有這樣想,怎麼會不打電話來問問我還好嗎?」周品妤希望提醒對方,如果下次生氣時,可以和自己一樣試著這樣想,也許就能緩和情緒,不會繼續鑽牛角尖。

 

※延伸閱讀:

收玩具!想優雅當媽媽,就要培養孩子自動自發整潔力的4大祕訣(上)

從小訓練孩子為自己周遭的環境負責,就是為他建立未來解決問題、打理人生很重要的基礎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