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玉:沒有畢業典禮的六年級

今年一月開學時,我想到可以利用畢業典禮後不用上課這期間,來趟告別童年的旅行。當我問哥哥想去哪個國家時,他有點反應不過來,「可是我又沒有畢業典禮,要到九年級才有呀。」

去年四月,哥哥升小學六年級時,我突然多愁善感了起來。周圍的朋友見到面就會說:「哇,你小孩明年要上國中了!」不論對哥哥或我來說,這的確是人生值得紀念的里程碑。於是我趕緊在學校密密麻麻的行事曆上,找到「卒業式」,用螢光筆把三月十三日圈起來。

今年一月開學時,我想到可以利用畢業典禮後不用上課這期間,來趟告別童年的旅行。當我問哥哥想去哪個國家時,他有點反應不過來,「可是我又沒有畢業典禮,要到九年級才有呀。」

 

九年小中一貫義務教育

我們家兩兄弟上的是最近日本開始倡導的「小中一貫義務教育學校」。在同個學校念九年,雖然有分小學部和中學部,但校舍教室都在一起,教師辦公室在同一間,校長只有一位。因此,小學六年級升上去是七年級,沒有畢業典禮,當然也不發畢業證書。跟其他學年一樣,照常上課,沒有提前放假。

這所學校是新制度的實驗校,常常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教育學者和長官來參訪。九年小中一貫教育的方針,剛推動不到十年,但似乎已成未來趨勢。

學校以九年為系統來編設教育課程,打破6-3的傳統,用4-3-2來設定學習目標。前期一~四年級,中期是五~七年級(國一),後期是八~九年級(國二和三)。4-3-2的教育方針是因應當今世代的孩子在生理、環境和學習變化,重新調整建立起的。

根據1948年和2013年學校保健統計調查,女生的初潮早了將近兩歲,男生的身高成長期由14~15歲降低到12~13歲。這麼說來,我家六年級的哥哥,已經開始轉大人,要歸屬為少年郎。校方舉行集會活動,也不跟一至四年級真正的兒童排一起了。另外,小一到小四是運動會,小五到國三是體育祭。我剛好兩邊都參加,發現競技內容類似,但展現的程度差別很大。例如大隊接力,一年級的小小步伐可愛破表,五~九年級則步伐大、速度驚人。家長參加的踴躍程度也不同,運動會是全家大小,阿公阿媽都來了;五~九年級的體育祭則家長人數幾乎減半。整個人際關係、和家人的互動也都在改變中。

其實,我做的便當內容擺飾也必須跟著不同。三年級定番的章魚造型熱狗或是小白兔蘋果片,不能出現在六年級的便當。出門搭飛機、坐新幹線或是地下鐵,滿12歲已經無法享用半價兒童優惠,必須買成人票了。也許我在平常生活上,要漸漸以大人的方式,去尊重、對待他為單一獨立個體。

 

升國一的多重改變

九年一貫下的4-3-2區分法,主要是想減少小六升國一階段,環境適應不良的情形。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齡,本身情緒就會變得不穩定。一上了國中的全新環境,便由小學最高年級的老大哥降成青澀的小老弟;教科書內容變難,字變小;每科老師不同,要適應不同的教法和風格。同時迎面而來太多的改變,經常讓孩子來不及適應,造成學習阻礙,校園生活漸漸不快樂,愈來愈不想上學。無法抒發的壓力,也讓欺負同學的霸凌或犯罪事件增加。

一份日本教育部在平成25年的調查顯示,拒絕上學的人數,小六約8000人,國一時增加到約22400人;暴力加害者則從小六約3400人增加到國一約11400人,將近三倍。看著這數據,我意識到即將面臨孩子最容易出問題的階段。原本的多愁善感頓時消失,人生場景轉換成風聲鶴唳,要準備面對青春反抗軍和看不見的地雷。

因為是九年一貫制,所以學校裡有國中執照的老師。哥哥從小五開始,理科、日語、數學、美術、體育都是科別專任制,教學能較深入、連貫,並確實打好觀念基礎,減少教學斷層。我記得國一嚴格的數學老師常說:「連這個都不會算,你小學是怎麼學的,老師沒教嗎?」在九年一貫的學校,這句話大概就沒機會說了。減少小、中學教學上的銜接斷層和重複節省下來的時間,可以有效率的提前在五~六年級時,開始上原本國中才教的英文字母、數學的負數和代數等觀念。

 

黃昏時的小試衣間

唯一不變的是,原本國一開始穿的制服,仍維持升上7年級時才穿。日本的中學制服是水手服或西裝,要量身訂做,外套約兩萬多日幣,整套下來要六、七萬日幣。我想起以前在國中教書時,看到國一小男生西裝都寬寬塌塌的,肩線垂了下來;國三大男生的西裝褲制服則都短了一截,整個襪子都露在外面。顯然國一到國三平均長高10公分,因此大家都先訂做大一點,一套穿三年;就像小學的書包,一個用六年。

二月的某個傍晚,我們去學校指定的制服店量身。店員專業的肩掛布尺,穿著精準合身的西裝。試衣間的布簾緩緩拉開後,出現穿著明顯過大西裝外套的哥哥,他看到鏡中第一次穿西裝的自己,顯得有點靦腆。站在一旁三年級的弟弟,突然安靜下來,露出羨慕崇拜的表情。店員看著哥哥,頻頻點頭說:「很好很好,這樣剛剛好。媽媽您覺得呢? 」我看著他穿上西裝制服,脫了稚氣,有點成熟的樣子,過去幾個月被九年一貫教育淡化的多愁善感又不自覺溢了出來:「我的孩子已經要上國一了」,不禁跟著傻傻的頻頻點頭說:「嗯嗯,這樣剛好。」祈望他未來一切也都會很剛好。

黃昏時的那小試衣間,成了我心底的畢業典禮。

 

※延伸閱讀>>

英雄聯盟設計師江孟芝 勉台師大畢業生致詞:你的出身並不會決定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只有你自己可以決定自己成為誰

給小學畢業的兒子:謝謝你六年來的努力與堅持,讓我們繼續認真的生活與學習
 


蔡慶玉

政大日文系畢業,美國南加大(USC)傳播管理碩士,旅日文化教育觀察者。曾任職於東京外商廣告公司、日本政府教育局。現為華視日語文化單元講師、國語日報∕UDN專欄作者、日本交通部口譯導遊專員。著有《奇怪的日本人,奇妙的日本語》、《日式教養不一樣》。育有兩個台日混血兒。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