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面對面溝通

妳知道賈伯斯不讓自己的孩子玩iPad嗎?因為他深知沉迷科技載具的危害,家長們又該怎麼制止滑不停的手指?

孩子對成癮行為特別沒有抵抗力,因為他們不像成人具有自制力,能防止自己發展出成癮習慣。法制社會的對策是禁止孩童購買菸酒,但很少國家對行為成癮採取任何管制。現在孩子玩互動式科技遊戲可以一次玩好幾個小時,也可以在父母允許的範圍內盡情打電玩遊戲。韓國與中國曾經想過要施行所謂的「灰姑娘法」,禁止孩童在半夜12點到清晨6點間打電玩遊戲。

我們為何不讓孩子長時間玩互動式科技遊戲?為何許多科技專家禁止自己的孩子使用他們設計與公開推銷的產品?

原因在於,還要等好幾年之後,我們才能知道過度使用科技產品會對孩子產生什麼樣的影響。第一個iPhone世代現在才八、九歲,而第一個iPad世代現在才六、七歲。他們還沒有進入青春期,因此,我們無從得知他們與現在的青少年有什麼不同,但我們知道要透過哪些線索尋找答案。我們過去常進行的一些基本心智活動,現在都由科技代勞。1990年代以前的青少年可以記住數十組電話號碼,他們互動的對象是同儕,而非科技裝置;他們自己創造玩樂活動,而不是從99美分的應用程式獲得人工製造的樂趣。

 

太過依賴科技產品會導致「數位失憶」現象

幾年前,我開始對所謂的「困境免疫」產生興趣,也就是努力解決心智難題。例如試著記住一組電話號碼,或是決定閒閒沒事的週日下午要做些什麼。這麼做能讓你對未來遭遇的心智難題產生免疫力,如同疫苗能讓你對疾病免疫一樣。舉例來說,看書比看電視更困難。

有許多證據顯示,少量的心智難題對我們有益。年輕人若在解開複雜的心智難題前,先解答難度較高的題目,而非簡單的題目,他們的解題表現會比較好。

遇到挑戰的青少年運動員也會有更優異的表現,例如我們發現,大學籃球校隊若在球季開始前接受了嚴格的訓練,他們在球季的表現會更好。這些溫和的預先努力非常重要,如果我們為了讓孩子更輕鬆,給孩子一個會幫他做好很多事的科技裝置,結果使孩子沒有機會得到鍛鍊,這其實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只不過我們不知道危險性有多高。

太過依賴科技產品會導致「數位失憶」現象。兩個調查結果顯示,數千名美國與歐洲成人難以記住許多重要的電話號碼。他們說不出孩子的手機號碼,以及公司的總機號碼。另一項調查中,91%的受訪者認為手機是大腦的延伸。多數人表示,他們遇到問題時,會先上網搜尋答案,而不是試著從記憶裡尋找答案。70%的人表示,如果智慧型手機遺失,他們會感到驚慌或難過,即使只是暫時遺失。多數人說,智慧型手機裡儲存的某些資訊,是他們自己記不得,其他地方也找不到的。

麻省理工大學心理學家透克(Sherry Turkle)也指出,科技使孩子的溝通能力變差,許多孩子與大人寧可傳送文字訊息也不願打電話聯絡。傳送文字訊息時,我們可以把自己想傳達的訊息調整得很精確,說話卻無法如此。對於別人傳來的笑話,如果你平常會用「哈哈」回應,那麼回覆「哈哈哈」表示這個笑話特別好笑,或是「哈哈哈哈」表示你快笑死了。當你生氣時,你可以用輕蔑的「K」回覆對方(​在美國,訊息對話中以「K」回覆對方,有懶得回答、想草草結束對話的意味,有些人認為是極不禮貌的表現);如果你氣炸了,可以乾脆不回覆。如果你想提高音量,可以用「!」,想要大吼大叫,可以用「!!」甚至「!!!」,這些表達方式的強度與符號數量成正比,「哈」或「!」的數量是算得出來的。

因此,對於害怕冒險、擔心說錯話的人來說,傳送文字訊息是最理想的溝通方式。但是用文字溝通有一個嚴重的缺點,那就是自然隨興和含糊不清的元素不見了。非語言線索消失,訊息裡將不再有停頓、輕快的語調、出其不意的笑聲、嘲弄等可強調某些意味的元素。少了這些線索,孩子就很難學會面對面溝通。

透克引述了喜劇藝人路易C.K.(Louis C.K.)在2013年上歐布萊恩的節目時,提到的個人觀察。路易C.K.說,他不是在養小孩,而是在培養未來的大人。他說:「手機是有毒的,而且對孩子的危害格外嚴重。」

他們跟別人說話時不會看著對方,也沒有同理心。現在的孩子很刻薄,因為他們正透過嘗試錯誤來學習。他們看到一個小孩後對他說:「你好胖。」接下來他們會看見對方的臉露出難過的表情,然後他們心裡明白:「哦,讓別人產生這種反應感覺很不好。」但是當他們用文字訊息寫了「你好胖」後,他們會說:「嗯,好好笑,我喜歡。」

對路易C.K.而言,面對面的溝通極為關鍵,因為那是唯一的方法,能讓孩子明白自己說的話會對別人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摘自 亞當.奧特 《欲罷不能:科技如何讓我們上癮?滑個不停的手指是否還有藥醫!》天下文化

 


Photo:Richard Leemin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