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創的小小心靈,用愛的保證快快修護

一旦發現孩子心靈受創能夠盡快修護最好,因為手足之間玩得好的也吵得最兇,全靠爸媽點醒孩子們看到彼此的好。

身為六姊妹中的老么,成長的過程中我一點也不記得曾經有感受到爸媽對我們姊妹之間的任何不公平,如今為人父母,有一次在錄老三弟弟一歲多的年紀時,被姐姐們打扮綁了頭帶,隨著音樂起舞的片段中,經親友一提,才竟然聽到我對鏡頭中,看著弟弟自己也搖擺跳舞跳得很開心的五歲姊姊說:「儂儂擋到了...」驚訝之餘,從此面對三個孩子特別警惕自己,也因此對「偏心」這兩個字非常敏感。我們或許不用像經典書籍《潮浪王子》中的母親,對每個孩子個別說他/她是媽媽的最愛,但是一旦發現孩子心靈受創能夠盡快修護最好,因為手足之間玩得好的也吵得最兇,全靠爸媽點醒孩子們看到彼此的好。

八歲小弟晚餐後消失無蹤,猜想他是為了吃飯時因為一個數學題在我們面前略失顏面,雖然弟弟邊扒飯邊訴說著就是要把拔聽懂他的想法之後,姐姐們整個「這樣也不懂」的口氣,還是讓他氣得淚水盈眶掩臉又咬牙切齒的。整頓好廚房我上樓找到呆坐在自己房間書桌前的弟弟,眼眶還濕潤的嘔氣中,但是看我的眼神已經從生氣軟化為無奈傷心的神情。

問到後來,原來他為的不是數學題事件,而是晚餐時,二姊不把五花肉上切下來的肥給他吃而難過。弟弟愛吃肥肉其來有自,因為番薯媽我告訴過他們我自己小時候是如何讓五位阿姨們騙食肥肉,好讓我有光滑白嫩皮膚的故事,孩子們愛這故事,兩位姐姐也都慶幸弟弟愛吃肥肉的,只是今晚弟弟踢到鐵板,因為兩個姐姐晚餐前先吵過了一架。當然弟弟的傷心並不純粹只是因為沒吃到那塊肥,更是累積了姊姊們正值同儕為要的年紀,一有朋友來訪的時候,就更一腳踢開她們眼中的八歲小弟弟,不讓弟弟敲房門打擾,更不愛弟弟探頭探腦的露臉插嘴。

「我們都很愛你的,姊姊們也很愛你,你一定要知道!」番薯媽我解釋了二姊儂儂才跟大姊吵過架所以心情不好,硬是要弟弟聽進去他是被愛的。果不然,在我說姊姊們也愛他的時候,弟弟大力搖著頭,然後開始訴說他和二姊如何在騎腳踏車上下學的途中,姊姊都對他愛理不理的自顧自的騎離他遠遠的。

「姐姐們現在功課比你多得多,她們的腦袋瓜想著很多同學啦成績的事情,可能比較沒那麼常常能陪你,可是你現在會騎腳踏車了,還是儂儂教會你的,記不記得?而且有人做錯事了,是誰都幫你想辦法在把拔馬麻知道之前,收拾好殘局的呀?」弟弟的哭喪臉露出了一絲微笑。

搞定弟弟洗澡準備就寢的同時,和兩個姐姐的睡前夜語今晚學的中文詞句是「親疏遠近」,番薯媽問了她們:「妳們偶爾愛抱怨某同學如何又如何的,今晚餐桌上妳們這樣對弟弟,妳們自己不是就像妳們口中說的那些不好相處的同學了?」「如果妳們讓連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弟弟都討厭妳們,那妳們是要怎樣要求學校同學不討厭妳呢?」

我相信家裡有一個孩子以上的家庭,父母都是盡力平等付出愛與關懷的。回想錄影弟弟手舞足蹈那一段影片,兩個可愛姐姐都被搞笑弟弟搶了鋒頭,但是在沒有弟弟之前,姐姐們的嬰幼兒階段何嘗不曾是馬麻鏡頭下的唯一?現在青少年姐姐們鏡頭下的唯一可能常常是玩自拍的只有自己,但這時候爸媽鏡頭下的每個唯一,就要找機會多讓孩子們常常看到那鏡頭下唯一的手足,多分享自己兄弟姊妹們的無三大小事,因為每一景每一事,在訴說的過程中無形間都洋溢著滿滿的親情之愛呢!

照片提供:番薯媽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