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孩子受的教育過期了嗎?

現行的教學體制是在高一階段設置綜合性科目,從二年起開始劃分第一、第二和第三等類組,接著開始各自走上自己專科之路。但是借鑒美國的STEM和荷蘭的教改,有誰還限制孩子只能在某種學科學習,那只會限制孩子的創造力,而創造力就是適應未來AI和人工智慧世代最重要的能力。

前幾天我看了一部名為攻其不備(英譯為The Blind Side),說明一個黑人孩子麥可在一個單親家庭長大,媽媽嗑藥,無法提供給他良好的教育,他只能四處流浪,但是善良的他拒絕被幫派給吸收。

他遇見了有愛心的修車師傅收留他,就睡在沙發上,但在家人強烈的反對下,只好把他送去學校。他向教練介紹麥可出色的運動天賦,教練驚為天人,不斷勸說校方同意讓他進到教會學校上課。

好不容易進到了學校,但是麥可顯得很不習慣,他不喜歡和別人溝通,學力也很差。幾乎所有的老師都不看好他能夠學得好,大家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只有他的自然課老師發現他在學習上的潛力,說服其他老師繼續給他機會,而他一顆柔軟且善良的心卻從未改變。

在機緣巧合之下,黎安遇見了麥可,從起初提供給麥可食衣住行的基本條件之外,慢慢的開始提供給了他愛,甚至願意走進貧民窟拜訪他媽媽去了解他的過去,甚至邀請麥可成為家族的一份子,你或許看到黎安改變了麥可的人生,但事實是麥可改變了黎安的人生,一滴滴眼淚都是感恩。

黎安引導著麥可,學會保護自己的隊友,戲劇化地誘導出麥可在美式足球的運動潛力,讓所有人嘆為觀止,並且得到了各州球隊教練的興趣,逐一邀請他去為自己的球隊效力。

問題是要拿大學獎學金,GPA至少要到2.5以上,但是麥可差得太遠了。為此黎安為了讓麥可能夠達標,還特別找了一個家教來提升他的成績,後來在家庭的鼓勵下終於達到了目標拿到畢業證書,全家陪著他一起到牛津大學報到。

這部影片最讓我感動的一個橋段是黎安為了麥可準備了一個屬於他的房間,黎安問他喜歡嗎?

麥可說:"我從未擁有過”,"一間房間嗎?”黎安詢問。

“不,是一張屬於我自己的床”,麥可感恩的望者忍住不讓淚水滾下的黎安...

而我不禁想著,我們的孩子有那麼多的教育,卻為何沒有屬於自己的夢想?

 

孩子願意面對並解決問題才是真正的學習

國外教改以主題式和技能教育為主,甚至包含創業,用分數真的好嗎?

全世界擁有最好的教育制度的荷蘭,到現在為止還每年都在檢討教育計畫。他們將教室打造成有趣的遊樂教室,課程設計出一個主題,讓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到戶外去玩還是在教室裡頭玩積木,學習木工、理財和程式遠比數學化學等學科來得重要,而擔任國小老師需要具備多項的條件審核,從上到下需要配合計畫的執行。

以美國來說,他們將孩子的成績簡單分為ABCD和+-,不選擇分數的原因在於避免孩子過度在一兩分上面錙銖必較,把重心放在STEM等全方面的知識,另外專業技能也比學科分數來得重要。上面電影的劇情並非少數,很多的學生都是因為自己夢想或實現專長的需要才去加強學科,在動機上完全不同。

台灣的教改是為改而改,觀念不變,上下不配合有用嗎?

首先來看看台灣的教改重點放在哪裡,數量!

1950年代,台灣的大學院校為四所,能夠成為大學生是很光榮的一件事。直到1994年的401教改遊行,催生了廣設高中大學。在2008年名列前1000所大學當中就有20所在台灣。學生人數也從3000人爆充到131萬3千多人,2006年以考試入學的錄取率為90.93%,再加上多元入學的話,錄取率達到了100%,在2012年,台灣的大學院所來到了162所。

在這個數字的背後有多少原先較適合進入技職體系擁有一份好工作的年輕人走進了大學,被動的配合大學的要求。又因為學生素質的低落,導致影響教授的教學意願與品質?

於是木工找不到學徒,他們在大學吹著冷氣玩手遊 ; 汽車修車廠找不到學徒,他們在大學裡睡覺。這就是我們教改的現狀,只是教育部閉上了雙眼就以為看不到。

現行的教學體制是在高一階段設置綜合性科目,從二年起開始劃分第一(文法商)、第二(理工)和第三(醫農)等類組,接著開始各自走上自己專科之路。但是借鑒美國的STEM和荷蘭的教改,有誰還限制孩子只能在某種學科學習,那只會限制孩子的創造力,而創造力就是適應未來AI和人工智慧世代最重要的能力。

專科教育應為興趣而累積,專科教育和興趣何者應為主?

哥布林程式教育學苑之所以不斷推動程式啟蒙教育,就是希望從現在開始培養孩子除了學科外的興趣。藉由寫程式讓他們獲得成就,藉由程式讓他們走向國際。

更重要的是,寫程式就是以一種以解決問題為出發點的新學習方式。因為孩子愛,所以孩子願意面對並解決問題,那就是我們最感動的時刻。

祝願天下的每一位孩子,少接受這過期的教育,多多擁有屬於自己的夢想。

Photo:Jessica Ruscello,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