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足夠好,或許就不會愛你了

與其卑微地乞求一個男人的愛,不如自個兒活得好。當我足夠好,我都不愛你了;我也不愛一個不愛我的人。

當我足夠好,或許就不會愛你了

當你愛一個人,而他不愛你,你也許會想:

「如果我變美一點、好一點、出色一點,他是不是就會愛我?」

可是,如果你變美一點、好一點、出色一點,你可能根本不會愛他。

假使我有那麼好,我為什麼要愛你?我沒那麼好的時候,你都沒看上我,等我變好了,我才不稀罕你。

有一個女孩子,曾經死死地愛著一個男人,可他不愛她,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占她便宜。他知道無論他要她做什麼,她也會為他做;他知道,即使半夜三點鐘,外面刮著冷颼颼的風,他想找個人陪,只要一通電話,她會馬上飛奔到他身邊,幫他暖床,任他擺佈。她是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他愛的,是那些比她時髦、漂亮和聰慧的女人。

那時年輕,她以為自己永遠都比不上他愛的那些女人,在他面前,她只是一隻卑微的醜小鴨,時刻乞求他的愛。有時候,他對她還是不錯的,會陪她吃頓飯,會開車送她回家。當他需要的時候,他對她還是挺溫柔的,兩個人在床上溫存的那些時刻,她甚至相信,他也是愛她的,就像她愛他一樣。

誰會跟一個不愛的人睡啊?她終究太年輕,入世未深,太不瞭解男人。他不見得是個壞人,可是,他並沒有她以為的那麼好。他有多壞?大概也不算很壞吧?他只是不拒絕一個自動滾過來又自動滾回去的女人,他只是任意揮霍一個可憐女子對他的一往深情。

誰要你愛我呢?我都沒要你的愛,是你自願的。

當你做了那麼多,對方只說:「都是你自願的。」那一刻,你才發現所有的付出都被辜負了。

被愛的女人在那個愛她的男人面前可以任性,可以鬧情緒,可她在他面前從來不敢。當她需要的時候,他從來不在她身邊,即使她所有的陪伴都是免費的,他也從來不會送她一件小禮物,倒是她一直送他禮物。

那年聖誕,她一個人去紐約探望住在那邊的舊同學,兩個人在百貨公司買聖誕禮物時,她看到一個很漂亮的風景玻璃球。她蹲下來,眼睛定定地看著那個玻璃球,她好喜歡玻璃球裡的雪人和漫天飛舞的飄雪,覺得他也會喜歡。她心裡想,要是他願意放在床邊,那多好啊。

「賣好貴啊。」舊同學提醒她。

可她就是想送他這份禮物。

那個玻璃球比普通的玻璃球大很多,重甸甸的,又容易打碎,她不敢托運。擠在小小的經濟艙的座位裡,她一直把玻璃球放在大腿上,十幾個小時的機程,下機時,她兩條腿都麻了。

然而,當她把禮物送他的時候,他竟連看都不看一眼,只說,他從來就不喜歡玻璃球。

她不知道是時差倒不過來,人崩潰了,還是終於心碎了,她頭一次對他發脾氣,也是最後一次。

 

總有一天,遇上真正珍惜自己的人

許多年過去,她長大了,蛻變了,她變美,變得比以前好,她有自己的事業,有錢,也有愛她的人,這個人寵她、疼她、遷就她,而且比她曾經一廂情願愛著的那個男人優秀得多。

原來,她不是醜小鴨,她配得上一個更好的男人。當她需要的時候,他總是在她身邊,當外面刮著冷颼颼的風,他會提醒她多穿衣服。寒冷的冬夜,當她兩隻腳丫凍僵了,他會幫她暖腳。她送他的每一樣東西,他都會珍惜。

百轉千迴,每個人想要的,不過就是珍惜吧?

那年在紐約買的風景玻璃球一直放在她家裡,她始終喜歡這個玻璃球,有時候,她會定定地望著它,回想那時的自己。到頭來,她當時掏空口袋裡的錢買的這個玻璃球一點也不貴,它是她的救贖,她在玻璃球裡看出一廂情願的愛終歸沒有未來。

她那時為什麼苦苦地愛著那個不愛她的人?是太年輕了還是太沒自信?那就是青春吧?青春有多蠢,她就有多蠢。

他是她年少無知所犯的最愚蠢的錯誤。

那時候,她常常苦澀地想,她要有多好,才配得上他的愛?她要有多優秀,他才會愛上她?

這麼想有多傻啊?與其卑微地乞求一個男人的愛,不如自個兒活得好。當我足夠好,我都不愛你了;我也不愛一個不愛我的人。

 

摘自 張小嫻《愛一個像男人的男人》/皇冠文化

 


Photo:Marco Verch,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