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創造力的偏見

雖然大部分的人說,他們肯定創造力,但在被要求評定對於各種想法的渴望時,他們卻無可抗拒地洩漏出一種對實際的偏愛,勝過新奇。

正如艾西莫夫在他一九五九年,論創造力與構想誕生的著名論文中所宣稱的:「這個世界,普遍不認同創造力。」

 

「這個世界,普遍不認同創造力。」

在流行文化中,創造力通常都被拿出來當優點看──我們歌頌歷史上偉大藝術家與破除舊習者的生平,並尋找創造才華的秘訣。但正如艾西莫夫的解釋,我們在新穎且原創的想法,被廣為接受後,加以歌頌這件事,並不表示我們真正擁抱創造力。

事實上,真相或許剛好相反。任何重要的創造成就,幾乎都是打破傳統或挑戰我們現有思考方式的非傳統概念,這些想法常將我們推出心理上的舒適圈。一般來說,我們不喜歡挑戰我們慣有思考方式的事物,這讓創作變成一種危險的嘗試。

康乃爾的心理學家指出,一般來說,無論人們的心胸多開放,他們仍努力要降低生命中的不確定性。

大部分的人偏好安全且傳統的事物,而且可能無意識地躲避有創意的想法,因為它們新穎、新奇,而且可能令人不舒服。然而,因為這種偏見並不明顯,我們自己通常無法分辨。研究發現,雖然大部分的人說,他們肯定創造力,但在被要求評定對於各種想法的渴望時,他們卻無可抗拒地洩漏出一種對實際的偏愛,勝過新奇。

研究人員指出這裡的一個極大的諷刺──通常正是不確定性,促使人們去尋找並產生創意,但也是由於對不確定性的恐懼,讓我們辨認出創意的能力變弱。

 

順從的文化

人天生就深受其他人的意見與行為影響,而在我們改變我們的思考或行為方式以模仿他人時,就是在順從。這種行為可能多半無意識且幾乎自動的。某種程度上,順從有助於適應環境,它幫助我們彼此相處融洽、合作,並在重要事情上達成共識。它也促進社會認同並有助於我們保護自己免於被排擠。

受史丹利.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經典的權力服從實驗啟發,社會心理學先驅所羅門.艾許(Solomon Asch)在一九五○年代進行了一系列研究,測試一般人為了順從群眾,有多願意忽視明知是真實的事。艾許要求實驗對象,在聽過小組裡其他人(他們是實驗者花錢請來的)做出顯然錯誤的估算,如:線條的長度之後,對一些清楚明白的問題做出判斷(估算數條線的長度)。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受試者,在聽過別人錯誤的判斷後,推測出正確的長度,相較於沒有團體意見時,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答對。

艾許的實驗顯示,對大部分的人來說,追隨大眾腳步並非不尋常的事,即使這表示要拋棄他們明知是真實的事情,甚至改變他們的判斷以融入團體。

事實上,大部分的孩童天生是不服從的。遺憾的是,不是在家裡就是在學校(或者兩地都是),許多孩童成長的環境貶抑獨立與創造性思考,而鼓勵模仿、記憶和死背。對不受限思考與想像的壓抑,通常始於教育體制。

 

許多人都能回想起童年時的經驗─很可能是在小學─他們因為和其他人想法不同而受罰。這些經驗會導致孩童壓抑他們天生的好問與創造本能。

心理學家戴芙娜.布許斯邦(Daphna Buchsbaum)和艾莉森.哥尼克(Alison Gopnik)的研究發現,一般強調直接教導的教學方式─讓孩童觀看要做什麼,而不是給他們機會,讓他們自己想出來─會妨礙兒童獨自並有創意地解決問題的能力,且可能反而助長了不需動腦筋的模仿。

雖然,這種方式可能讓學生較快獲得資訊,但他們不會學到真實世界中,重要的問問題及探察一個問題新資訊的技巧。

事實上已經發現,教師顯示出對較少有創意的學生明顯偏愛。研究發現,有創造力的學生,往往不受教師青睞。對教師偏愛的學生進行的評價,與創造力無關,而教師最不喜歡的學生的評價,則與創造力有明確相關。雖然,教師說他們喜歡有創造力的學生,然而他們(有點令人難解地)卻使用像是守規矩和服從這樣的詞來定義創造力。

當他們拿到較常用來描述有創造力者的形容詞時,教師們說,他們不喜歡這樣的學生。

但是,當學生受到鼓勵,運用他們的創造力並發揮想像力使用材料時,結果可能令人印象深刻。心理學家羅伯.史坦伯格的團隊所做的研究顯示,以創意方式教導的學生,學到較多東西且更主動整理資訊。

在歷來最多人看過的TED演說中,肯.羅賓森爵士(Sir Ken Robinson)主張,問題在於,兒童從小就被教導要害怕犯錯,但是,不曾學會用不同的解決辦法和思考方式玩遊戲(這無疑會得出不正確的答案),他們不會準備好面對變動世界的不確定性與新挑戰。正如羅賓森所說:「如果你沒有準備好犯錯,你就永遠無法想出具有原創性的東西。」

 

摘自 史考特‧巴瑞‧考夫曼、卡洛琳‧葛雷高爾《我的混亂,我的自相矛盾,和我的無限創意》/寶鼎出版

 


Photo:Honey Fangs,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