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個高度敏感的人嗎?

與心理挑戰有關的基因─包括沮喪、焦慮和無法集中注意力─有些也與能幫助我們茁壯的應變能力有關,包括求知欲、正向情緒,以及控制情緒的能力。

一九九○年代,艾隆開始好奇,被別人在談話中形容為「敏感」,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和也是心理學家的先生亞瑟,訪問了一些自我認同為「高度敏感」的人。兩人刊登廣告徵求「內向」,或很容易被像是喧鬧的地方、或喚起的記憶、或駭人的表演弄得不知所措的人,從許多不同年紀與職業的人中,選出相同數量的男女。然後,他們對每個人進行三到四小時的訪問,詢問一系列的個人問題,從童年和個人經歷,到目前的想法和生活難題。

很多受訪者表示和藝術與大自然有一種連結,以及一種對無助者(動物、「不公不義的受害者」)非比尋常的同情心。很多人也表示,他們的靈性(「在一切事物中看到神」、進行很長時間的冥想靜坐),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由於艾隆夫婦的廣告明確要求要內向的人,艾隆夫婦很驚訝看到研究對象中竟有不少外向的人。

以這些訪問內容為基礎,他們設計了一份有六十大項的問卷,包括一些遠遠不只是承受不了刺激而已的條目。問題從有豐富且複雜的內在生活到深深墜入愛河;到有鮮明的夢境;到深受藝術與音樂感動;到很容易受到驚嚇;到深受生活中的改變所影響;到對痛苦、飢餓和咖啡因特別敏感。他們的評量的最終版,稱為高敏感個人量表(Highly Sensitive Person; HSP)包含二十七大項,用來分析一群大學心理系的學生,以及隨機選取的對象。

雖然HSP評量的總分和神經過敏症有關,但高敏感性似乎是個較大的性格特質,而不只是神經過敏而已。即使把神經過敏和負面影響列入考慮後,這份評量仍明確地和像是「感到強烈的愛」和「有時感到強烈的快樂」等項目有關連。而且有意思的是看到,高度敏感性的人並非全是內向的人。以世界上有許多高度敏感的內向者以及外向者來看,這現象是說得通的。事實上,正如金屬搖滾藝人所顯現的,內向與外向特質並存,是有創造力人士的主要矛盾之一。

此外,更重要的是,HSP評量也許捕捉到性格的不同面向。例如:有項研究發現,這個評量可以分成三個基本要素:容易興奮、知覺門檻低,以及美學上的敏感。

容易興奮和知覺門檻低與負面情緒和焦慮的傾向有關,而美學上的敏感則無疑和幸福滿足及對經驗開放有關。結合容易興奮與知覺門檻低後,心理學教授強納森.奇克(Jonathan Cheek)和同事發現兩個HSP量表中的明顯要素:「性格敏感度」和「豐富的內在生活」。

如果你有興趣想知道,你在這兩個主要素中屬於哪一邊,請看以下:

 

性格敏感度:

1.你是否因劇烈的刺激,如響亮的噪音或亂七八糟的景像而感到心煩?
2.當你身邊有很多事正在進行時,是否會激起你不快的情緒?
3.響亮的噪音是否讓你不舒服?
4.你是否容易因明亮的光線、強烈的氣味、粗糙的布料或身旁的警報聲這類事情而大受衝擊?
5.你是否容易因強大的感官刺激而大受衝擊?
6.你是否發現很多事情同時發生會令你不快?
7.你很容易受到驚嚇嗎?
8.當你必須在很短的時間裡做很多事時,是否會驚惶失措?
9.你的神經系統是否有時感到非常疲憊,你因此只能獨自逃開?
10.生活中的改變會讓你感到恐慌嗎?
11.你是否發現自己在忙碌的日子裡,必須躲回床上或黑暗的房間,或任何你能有些許隱私並擺脫刺激的地方?
12.你是否將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以避免混亂或無法承受的狀況發生,做為高度優先?
13.當別人試圖叫你同時做很多事情時,你是否覺得惱怒?
14.當你在執行一項任務時,如果必須和別人競爭或被察看,是否會變得很緊張或不穩,因而表現得比原先要糟得多?
15.你是否特別注意不要看暴力電影和電視節目?
16.別人的情緒會影響你嗎?
17.你是否對咖啡因的影響特別敏感?
18.肚子很餓是否會引發你的強烈反應,打斷你的注意力或情緒?
19.你是否有對痛苦更加敏感的傾向?

 

豐富的內在生活:

20.你會注意到並喜愛纖細或細微的氣味、味道、聲音、藝術品嗎?
21.你會深受藝術或音樂所感動嗎?
22.你似乎會察覺到環境中的細微差別?
23.你是否擁有豐富、複雜的內在生活?
24.當別人在現實環境感到不舒服時,你是否很容易就知道必須做什麼,來讓環境令人覺得比較舒服(例如:改變燈光或座位)?
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十八名來自北京一所學校的學生,觀看一組十六張的大自然或人為景像黑白照片。他們利用Photoshop 修改了每張照片,不是做了很大的改變(在一道漂亮的籬笆中,加進一根木樁),就是較為細微的改變(在一排乾草堆中,加進半捆)。然後,這些學生一邊接受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fMRI)掃描,一邊觀看這七十二張修改程度不一的照片。參與者的任務是,判斷每一張照片是否和之前的照片一樣,並在掃描時按下盒子上的按鈕。
他們發現,愈敏感的學生,愈快察覺改變。高度敏感的參與者,在分辨不同照片間較細微的差異時,在與視覺注意力有關的大腦區域也較為活躍,顯示受試者對於場景的微妙細節有較強的察覺力。
其他近期的fMRI資料證實,高度敏感的人處理資訊的方法不同。在HSP量表得分較高的人,相較於中性表情的臉孔,對於快樂與哀傷臉孔的照片,反應要更大。相較於有完全相同表情的陌生人,他們也對配偶的快樂或悲傷表情更有反應。尤其是,他們在與同理心和自我意識有關的大腦區域較為活躍。

 

蘭花與蒲公英

就像所有其他的性格傾向一樣,敏感顯現出的是一種天生自然與後天教養間的強力互動。童年這段時期的境遇,對於敏感度在其一生中會如何表現,可能具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在正向、支持鼓勵的環境中,兒童對刺激的反應與感受可以促進求知欲,以及對於學習的興奮心情,並產生對老師與導師較為正向的感情。但當敏感性與負面的童年環境交織在一起時,它可能會帶來負面情緒、沮喪與行為的壓抑。

傳統上,敏感一直被視為一種不受歡迎的特質─許多針對高反應表現型的研究指出,有些兒童在暴露於艱困的環境中(如不友善的教養方式或貧窮)時,由於他們過激的壓力反應,格外容易發生精神錯亂問題。這種生物反應,過去被視為適應不良─但心理學家湯瑪斯.波伊斯(W. Thomas Boyce)和布魯斯.艾利士(Bruce Ellis)則不以為然。

波伊斯與艾利士採用瑞典的「蒲公英與蘭花兒童」的比喻,蒲公英兒童指的是那些在幾乎任何環境下,都能生存並茁壯的兒童,就像蒲公英不管土壤、陽光、乾旱或下雨,都能茂盛開花一樣。另一方面,蘭花兒童則是指那些生存與茁壯,大大依靠環境而定的兒童。彈性不及蒲公英兒童的蘭花兒童,在經歷充滿挑戰的生活環境時,可能要更努力奮鬥才能成長並茁壯,但那些做到的人就能真正的綻放開花。「在被忽視的狀況下,蘭花會迅速枯萎,而在受到照顧與培養的狀況下,它是一種異常嬌貴而美麗的花。」波伊斯和艾利士寫道。

蘭花假說雖然多少有點過於簡化,近來卻得到許多研究的支持,揭露了蒲公英兒童相對於蘭花兒童,在與多巴胺和血清素有關的基因突變上,最為明顯且有趣的差異。

這裡的關鍵洞見是,我們的許多基因並不會在所有的環境中,促成正面或負面的結果。相反地,這些基因與對環境的更強敏感性有關─不管結果是更好,還是更壞。

與心理挑戰有關的基因─包括沮喪、焦慮和無法集中注意力─有些也與能幫助我們茁壯的應變能力有關,包括求知欲、正向情緒,以及控制情緒的能力。我們無法光憑基因或環境就能預測行為;我們必須考量天生自然與後天培養間持續不斷的互相影響。

蒲公英與蘭花的資料告訴我們的是,敏感性─尤其是在後天培育的狀況下─可以是禮物。

 

摘自 史考特‧巴瑞‧考夫曼、卡洛琳‧葛雷高爾《我的混亂,我的自相矛盾,和我的無限創意》/寶鼎出版

 


Photo:Vanessa Serpa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