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臭,是我不想妳被人家說臭

和孩子分享自己的經驗,不是毫無彈性地要求他們只能按照這個方式去做,而是--就是提供一種可能的路徑,僅供參考。如果願意嘗試,當然歡迎;或者還是想試試看自己的方式,也很棒!只要確認好「起點」和「終點」就好,路徑是有無限多種可能的,不是嗎?

經驗,是生活中「選擇—後果」所得出來的結論;而每個人都會建立屬於自己的路徑。

和孩子分享自己的經驗,不是毫無彈性地要求他們只能按照這個方式去做,而是--就是提供一種可能的路徑,僅供參考。如果願意嘗試,當然歡迎;或者還是想試試看自己的方式,也很棒!只要確認好「起點」和「終點」就好,路徑是有無限多種可能的,不是嗎?

 

因為曾有不愉快的經驗而過度擔心孩子,但其實該放鬆讓孩子自己試試看

那天,我們要去家裡附近的大學和籌辦活動的夥伴們開會;已經連續下了幾天雨的天空,還是有些灰濛濛的,不意外的話就還是會下雨的,我和太座便雙雙穿上不怕水的布希鞋,以便應戰。下到樓梯轉角處時,一個轉身看到大女兒穿著襪子,正要拿布鞋;我驚呼起來:「妳穿布鞋啊?濕掉了怎麼辦?怎麼不穿不怕水的鞋子就好呢?沒有可以穿的嗎?⋯⋯」連珠砲的提問,搞得女兒整個人僵在門口,進退兩難⋯太座默默地走向我,輕聲地說:「讓女兒自己決定,好嗎?」一手輕輕地推推我,另一手朝向女兒揮揮手,示意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往開會地點走去的路上,我和太座說剛剛下樓時,我想起自己高中時淋雨上學的經驗:脫下濕透的鞋子時,被同學嫌惡地說「還以為是誰踩到大便呢!」。除此之外,我們都有在大約國中時期被說腳臭的經驗;當時,爸爸還教我在鞋子裡撒痱子粉,去了需要脫鞋子的補習班時,也被老師的大聲搞笑給弄得無地自容。原來,是我自己對於「這件事」還有未被清理的情緒膝反射(註1.)啊!沿路走著,我也好好地和「當時沒被好好照顧的自己」在一起;那看似早已散去的臭味,用他人的反應、不知如何保護自己的羞赧⋯⋯的形式,在心中留下了痕跡啊!女兒,給了我一個機會,可以再次地讓內在小孩長大。

 

放開雙手讓孩子建立屬於自己的經驗

到了開會地點,因為騎腳踏車而先到的她,笑嘻嘻地坐在裡面。我在她身邊坐下,吐了吐舌頭,跟她說了聲「拍謝喔!」,也將方才湧現的回憶告訴她,讓她知道我是因為這些經驗,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反應的;我其實是擔心她會和我有一樣的遭遇,所以極力避免著⋯⋯而我已經將這個經驗所連結的感受給好好照顧了,也恢復到平穩與富有彈性的狀態裡;她是可以自由地選擇想要鞋子的,我也準備好陪伴她將隨後的經驗與自己的選擇連結在一起,即使有可能會再次因為鞋子濕掉而腳臭。而她也告訴我,她的鞋子們的近況,以及為什麼她最後是選擇穿布鞋。

在這個過程中,我不再被自己過往的經驗所束縛,不再被「下雨—鞋子濕掉—腳臭—被不喜歡—困窘—羞愧⋯⋯」種種的關鍵字所觸擊,而有情緒上的波瀾;也放開雙手讓孩子去建立屬於自己的「憑心而做的選擇與相對應的經驗」之間的連動性,不需要將我的後果複製在她身上,甚至侷限了她其實不見得也會這樣的可能性。而她,不要說臭臭惹人嫌了,連腳濕掉都沒有啊!哈哈哈!

 

註1.:情緒膝反射。在仍需要被妥善照顧的「初始事件」中保留下來的情緒反應;在往後相似事件發生時,會自動、不經過大腦思索就直接產生的情緒反應。(為作者自創名詞。延伸閱讀:https://goo.gl/YVZ2E9

粉絲專頁: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 

Photo:Beryl_snw,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