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未來的競爭者是機器人?

如果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使得財富只集中在經營者、股東、高級專業技師等特定階層的話,會怎麼樣呢?大部份的人會不會被迫休假、遭受低薪之苦?

人工智慧能否帶來偉大的救援?

被機器人取代的社會

「我們比起過去的人要渴望更多事物,即便可能因此而改變自己也不退縮,但現實卻是沒有絲毫變化,這造成了我們不斷地不安,也是我們欲望的代價。」在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對於「不安」的定義之中,這是最打動我的一段話。

工業革命之後,人類以「必須不斷進步」的焦慮感為動力,接連地發展、進步。資本主義為了自我提升而促使技術進步,人類生活的許多環節也變得富足,但我們為何比任何時候都對未來更不安、更不確定呢?有人說,這是因為隨著數位革命高速進行,搭配技術層面的發展,就業縮減的可能性變大了。

請試著想像一下,因為與人類能力旗鼓相當或更厲害的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增大了生產,所以我們可以過上一個禮拜只需工作四小時的生活。這究竟是不是好事?

美國汽車公司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的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R. Musk),當他創立非營利公司OpenAI 時這麼說:「我們的目標是開發出可以幫助全人類的數位智慧,我們不會執著於賺錢的部門。過去這段期間,人工智慧研究和召喚惡魔沒兩樣,在掙脫人類管制狀態下的技術開發十分令人擔心。我們不該專注在可以取代人類的功能,而是必須致力開發可以補充人類缺陷的技術。」

人工智慧是Google、IBM、蘋果、臉書等全球IT龍頭一直致力開發的領域,但是天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W. Hawking)在二○一四年曾提出「人工智慧開發會招致人類毀滅」的恐怖警告。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也預估在二○二○年時,在十五個先進國家與新興國家會因為擴大使用機器人而導致七百萬個工作消失,但也創造出兩百萬個新工作。圍棋天才李世乭一輸給Google 設計的AlphaGo,世人爭辯著人工智慧已經擁有超越人類的能力,機械開始進攻人類固有的領域──智力勞動的世界。

 

若是機械的能力凌駕人類,人類該在變長的生命中做什麼、如何生活?

有人說,人工智慧只不過是在圍棋界贏了人類而已,不要無限上綱。可是當你看到不會懈怠、擁有龐大資訊的人工智慧贏了人類時,你能不感到驚訝嗎?推崇人工智慧優點的人們,反對「人工智慧的發達會減少人類工作」這樣的主張。

如果隨著技術發展,未來的就業市場也跟著黯淡是真的的話,那麼早該在工業革命開始就變成那樣才對。以過去歷史來看,短期間會在特定領域裡發生失業現象,但是長期來看,創新會創造出更多新工作。

機器人擁護者們則主張,機器人雖然會取代一部份低技能需求的勞工,但是它們也會提高生產力,為其他勞工創造出新的工作。因此,他們說沒有證據可證明機器人會減少整體工作數量,這個主張很吸引人注意。

 

四十七%的現存職業會消失

即便如此,近來的人工智慧與自動化發展,與過去的技術創新有本質上的不同,這種說法更具說服力。有人主張它們將深刻影響未來的就業市場,這讓人感到害怕。牛津大學研究團隊預估四十七%的現存職業將會消失,花旗集團則警告將有英國三十五%、美國四十七%、經合組織會員國整體五十%、中國七十七%的工作有被機器人取代的危險。

想像一下我們訪問了位於法國巴黎的阿德巴蘭機器人公司(Aldebaran Robotics),參觀了身高五十八公分的機器人NAO ,它甚至可以聽懂人類非常可愛的說話口氣。

在英國,它成為孩子的朋友,幫助自閉兒的治療;在日本它則做為銀行服務人員被廣泛運用著。在看到NAO 成為很難與人建立關係的自閉兒的朋友時,你可能會覺得NAO 比勢利心重、愛比較、經常抱怨的人類要好。而在雇主的立場上,它可以工作二十四小時,比人類還聽話,不需要組工會、生產性又高,它擁有許多吸引人使用機械人的誘因。請試著思考機器人替代韓國主力產業電子、汽車、造船業裡的人類的景象吧。

現在仍因就業問題而痛苦的我們,無法再隱藏對未來不確定性增加的不祥預感。

無論如何,機器人與人工智慧、3D列印、大數據、物聯網、奈米科技、無人駕駛汽車、無人機等不斷冒出來的新技術,機器可以取代人類勞動力的「技術失業的恐怖」像海嘯般朝我們襲捲而來。我們早已目睹過了因技術發達而消失的工作,如果是屬於制式化又不斷重複的工作類型,很有可能被熟練的機器人與人工智慧取代,因為這種勞力活的部門人事成本大、薪資水準高,所以導入人工智慧的話可以提高經濟效果。

連很會賺錢的金融顧問,也被分類為危險職業,因為隨著自我學習演算法的進步,搭載大數據的機器人有能力取代律師、會計師、醫生等高階人力。

 

弭平人工智慧與人類尊嚴間的隔閡

為了應對人工智慧時代,我們又該做什麼樣的準備呢?一九九七年,西洋棋世界冠軍加里.卡斯帕洛夫(Garri K. Kasparov)接到了來自IBM的「深藍」(Deep Blue)」挑戰。他誇下海口,說「任何一台電腦都贏不了我」,最後他卻輸了。從那之後過了二十幾年,二○一六年Google 的AlphaGo 在與圍棋天才九段李世乭的大對決中勝出,Google 從中享受了巨大的宣傳效果,也獲得了龐大的經濟利益。在這裡,我們有必要探討幾個問題。

安格斯.迪頓主張經濟成長使人類逃脫貧窮與疾病,過程中會發生不平等現象,但是這種不平等現象卻發展成資本主義的基礎了。他認為過度的不平等是不好的,為了促進福利、減少貧窮,我們該用心留意個人的消費選擇,再制定經濟政策。他將持續性經濟成長視為可使人類脫離貧窮的一項偉大救援(Great Escape),並強調在現今經濟裡,最重要又偉大的救援力量是來自創新。如同迪頓所說,人工智慧如果想成為使人類無限進步的偉大救援,是不是應該要具備「酷炫的創新氣味」呢?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提到人工智慧有助於對付氣候變遷、疾病治療與節省勞力,也可使人類生活富裕,但他們也警告人工智慧模仿人腦的危險性,這可能引發諸如基因工程學面臨的倫理問題。

也有人擔憂這會招致在科幻電影中出現的反烏托邦世界,屆時人類別說要控制機器,我們還有可能被機器統治。機器人(Robot)原本是捷克語,意思是「奴隸」。奴隸逆襲站在比主人更優越的位子上,可以讓這種事情成真嗎?

就像我們制定了禁止核武開發與擴散的倫理規章,人工智慧的開發不也需要相關規範嗎?

人工智慧是否能模仿人類判斷複雜情況的能力仍有待商榷。即使在無法避開發生交通事故的瞬間,人類會為了降低受傷而努力或做出價值判斷,所以可能做出救下人命的決定。縱然開發了無人駕駛汽車技術,無人駕駛汽車技術本身也無法做到有關價值取向的思維。所以在人工智慧的時代,法律、制度上有關倫理問題的對應並非看起來那麼簡單。

開發技術的企業們為了解決接踵而來的倫理問題,必須同時進行許多的研究。為了避免人類的價值取向活動變得衰廢、人性尊嚴受損,我們必須不停地反問自己究竟是為何開發人工智慧,以及要怎麼使用它。

如果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不會促使人類均衡地成長,使得財富只集中在經營者、股東、高級專業技師等特定階層的話,會怎麼樣呢?

大部份的人會不會被迫休假、遭受低薪之苦?

創造出新工作的同時,失去工作的人們找到新工作的難度有多高?

大家都需要針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與思考。

整體來看,我們應該打造出減少工作時間的社會,並為此做好準備、補充必要的部份才是最重要的事。我們必須多加留意。因為儘管它的名字叫創新,但當它通往使人類情感受挫的方向時,它會讓人類變得不幸。

 

摘自 趙源敬《餐桌上的經濟學》/商周出版

 


Photo:Scott Walsh,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