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仁祿─空空

那天以後,山路上偶遇的白狗,變成了我們家的一員。「凡事緣起,凡事性空」,這話,也許難懂,卻是人生謎題的藏寶圖,真希望大家能花點時間弄懂。

後來,我們決定叫牠「空空」。


這樣,我們家,算算有五犬,最大的是小犬(意思是我們兒子)、KiKi(蔣友柏送我們的米格魯與狼犬混種的棄養犬)、叮叮、噹噹(出生在高雄,同一個曾祖父的剛毛獵狐梗),加上空空,五犬了。


有人說,空空看起來像像柴犬加上柯基犬,其實,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牠爸爸是誰,媽媽是誰,祖父祖母又是誰……。
所以,我從來不管這些,就像學歷一樣,絕對與能力不相干。


扯遠了,說空空吧。


那一晚的前些晚,太太淨兒與我在山路上散步,瞥見草地上有一白犬,遠遠與我們對...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