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文─這社會跟你想像的不太一樣

李偉文引領自己的孩子AB寶探索未來時,會要她們思考:「究竟什麼是成功?」李偉文認成功是有意義的過一生,這「意義」是關乎自己對生命的價值與看法。

李偉文引領自己的孩子AB寶探索未來時,會要她們思考:「究竟什麼是成功?」李偉文認成功是有意義的過一生,這「意義」是關乎自己對生命的價值與看法。

 

從小父母師長一再告訴我們:「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只要用功,就會考高分」、「你對別人好,別人就會對你好」……由於聽得太多、太久,我們不知不覺以為這就是真理,直到離開學校後才發現,事情似乎不是這麼理所當然。


還是學生時,不論是老師或來校演講的名人、社會賢達,都會鼓勵你要追求自己的夢想:「只要不放棄,一定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可是為何在畢業後,長輩總會提醒:「你不能一直活在夢幻中,人要務實一點。」職場上的前輩也會好心的勸你:「醒醒吧!要面對現實。」

 


與其談職涯規畫,不如跟孩子談人生


為何我們在課堂上聽到的人生大道理,常與離開學校後體會到的不太一樣呢?我相信自己當年的這些困惑,AB寶應該也會遇到。所以,等她們上大學後,我總會利用假日的相聚、聊天,與她們討論一些社會的潛規則,及進入職場和人合作共事的注意事項,當然還有很多課堂從未提到的人際權力運作。


周遭朋友一方面憂心在少子化、高齡化的影響下,台灣將來的年輕工作人口是否有足夠的競爭力。另一方面,我們也看見許多年輕人無法調適職場壓力,甚至逃回家裡當啃老族。這些擔心或許都是事實,但我們這些前輩也難逃教養不力的責任。「總該為下一代做點什麼事吧?」


未來是一個競爭愈來愈激烈、挑戰愈來愈大的社會,因此有人說:「二十紀末是焦慮的時代,到了二十一世紀,逐漸進入集體憂鬱的時代。」其實不論是焦慮或憂鬱,都是面對不確定時代的徬徨與恐懼。但也正因為這種競爭壓力,我反而常提醒自己,不要只是跟孩子談工作,談職業生涯,而是要談人生。我也常跟年輕朋友說:「與其談生涯規劃,不如思考自己想做怎樣的人。


這些年報章雜誌熱衷於報導成功的名人,書市裡最暢銷的是「有錢人怎麼想?」、「有錢人做了哪些事?」學校老師與父母長輩不斷恐嚇孩子:「用功讀書才能考上好學校,有好學歷才能找到好工作、賺大錢!」孩子從大人言行與媒體的報導中,將賺大錢的人視為成功人物,逐漸建立起金錢至上的價值觀,這是我相當擔心的事。整個社會都在追求致富之道,總以為能找到某個祕訣並複製成功的方法,也產生了許多後遺症。

 


有意義的過一生才叫成功


我們都知道,想賺大錢必須要努力,但就算一個人再努力,也不見得有機會能賺大錢。而太過強調祕訣與方法,一旦我們真的賺到錢,不免會認為這是因為本身比較聰明、厲害,成果是自己應得的,反而忽略一路上許多貴人的幫忙與機緣的助力。


我經常自問:「在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我的言談舉止是否不經意流露對有錢有勢者的欽羨?」在引領孩子探索未來時,我也要她們思考:「究竟什麼是成功?」我認為成功是有意義的過一生,這「意義」與世俗的名利地位無關,而是關乎自己對生命與價值的看法。我們不需要贏過別人才是成功,因為自己的人生意義是由自己來定義。快不快樂、幸不幸福,其實跟賺多少錢、工作職位高低都沒有關係,意義不是由那些可量化的數字決定。


我希望AB寶,以及許許多多已在工作(或即將進入職場)的年輕人都能體會到,真實人生是變幻莫測的,這世界變化愈來愈快,我們幾乎不可能知道所學的知識或技能,哪一些是將來能派得上用場的,哪一些是很快就被淘汰的。我相信只有透過不斷學習,才可能適應未來的世界,因為勇於做自己而湧現的求知熱情,是我們擁有最重要、最基本的能力啊!人生是一場饗宴,值得我們痛痛快快的大玩一場,一生是否活得精采,關鍵就在我們是否把生命發揮得淋漓盡致,不虛此生。

 

--

李偉文

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座右銘是「一生玩不夠」,生命中最期盼獲得的禮物是「慈悲」與「智慧」。智慧的追求透過閱讀,慈悲則靠號召朋友從事公益服務人群來實踐。
生活的重心是「閱讀、朋友、大自然」,曾擔任童軍團長,1995年與朋友一同成立荒野保護協會,更把開業的牙醫診所布置成社區圖書館,供民眾借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