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死亡來得太突然….

生病這件事提醒了我,我是有賞味期的,貼著隱形有效日期標籤的商品,不到最後關頭日期不會浮現,生命並非可以盡情揮霍,隨便用就是一大把,而是隨時,很有可能,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砰,沒了,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 南琦
  • 2017-06-12
  • 瀏覽數5,040

許多個案都跟我說,我不要活很久,只求好死,最好可以在睡夢中就走了。

我笑說,這得看老天爺的意思,由不得我們。這種理想境界有誰不想,但絕大部分的人都做不到。

自從幾年前得知自己和老媽同時罹癌,死亡這個議題即具體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揮之不去,這不是新聞標題,而是我生命中的頭條,很難不去想。

生病這件事提醒了我,我是有賞味期的,貼著隱形有效日期標籤的商品,不到最後關頭日期不會浮現,生命並非可以盡情揮霍,隨便用就是一大把,而是隨時,很有可能,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砰,沒了,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珍惜生命,就是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

當我和老媽同時在同一病房打化療時,因為有我的陪伴,已經癌末的老媽不知死之將至,而我得不斷打屁轉移她的注意力,那畫面真的非常之黑色幽默。我慶幸至少知道以後自己會怎麼死的,更多人不僅不知道,更無法準備。

從此,我試著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細細品嘗。工作時,我傾聽個案關於生病與死亡議題的感受力變強了,即使我什麼也沒說,對方也能從眼神中接收到我的理解。下班之後,我很享受握住女兒的軟嫩小手一起搭車的感覺,晚上入睡前,輕吻著女兒可愛的臉龐,拂過和我一模一樣的眉型,並試著記住這觸感。

我變得不太容易生氣,或著,生氣可以比以前消散得快,因為在死亡面前,沒什麼好計較的。我所在意,跟不必在意的人至此壁壘分明,然後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

如果我又開始煩亂了,我會試著自問,如果沒有明天,那我會在意什麼,我需要什麼,這樣的內觀結果會發現,所煩的事情變得像鼻屎般的不重要。

想著如果只剩明天,或者沒有明天,誰管同事有多機車老闆有多難搞,小孩考幾分應該念哪所學校,這些已經變得不再重要,我對得起我的工作嗎?我從工作中發現到自己的價值嗎?我是個夠格的媽媽嗎?我今天有說過我愛孩子嗎?

 

曾經想像過失去孩子的痛,教養路上再多煩惱都不算什麼

有時候我會試著倒過來想(這問題太刺激,不能常常想),如果孩子有一天不在了,那麼我會….?(無解) 

曾有個失去女兒兩年的個案來晤談,這是我最使不上力的個案之一,即使兩年了,每次她述及當年醫療經過,總是哭得像是昨天才發生的。我無法安慰她,也不能叫她停止哭泣,她總是懊惱當初沒有多做些什麼,失去的痛那麼痛,我又有什麼資格說我懂?

從那次之後只要我想到她,以及她那美好年華不該死去的女兒,我對自己女兒的不聽話就能冷靜待之不再腦門充血,重新站在擁有的立場去珍視她。

多想想死亡帶來的意義,有益身心健康。

人類能做的很有限,不是跟老天爺對抗,而是隨時準備好面對。在醫院中的生死來去學到的經驗是,與其在抗拒、驚愕、不甘不願,呼天搶地中大喊為什麼是我,狼狽地死去,不如趕緊掂掂自己還有多少斤兩多少本錢,然後趕緊去發揮最後的價值。

如果還有一丁點時間,我想要優雅的,如常的說再見。

如果一切來得太突然,我願自己可以死在追求夢想、踏實每一天的路上,就像齊柏林一樣。

Photo:Trang T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