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懂孩子珍惜愛護自己身體,感恩的心不假外求

面對無常現實的艱難,坦然接受生命課題的挑戰,傷心、哭泣、獨處是自我療癒的必經過程,而且再怎麼樣,回歸「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句話,感恩我們仍擁有父母所賜的健全身體,任何壓力通通都自己會好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十幾年來成為三個孩子的媽,偶爾還是有些不真實感,但是我清楚記得,每個孩子出生時,總不忘數一數他們的手和腳指頭,一路走來孩子們碰撞跌傷,甚至老三弟弟頭上已經兩道疤,「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句話從國小教孝月演講稿的記憶,到如今面對孩子成長的身心教養,幾十年來越發體悟我們儒家文化的深遠精隨。

十年前,老大老二才一兩歲的年紀,已經會不小心彩色筆畫呀畫的畫到自己手上腳上時,就開始告訴他們,這麼漂亮光滑的皮膚,要好好愛惜保護,畫畫要畫在紙上就好。平常,番薯媽每每發現孩子對路上遇見的肢體或精神殘疾人士多看一眼的時候,總不忘低聲提醒他們,把拔馬麻生給你們健健康康的身體是不是應該好好善待珍惜呀?!每天上學前,也不忘耳提面命的告誡他們,在學校玩耍要小心,受傷了,把拔馬麻也都感受得到痛。

五年前,同學們一個個都已經穿耳洞好多年了,姐姐也開始要求可否穿耳洞,我反問女兒:「還在成長中的身體,有許多穴道還不能亂穿洞,否則影響了身體健康發展的,跟戴上漂亮耳環比,哪一個重要?」聽得一愣一愣的,七八歲的孩子選擇相信馬麻寶貝她的身體,為她健康著想的合理解釋。騙(台語照養之意)孩子,有時候只差在那多兩三分鐘的思緒,而讓孩子接納〝不〞和多練習〝等待〞,也是訓練他們將來面對人生挫折抗壓度最佳辦法!

 

瑞典社會不讓人落單,孩子獨處也受到注意

上上週,老大辰辰的瑞典文老師突然打電話給我,我沒接到,後來老師和阿逗仔把拔接上線,老師轉述了她疑慮女兒有些憂鬱的徵狀﹐所以跟我們通電表達擔憂關懷之情。老師說女兒最近下課時間都獨自行動,邊走還邊若有所思鬱鬱不歡的神情。把拔電話裡就回覆了老師,我們沒有察覺任何異樣,但是謝謝老師好意轉達和家長溝通。當下我花了三五秒鐘思考辰辰+憂鬱…,看了把拔一眼,我們斬釘截鐵的互望苦笑,苦是苦在知道這位剛畢業的年輕女老師前不久才因為校務工作壓力過大,自己病假三個月後決定將放棄教職要轉行,回到教職只到這學期結束,笑則笑在每天晚餐都還嘰哩咕嚕跟弟妹搶著發言,好抒發一天之間學校發生的大小事的辰辰,被初出社會受挫的九零年代新鮮上班族老師看成在憂鬱。

當天晚餐如同我和把拔百分之九十九的信心提起老師來電這件事,辰辰也苦笑地告訴我們,這位女老師前兩天在學校,看到女兒邊走邊想考試的內容的時候,突然走上前問女兒是否需要一個擁抱。這件事其實有讓我想起去年台灣小燈泡事件後,我寫的一篇《我看到瑞典人這樣做》的文章,我很感動瑞典人這種不讓人落單的社會觀察力和體貼,這個力量是唯一能防止社會邊緣人的增加,阻絕霸凌事件存在的高效能作法。

回想我的成長過程,獨行俠女的封號並不是空穴來風,高中三年,母親剛過世不久,常常遲到的我,在校園裡獨來獨往的可沒有甚麼老師來給我一個擁抱,而遲到當然也就沒參加升旗,停好腳踏車衝進教室,迎頭就被老師酸我一句「文瑄啊,沒人叫你起床了,自己要好自為之啊!」相較之下,我…我沒患憂鬱才是奇蹟吧!

(圖:在油菜花田裡"獨處"的辰辰,體會的是獨處的療癒啊)

 

和自己的成長經驗比較,瑞典社會高度強調"不給孩子壓力"

世代交替,這二三十年來的光景,生老病死一樣是人類社會的自然現象,醫學科技發展到換心手術成功延命,但是卻在人類心理疾病方面,研發出更多的醫學名詞創造了所謂字母兒童世代,還有青年人比例逐年增加的憂鬱症患者。

瑞典國小教育為了不造成孩子被成績分數壓力影響其均衡心智發展,一到五年級是沒有成績評分的,就連校際手球比賽,取名fair play友誼賽,重點在於參加絕對不在得獎,活動強調的不在輸贏而在於參與和團體合作遊戲的精神,活動結束,學生們人人有獎,孩子各個都開心,一旦有不開心沮喪的孩子,代誌可是很大條的!

這和我自己的成長經驗對照之下,我們除了有學業成績壓力,五月份母親節要高唱《母親您真偉大》這首歌,還有用皺紋紙手作康乃馨,母親健在的做紅色的,沒有母親的用白色,現下說起,正如我年紀八旬以上的婆婆聽我講述代表台灣母親節的花時的當下反應,這對不管是甚麼理由而失去母親的孩子,是多殘酷的精神壓力!

殊不知,面對無常現實的艱難,坦然接受生命課題的挑戰,傷心、哭泣、獨處是自我療癒的必經過程,而且再怎麼樣,回歸「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句話,感恩我們仍擁有父母所賜的健全身體,任何壓力通通都自己會好,哪裡需要看醫生做甚麼精神諮商檢驗,更不用說甚麼醫生開處方簽服用藥物,不上班不上課的在家休息。

 

當年老師酸我,卻讓我學會堅強

給我們打電話的這位年輕女老師,大致就是在瑞典這樣孩子都要天天開心的教養模式下求學畢業出社會。二十初頭的年紀帶高年級的國小學生,班上有一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學生(陪同有一位輔導老師。註一),四位移民學生(陪同有一位助學教師),全班10名男生12名女生。一年不到的教學工作,她已經有工作壓力過大的症狀,這裡醫生開具工作壓力引發病症休假三個月,之後延期休假兩次,到最近返校幾週,上週辰辰又告訴我們,這位老師又請休假了。

老三小弟一年多前,六歲零年級開學時的一位年輕女老師更誇張,第一天主持認識學生和家長們的開學日之後,不到一個星期就告假沒回來教課了,原因也是醫師開具病假處方,服藥休養中!當年我的高中老師酸我的那句話,就是事實陳述,讓我學會堅強,只是如果當初老師是給我一個擁抱,我可能會變更羞恥地繼續遲到(噗哧!),但是一樣得學會堅強,感恩老師沒有打電話建議先父帶我去看心理醫師。當然,身為家長應該和孩子有足夠的溝通,以及讀懂自己孩子的信心,而不是輕易被醫生說服,讓自己成長中的孩子白白當醫師藥商的白老鼠!

 

在不同文化背景中,一樣教會孩子珍惜自己的身體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要說用洗腦的方式也好,能夠從小就教懂孩子這句話真的很核心,尤其在現今,刺青文化已經成為常態的社會,平常上超市買菜,脖子手臂小腿等處清楚顯見有刺青的人越來越多之外,電視頻道甚至有製作以刺青藝術為主題的節目,固執守舊的番薯媽我,一有機會也不忘刻意和孩子討論刺青穿環等的話題。我說:「刺青就好像你抗議父母親把你生得不夠好一樣,你們說呢?」

老大辰辰說:「我覺得如果要刺,應該選個小小的有代表意義的那樣就好。」我說:「刺青需要的時間和金錢,拿來多學一種樂器,多旅行一個地方,或是捐款助人當志工,不是很好。人的一生會發生多少事情,有多少意義代表刺的完嗎?有多少皮膚夠地方刺嗎?放在心裡記在腦裡,就像你吸取知識一樣,沒人能與你共享,也沒人能搶得走!如果有那一天,你會想要在身體上刺青穿洞的,那你一定要先好好想起馬麻生你的時候的痛,再想想你的生活之中哪裡出差錯了,怎麼會有空有閒到要刺青,讓馬麻和你再一起痛一次!?」

當大環境可能影響孩子的時候,除了以身作則之外,適時適地的觀察陪伴與理解溝通,還有甚麼更能完美世代傳承的呢?

    

註一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只是字母兒童世代其中一個代表,這病症的存在與否仍具爭議性。http://www.peoplenews.tw/news/2062621c-6414-43c7-b667-168b0a2bfbbd

圖片提供:番薯媽文瑄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