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討論法—以川端康成的〈結髮〉引導為例

若是採用批判式對話,集中力量戳弄他人錯誤,容易進入對抗模式,若長期以批判性思維跟孩子進行對話,孩子易淪於較勁的窠臼。

「你這樣寫功課,快要來不及了,你知道嗎?」
「為什麼你的功課總是寫得這麼慢?」
「看看時間,你是不是該把電視關掉啦?」
「都什麼時候了!你是不是該去寫功課啦?」

以上對話看似開放,目的卻非常封閉。一般來說,可能是家長或教師對孩子所言,無論誰對誰講,氣氛較僵硬,語帶提醒,而這些提問的答案往往來自提問者的意志。況且有些提問屬於「曖昧溝通」,也就是語意不確定,卻要求對方同意自己的要求。

類似「你這樣寫功課,快要來不及了,你知道嗎?」的句子,或許孩子能揣測家長或教師的目的,加快速度。但在加速的年代,當課堂學習愈來愈生活化,愈來愈多元,面對學習議題不再是守舊,而是向前行之際,要是學生挑戰老師課程,往往也令人措手不及。尤其是文學,我認為是世界上最具魅力的藝術之一,但是對提不起勁的學生,往往如雞肋無味,難為了有教學熱情的教師。

想想看,要是某天上課,台下有人這樣提問:「這文章我又看不懂,為什麼要我們讀這種文章?對我們又有什麼用?」

這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提問。讀者稍微在這句話停頓,不妨思索該如何面對?無論怎麼樣回應,都不會盡如人意。萬事萬物未必有答案,世上最迷人之處,在於每個人都有呼應的想法,並藉由對話,讓彼此想法導入深刻的交流。我認為這才是最佳方向。

好吧!「這文章我又看不懂」的文章,是川端康成的極短篇小說〈結髮〉,這問題看起來像早晨起床糾結的頭髮難解,但是用本章介紹的「故事黑板法」,這議題成了大家深刻思索的平台了。

 

封閉提問與開放提問

在介紹「故事黑板法」前,何謂「封閉式提問、開放式提問」?

魯迅的〈藥〉是相對困難的文本,我採用較為封閉的提問,亦即讓孩子按圖索驥,不斷重新參與文本,核對問題是否為答案,此舉有助於孩子逐漸熟悉文本,了解文本到底在說些什麼。

雖然是封閉性提問,核對問題的答案,提問人不能以「對」、「錯」回應,而是帶出核對與挑戰,讓應答者覺知與審思,更投入文本的判讀。

核對訊息使用封閉提問,幫助對方覺知,但是依然有其侷限,一旦提問人刻意引導,指向的不是寬闊的探索,可能具有誤導、引誘、推入答案之嫌。因為封閉式的提問,傾向馬上思考問題,立刻解決問題,提問人已經有了定見,往往想要教導人該如何走向狹隘的答案,窄化人的思索。

開放性提問,顧名思義,傾向的目標是「開放」,認為對方有能力,且能力的培養不是透過灌輸,而是透過啟發而來,亦尊重對方的意見。
經由問話的人協助探索,讓孩子看見盲點,進而由自己找到答案,訓練思辨判斷的能力。

然而開放性對話,最困難之處在於,人們往往有了定見,有了定見不知如何辯證。這樣的定見常是「二元對立」思維,因此教師或父母,在日常生活的對話,已經形成了制約的反應,需要慢慢自我覺知改變;在閱讀引導的開放式問話中,即使揚棄了宣教式的引導,不再提供答案,教師或家長卻不知該如何回應孩子,若非一味稱讚孩子不錯,就是容易跌入批判式的回應。

長久以來我們身處的社會,習慣「贊同」或者「批判」,尤其批判性思維曾被大量鼓勵,加上提出負面說法甚容易,批判性思維成為一種主流。時至加速年代的今日,資訊的大量湧入,權威被解構了,覺知方式也改變了,若是採用批判式對話,集中力量戳弄他人錯誤,容易進入對抗模式,而非開啟覺知的模式。若長期以批判性思維跟孩子進行對話,孩子易淪於較勁的窠臼。

以開放性提問為基礎,若是問題失焦了,提問人該如何應對?要進行開放性提問,馬步功夫是必須經常練習傾聽、核對與探索,這也是回歸到對話的功課,在閱讀上也非常重要。

 

故事黑板法的討論

我於二○○七年左右,在故事協會上課,受教於楊茂秀老師。楊茂秀老師教導的開放式討論法,稱為「故事黑板法」,使我獲益甚多。

我將此開放式討論法,帶回給寫作班教師。寫作班教師大讚太有趣了,紛紛在閱讀課堂使用。但是我後來得知,甚多學習此法的帶領者,在引導閱讀時,甚少使用這樣討論方式,因為開放式討論的場面不容易掌握。

故事黑板法的討論,楊茂秀老師在《誰說沒人用筷子喝湯—大人必修的二十堂兒童哲學課》書中,提出開放式提問的精髓:「提出有趣的問題」、「用有趣的方式提問題」與「好好跟人家討論」。

我從此書整理解釋,得到故事黑板法的操作步驟:在讀完文章後,由學生自由提出「想問的問題」,無論問題優劣與否,都將問題記錄於黑板或海報上,並在問題後頭記錄提問人名字;接著把問題歸類做選擇,最後進行討論。

但是進行此開放式討論,老師需先行引導。

 

討論時,老師的角色該如何定位呢?

楊茂秀老師的歸納,甚為中肯,且精妙:

一、交通警察:維持討論的秩序。
二、顧問:負責讓每個人把話說清楚。
三、教練:了解學生特性,使學生表現最好。
四、演奏者:使團體和諧。

教師的身分幾乎是掌舵者,要引領學生思緒,又要維持團體秩序,絕對是不小的挑戰。我想,楊茂秀老師所提的四項,是理想狀況。一般來說,教師剛操作時,豈能盡如人意,但是這樣的討論給學生不同的論述平台,非常多人給予正面肯定。

 

摘自 李崇建、甘耀明 《閱讀深動力》/寶瓶文化

 

 

Photo:Brandon Morg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