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分男人的自覺

「和你在一起,一點都不開心。」被喜歡的女孩子這麼說,讓我一度跌落谷底。

我在小學高年級的時候,曾經兩手提著裝滿巧克力的紙袋回家,但是升上中學之後,就與巧克力絕緣了。不過,我努力在籃球隊奮戰,個子矮、長相也差強人意的我,還是在三年級時交到第一個女友。

我的初戀女友是韻律體操隊的同年級女孩。韻律體操隊總是和籃球隊一起在體育館練習,我對她一見鍾情。她的形象與當時的熱門漫畫《鄰家女孩》中的女主角淺倉南重疊,練習彩帶與體操球的身影看起來相當耀眼。

我不敢向這麼耀眼的她告白,還是請好友代勞。儘管告白過程窩囊,但她還是點頭答應。我知道後高興得要命,整個人都飄飄然的。

於是,我們開始交往。雖然說是交往,但也只不過是在社團活動結束後碰面,一起回家而已(笑)。就算這樣,我還是非常開心。但是,這麼想的只有我而已……僅僅一個禮拜,她就說:「我們分手吧。」我問她原因,她囁嚅著說:「因為,和田村同學在一起,一點都不開心。」

這讓我大受打擊,雖然我很開心,可是她並不這麼想,而我卻不懂她的心情……被甩是一個打擊,但更大的打擊是,從前在班長、兒童會長選舉,或是籃球比賽等場合中,我總是身處在團體的中心,擅長在眾人面前說話、帶動氣氛,但是一旦和女生獨處,光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就耗盡全力,沒有多餘的心力傾聽對方的心情。我很後悔沒有發揮自己擅長的、能夠引出別人優點的談話技巧。

「和你在一起,一點都不開心。」被喜歡的女孩子這麼說,讓我一度跌落谷底。在中學三年級這個多愁善感的年紀,就被迫面對嚴峻的現實,反正我就是長得不高、不帥,連講話都很無聊……

但與此同時,我也心生反抗:「我才不會就這麼認輸!」

那次的失戀,讓我有了「我無法變成一百分」的自覺。就某種意義來說,算是看開了。我覺得,看開的人是最強大的。

 

這時我開始思考:「那麼,我是幾分的男人呢?」

不要說一百分了,無論外表、體格、學力、家世,從任何一點來看,都連一半的五十分也不到,我頂多只有三十五分而已。
認清這點之後,我把自己定位為「三十五分男人」,並且把目標鎖定在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與態度,才能把分數提高,即使只是再多五分也好。
因為自己什麼也沒有,能利用的,就只社交術。我只能找出適合自己的社交術,一點一點的強化自己。
就這樣,我開始從「加分」來思考。

 

挨罵也有技巧!贏得對方信任的社交術

我有了三十五分男人的自覺之後,首先覺得,我應該在自己做得到的事情上努力,所以更積極投入自己喜歡的籃球。我要把像魔鬼一樣恐怖,生氣時甚至會動手揍人的藤井老師當成練習對象,磨練自己的社交術。

就這樣,「得到老師的認可」成為我的目標。

藤井老師常常怒吼,在允許體罰的年代,我們也常常挨揍(笑)。
老師生氣起來非常恐怖,打人也很痛,所以我當然希望能夠想辦法減少他生氣的次數。

但是,該採取什麼手段才能讓老師不生氣呢?
我想到的社交術就是,被老師叫去之後,應該要盡快讓老師知道「我了解老師為什麼生氣」、「我有在反省」,盡早讓老師原諒我(笑)。

如果被老師叫去,還一副「什麼事啊?」這種看似沒有自覺的態度,老師的怒氣會倍增,或許拳頭還會揮過來。
所以我認為,向老師展現「對自己不足的部分有所自覺」的態度很重要。不過,展現這樣的態度,時機是重點。

首先,被老師叫到名字時,要立刻大聲回應:「是!」看著在遠處的老師,用力點頭,用眼神向老師傳達:「我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叫到。」然後小跑步到老師面前站好。

這時候什麼話也不能說。老師會指出我的缺點,問我:「你懂不懂啊?」這時候只要小聲的說:「對不起。」並且把老師的指責好好聽完。
我曾經在這個部分失敗過一次。那次我沒有等老師說完,就插嘴說:「我知道了!」結果老師更生氣:「我什麼都還沒說!你知道什麼!」那次之後,我就了解到:「原來如此,首先必須把老師的話聽到最後。」

被罵了幾次之後,我就發現,回應的時機也要注意。
等老師從頭到尾指責完我的缺點之後,接下來才輪到我小聲回應:「我知道了。」展現出我有在反省的態度。這時候最忌諱裝傻,或是對老師指責的缺點表現出「你在說什麼?」的反抗態度。
如果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反抗也是必要的。但我的目的是找出盡可能減少被打罵的社交術,所以我不會反抗,也不會用疑問句回應。

重點在於,不要被動的忍耐打罵,而要用自己的頭腦思考,想想該怎麼做才能「有技巧」的接受打罵。

這麼做的結果是,不久之後,老師開始注意到我了。多半是因為我不反抗,乖乖挨罵,所以老師覺得:「田村有把我對大家的要求聽進去。」嚴厲的藤井老師甚至還稱讚我:「由田村來帶大家練習,效率也變得更好了呢!」

像這樣見機行事、巧妙挨罵,說起來容易,卻不是那麼簡單就能立刻做到。我要隨時觀察社團練習的狀況,以及老師對練習的意見和當下的氣氛。
像這樣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某一天,這一切就像鬆開的線頭一樣,一抽就理出脈絡。從這一刻開始,我就能夠預測:「嗯,今天應該會照這樣的流程進行。」或是「啊,老師生氣了,就讓他教訓一下好了。」
並且有餘力思考當下的情況該如何應對。

出了社會之後,我也曾多次與可怕的人一起共事,但我不會氣他們只懂得咆嘯。我會仔細觀察,俯瞰整體狀況,傾聽他們說話,找出他們生氣的原因。當下我也會開始思考自己該怎麼應對比較好。

當我這麼做之後,原本可怕的人就會在不知不覺間對我產生信任感:「會這樣聽我說話、了解我的人,就只有你了。」
雖然有些時候也不會那麼順利(笑),但什麼都不做的話,就只能忍耐,那會很痛苦。只要付出一些努力,事情就有可能改善,為什麼不試試看呢?

 

摘自 田村淳《田村淳教你如何受歡迎:日本綜藝天王寫給為人際關係而煩惱的你》/時報出版

 

 

Photo:Ryo FUKAsaw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