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父母,夠好就好了!

父母要成為能夠協助嬰兒發展的「夠好的」促進成長者,關鍵就是要讓嬰兒失望。

夠好就好

許多讀者都知道,英國精神分析師唐諾.溫尼考特創造了「夠好就好的母親」(the good-enough mother)這個詞彙(現在人們比較喜歡用「夠好就好的父母」(the good-enough parent)。

溫尼考特說的是,一開始,父母會全力滿足嬰兒全能的幻想(omnipotent fantasies)與期待;但是一陣子後,他們彼此會了解,所謂「完美配合」不管在心理上或行為上,對雙方而言都是行不通的。接下來,父母會帶給嬰兒逐漸氣餒或失望的感覺,至少在西方的家庭是如此。就這樣,嬰兒於是小心翼翼地漸漸認識了現實的生活;在現實生活那裡,不再能夠期待本能的需求是會一直持續獲得全能的掌控、奇幻式或高度愉悅的滿足。

其中,還包括了一個難以承受的現實:這世界的任何一切都不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父親或母親,如何從試圖滿足全能幻想的完美父母,慢慢變成「夠好就好」的父母?

父母要成為能夠協助嬰兒發展的夠好的促進成長者(good enough facilitator),關鍵就是要讓嬰兒失望。

在「夠好就好」的核心,有著某一種挫敗。借由「夠好就好」這樣的特有概念,我要開始小心地離開發展心理學的世界,離開有血有肉的家庭生活,看看這個概念是否適用於一般政治,特別是探討領導力。我們不只是討論教養的藝術時會這樣,在討論政治時也是如此,就是我們往往會陷入一方面理想化而另一方面又加以詆毀,不論是父母或領袖。

請注意,這並非暗示領袖等同於父母;而是說,如果我們想避免過度理想化或妖魔化領袖,那麼,成為夠好就好的父母所需要的特質與歷程,也十分適用於夠好就好的領導(good-enough leadership)。問題在於,現今社會一方面極端理想化領袖,可以不加思索地就全然接受跋扈專橫的法西斯領導者;但另一方面卻又極端妖魔化領導者,所有的人都不再信任任何有權威的人。

在這兩者之間,我們是否有可能尋找到一條可行之路?
溫尼考特所強調的,要儘可能地遠離美化與貶抑,要以漸進而可行的方式引進現實的殘酷,然後讓孩子因此逐漸積極、自主且自力更生,這些都是所謂父母的失敗所帶來的好處。溫尼考特強調的這一議題,和西方許多國家的政治狀況,是十分貼切的。失敗,及其伴隨而來的沮喪和失望,是無法避免的。然而,我們的政治語彙似乎不足以闡明這一切。因此,借助「夠好就好」的概念來處理對政治的失望,是十分具有啟發性的,因為在失望以後一方面不致於想要依賴專制領導,另一方面也不致於因為惱怒和厭惡而逃避政治。

如果我們是以完美做為目標,便注定要陷入絕望與抑鬱;我們會產生無力感,因而無法行動。然而如果只看到每件事物的醜陋面,我們則會脫離政治,結果讓別人(領袖)去處理了這些事情;我們於是變得麻木,而再次地,失去了主導的感受(sense of agency)。

 

摘自 安德魯.沙繆斯《診療椅上的政治》/心靈工坊

 

Photo:Toshimasa Ishibash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