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妳受傷的,並不是妳的孩子

她在某段童年經驗中受傷了,傷得很深,而她一直忽略了那個傷口,女兒其實是來幫助她看見並療癒那個傷口的。想到這裡,她對女兒充滿感恩。

夜深了,正要就寢,手機忽然響起,是一個老朋友打來的,她語帶憤怒,開始抱怨這晚發生在她家的衝突。

我只是靜靜聆聽,沒有任何建議,也不附和,不跟著她一起罵她的家人。坦白說,她說的每句話我都不贊成,但我知道她的內在有許多憤怒、委屈、難過和受傷,我雖不贊成她的言行,但我能理解她有這些情緒。有情緒從來都不是問題,不允許自己和別人有情緒,才是嚴重的問題。

抱怨了十分鐘後,她停了下來。我並沒有接話,寂靜便在我們之間無聲流淌著。對有些人而言,靜默會帶來尷尬、焦慮和不安,但靜默從來都不是問題,反而常是問題的解答。

「你有什麼看法?」她打破了靜默。

「我目前沒有看法。」我知道她還在情緒裡,就算我有任何看法,都不會對她有幫助。

朋友在手機那端沈默了一會兒後,展開第二回合的抱怨。雖然還是抱怨,但我已能明顯感覺到,她沒那麼多情緒了。我仍然只是靜靜聆聽,沒有任何建議,也不附和,直到她再度停了下來。

寂靜,又在我們之間無聲流淌了片刻。

「妳想聽聽我的看法嗎?」這次,是我打破了靜默。

「嗯。」

「我知道妳很生氣,也很委屈。」我停頓了幾秒鐘。「但是,我並不贊成妳對妳女兒說的那些話。」

「連你也要一起來指責我嗎?」

「妳有從我的口氣中,聽到指責嗎?」

她沈默了。

停頓了一會兒,我開始緩慢說著我的看法,她也不時加入討論。她不再抱怨了,反而積極思考如何與女兒和解。我們花了一點時間,練習她與女兒隔日的對話。

她的內在平靜下來了,只是對女兒覺得愧疚。我邀請她看見自己這幾年來的努力與成長,那很不容易呀。而在她的帶動下,女兒也不斷成長,因此女兒才會常以「妳又來了」這句話,回應媽媽每次的情緒反應。「妳又來了」既意味著無奈,也意味著女兒並沒有將媽媽的情緒性話語當真。

「因此,妳也不需要跟女兒保證:『我下次不會再這樣了。』否則,她心裡恐怕又想著:『妳又來了』。」

朋友聽了,在手機的彼端大笑。

我也邀請朋友覺察:她常在特定情境裡被女兒的言行激怒,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她於成長過程中,在類似的情境裡受過傷嗎?如果是,應該去找出那個受傷,與那個傷口同在,那麼,傷口便會慢慢痊癒,她就不容易再被女兒激怒了。

朋友學過薩提爾模式,也讀過托勒,她的覺知能力很強,很快便覺察到:她在某段童年經驗中受傷了,傷得很深,而她一直忽略了那個傷口,女兒其實是來幫助她看見並療癒那個傷口的。想到這裡,她對女兒充滿感恩。

這是個不平靜的夜晚。但在即將進入午夜之時,一切又恢復平靜了。雖然花了一點時間與朋友談話,但我並未覺得被干擾,講完電話,很快入睡。

Photo: Brooke Cagl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