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吧,台灣的爸爸媽媽們!我知道你們都辛苦過!

我聽過太多例子,即便孩子對升大學沒有興趣,想先就業再逐步探索未來志向,爸媽仍一面倒地反對,甚至對孩子千拜託萬拜託,要他們花多少學費都在所不惜。就算家中經濟有困難,還是要把錢籌出來,無論如何就是要孩子先撐完四年大學再說。好像只要拿到那張文憑,一切就萬事太平了。

網路論壇上,有位裝潢業者發文感嘆現在的泥水工好難請!前陣子,他承接一個案子,找來三個按件計酬的泥水工人,「但這三個人,開價可不便宜!短短一個星期內,就從我身上賺走三十萬元!」如果是更稀有的泥水工,像貼大理石的工人,費用可更驚人,該業者表示,「我就曾看過有老闆,是直接帶一整個皮箱,裡面裝了快百萬的現金到工地去,做完當天直接發現金啊!」

不只泥水工,現在各種工都缺。做裝潢的鐵工現在行情是日薪兩千七百元,好的木工日薪甚至高達四千五百元。

為什麼工人的身價會一夕暴漲呢?因為年輕人不肯做,都跑去念大學了。一個國內知名的裝潢團隊,裝潢工人約有七十人,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六十到七十歲的技工,四十五歲以下的工人,竟然只有兩個。

上一代的爸爸媽媽,因為自己當年是苦過來的,心中難免羨慕所謂「白領階級」的社經地位。而台灣社會長期對技職黑手的鄙視、對學歷的過度吹捧,更使得家長們捨不得自己的孩子將來從事粗工,寄望孩子未來可以「出人頭地」,坐辦公室吹冷氣,當個白領人士。

 

但是,要「出人頭地」,難道只有念大學這條路?

我聽過太多例子,即便孩子對升大學沒有興趣,想先就業再逐步探索未來志向,爸媽仍一面倒地反對,甚至對孩子千拜託萬拜託,要他們花多少學費都在所不惜。就算家中經濟有困難,還是要把錢籌出來,無論如何就是要孩子先撐完四年大學再說。好像只要拿到那張文憑,一切就萬事太平了。

結果,空有一張貶值大學文憑、學不到一技之長的畢業生,企業不收,創業也不成。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不但耽誤了孩子的青春,可能還害了他的一生。其實,孩子們比你想的更獨立、更優秀!

 

自主選擇,追尋真正美好

我們是否該試著讓十八歲的青年自主思考求學的目的?或者,仍一心希望他們能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賺到好多錢?如果所謂的「好」,指的只是「賺到好多錢」,那麼含著金湯匙出生、家裡擁有大量土地房產的人,肯定是 「最好的人」。但事實上,金錢並不是萬能,也不該是萬能。生命中一定有比金錢更美好的事物,等待你我去發掘。

 

十八歲的你,應該可以為自己做決定了

雖然已是老調重彈,我還是要再三強調:年輕就是本錢,時間站在你們這一邊!不需要急著升學,多思考、多想像。一味聽從長輩的指示,勉強自己借學貸打工度日,最後換得一紙不受期待的文憑,我不認為你會滿意這樣的人生

那些想先就業,或只想離開家鄉到處走走看看的人們,只要是出於自主抉擇,都令我非常佩服。二十世紀最受人景仰的革命家切.格瓦拉,出生於阿根廷一個家境優渥的家庭。一九五一年,二十三歲的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醫學系畢業前夕,與好友阿貝托一同騎著摩托車,進行一趟環繞南美洲、全程一萬兩千公里的旅行。

從阿根廷到智利,他親眼目睹礦場勞工的生活現況。在祕魯,他探訪了馬丘比丘遺跡,深切理解當地的殖民歷史,並在痲瘋病療養院工作。他們還乘著竹筏,自亞馬遜河順流而下,經過哥倫比亞,一路來到委內瑞拉。與朋友分開後,格瓦拉又一路北上到美國邁阿密後才踏上歸途。

這趟歷時八個月的旅程,讓格瓦拉深深了解南美洲當時貧困的處境,他以札記方式寫下自己的觀察與感想,日後成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格瓦拉是這麼說的:
「當我東奔西走,在南美大陸四處旅行時,在連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的過程中,我已經改變了。」

我並不是要鼓勵革命,而是希望年輕的你能多多冒險,去發掘、去體會,保持對社會的關懷、對弱勢的關心,重燃對美好世界的想望。總有一天,當你回首過往,這些點點滴滴都將成為人生最深刻的記憶。

 

摘自 黃益中《向高牆說不》/寶瓶文化

 

 

Photo: Ben Roset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