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只是情竇初開啊!

與其慌亂於孩子的性教育、性別情慾或深或淺的對談、情緒抒發或情緒勒索的兩辯...…諸多立意良好的言之鑿鑿,不如建立起親子的“對話空間”,確實能陪伴在旁的沈默或傾聽,那才是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有機會見招拆招、迎刃而解的基本條件。

高中時女校來了一位國外學術交流的英文老師,中等身材戴著金框眼鏡舉止斯文,說一口不太流利有點腔調的中文,在女校裡掀起一股不小的炫風。

班上有個成績中等存在感不高的同學,對這位應該不過二十幾歲的男老師反常地毫不掩飾展現好感與癡迷,為了更親近,她主動攬下英文小老師的任務,然後用盡所有學習方式精進英文程度,相較於其他甚至更差了的各科成績,英文一枝獨秀的表現,就是她對男老師示愛的終極明示。

我不知道當時的師長們對她這樣的行為如何處理,但男老師為期一年學術交流時限的前一個月,她幾乎天天以淚洗面嚎啕的瘋狂,當時的我們不太懂,明明隔壁男校的青春狂傲才吸引人的目光,那帶著迷戀打聽老師喜好、「眼裡只有英文老師」的狂熱,

還有「根本不會有結果」的執著,不懂的還是不懂。

就像男老師幫她取了甜美百合英文名時,她笑得燦爛如蜜,久久不能自己,而男老師對我說:「在台灣的日子,永遠不會忘記妳!」時,我笑得尷尬不知道該如何禮貌回應,這是同年齡卻不同的情竇初開與情事懵懂。

然後當我自己成為一個母親,聽還是小學五年級的女兒描述同學間男女互道好感,甚至還被委託「設計情境」當告白的牽線人時,我們很難用自己青春年代的經驗來理解現下被社會環境、被媒體資訊流通快速的驅使而早熟早慧的孩子們,如何面對 #情竇初開 ,那像小魚咬腳般輕微觸電的酥麻初體驗。

也許父母可以善用醫療科技來延緩孩子身體成熟的發育,但是那無法觸及關於情愛的苗芽默默在孩子心底萌發時,如果孩子不說、師長無視,未成年的涉世未深,還在學習獨立展翅搖擺欲飛的單純,只會讓他們往誤以為能信任的方向去依偎或孤獨承受…

 

願意和父母說話的孩子,不會孤單

我只記得自己是個很願意和父母說話的孩子,從有印象開始,在上下學接送時、在餐桌一起用餐時、在與父母共用書房/大書桌空間時,我可能偶爾還是會說些無知的輕狂話語,但很明顯我的父母給了我很大的空間、意願與勇氣,和他們閒話學校家常,一直到上大學離家為止。

當我轉述那位英文男老師讓我覺得尷尬的對話、當我表達對於女同學迷戀男老師的無法理解時,父母就有機會回話那些關於發乎情止乎禮的討論,這就是我想說的「陪伴」。

與其慌亂於孩子的性教育、性別情慾或深或淺的對談、情緒抒發或情緒勒索的兩辯...…諸多立意良好的言之鑿鑿,不如建立起親子的“對話空間”,確實能陪伴在旁的沈默或傾聽,那才是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有機會見招拆招、迎刃而解的基本條件。

不必惶惶於未成年孩子的情竇初開,因為如果在家庭生活中,孩子已經習慣於被愛的強壯與給愛的付出,親情與愛情間的「情與愛」其實沒有那麼兩極,只有缺乏,才會不擇手段、不顧一切去取得滿足。

當被親情愛得夠,就不需要對外去尋求被愛,而當在親情裡能理解什麼是愛的付出,而且被互待以尊重,那麼當孩子在遇到不合乎情理的困惑時,會第一時間回到家庭來尋求討論與解答,這正是家庭的真正功能與父母能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

其實,那也是父母給自己最好的禮物,為人父母都懂,那是怎樣令人感謝的珍貴。

Photo:Mikael Kristens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