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去外在層層認同,重新認識真我 自我瓦解後重生, 宋沁靠自學翻轉生命

高中女孩通常正是愛美、喜歡蒐集可愛小東西的時候,但宋沁除了要上課、還要打工、照顧車禍受傷的外婆,面臨現實的生存問題,她只能選擇先休學,也因為人生的巨變,她認為學習不應該只是應付考試,進而開始自學、並找回自我。


高中女孩通常正是愛美、喜歡蒐集可愛小東西的時候,但宋沁除了要上課、還要打工、照顧車禍受傷的外婆,面臨現實的生存問題,她只能選擇先休學,也因為人生的巨變,她認為學習不應該只是應付考試,進而開始自學、並找回自我。

 

驅車來到離三峽鬧區約15分鐘的郊外,10多位從國小到國中,年齡不一的孩子,有的在農園裡種植著蔬菜,有的在貨櫃屋教室外跑著笑著,還有的拿著網子在山坡邊的小溝裡抓魚。這裡,是自學團體「原來學苑」的教育基地。

大老遠看到學苑的發起人宋沁,所有的孩子就奔跑著圍上來,拉著她的手要帶她去看看田裡的毛蟲、溝裡的小魚。


從寫計劃書、籌備、行政、行銷、招生,到正式營運管理,一手包辦「原來學苑」創立的宋沁,今年22歲;由於母親早逝,外婆在她高一時發生車禍,為了照顧行動不便的外婆,宋沁從高二開始在家自學,並已累積了4年工作經驗。


今年宋沁剛被清華大學特殊選才拾穗計畫錄取,9月即將入學。重返體制內的大學校園當大一新鮮人,她想追求的是什麼?


具備明確的學習目的

「我不是為了文憑念大學,而是想學教育心理方面的專業。」宋沁以淡然而堅定的口吻表示。兩年前,宋沁便得知清大將首度進行拾穗計畫,並開放名額給自學生,但是她卻遲至今年才申請,因為剛好清大跟新竹教育大學合併,有了她想念的「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系」。


「我已經問過課程內容了,而我還有經濟上的考量,所以念大學心臟要滿強的,四年的時間絕對不能浪費!」宋沁說,她已有能力就業養活自己了,無需為了學歷、文憑走回老路,所以寧願花兩年的時間釐清念大學的必要性,確定自己念大學的心態正確,大學裡也有自己想學的專業,才提出申請。


宋沁認為自己很會做事,但對教育方面的基礎知識,如課程設計、教學原理所知有限,需要補足,才能落實更多自己想做的事,實現初衷。


外婆車禍的意外,改變了她的求學軌道、人生方向,卻也讓她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圖書館成為她的老師和同學

母親早逝、和外婆阿姨同住,曾經,宋沁是個典型名列前茅的好學生,文靜又認真,盡本分努力讀書考試,希望有天可以翻轉家境。


即便分數可以考上台中第一、第二志願沒問題,她仍就近選擇豐原高中,成為免試入學第一屆的學生,也是考量離家近,可以陪外婆,不需要通車。高一時,外婆出了車禍,宋沁放學後更必須和阿姨輪流照顧外婆,還要打工,整個人瘦到38公斤,她才意識到,面對著現實的生存課題,實在沒法兼顧那麼多事情,不得不休學。


剝去層層的外在認同後,所剩的是無止盡茫然的自我對話,以及摸不著自我樣貌的深淵。當時倍感沮喪、甚至失眠的宋沁,有空就躲進圖書館裡,靠著閱讀「轉念」,找到了全新的契機。圖書館,成為了宋沁的新學校。


「心理學家卡爾榮格說,『唯有往內在探尋,你的視野才會變得清澈,向外看的人在夢中,往內看的人可以醒覺。』圖書館成了我的學校,裡面的每一本書,成了我的老師和同學,陪伴我尋找答案、反思生命,那也是我第一次品嘗到享受學習的感覺!」宋沁發現,閱讀、學習,是出自於我對於知識以及探索的渴望和好奇心,而不再是因為害怕明天考不好,純粹的求知慾帶她找回了學習的熱忱。


「重點不是你發生了什麼,而是你對境遇的解讀,才是重點。」宋沁認為,幫助她最大的,是心理學方面的書,引導她認識自己、看待自己的情緒,透過閱讀轉換思惟,從低潮走出來。


學習,不應只是為了滿足考試

她開始享受學習,並找到自主學習的相關法規;除了國英數,她選擇了高職有開課的商業管理群科,以利就業。後來,因緣際會在家教學生家長的介紹下,宋沁來到台北市的樹心學堂補習班,擔任行政,包辦記帳、會計、行銷,從做中學,閒暇時也到台大上會計系的開放課程。


來到自學資源豐富的台北,宋沁結識了自學團體的成員,並舉辦一系列「青年覺醒」的講座活動,開辦線上雜誌。她也曾短暫到西藏從事國際志工,後來被介紹到台大AIESEC,負責推廣及辦理國際志工的業務。

 

一路都得從做中學,使得學習本身,已經不是為了滿足考試而存在。「我學習的動機和目的很強烈,都是要馬上可以用的。這東西要怎麼用?學這個的意義是什麼?」宋沁總是不斷問自己。


透過閱讀、主動加入社團、接觸志工團體、融入職場,宋沁開始獨立思考、認識自己;以前很安靜,到現在能侃侃而談,真實的表達自己,就是源自於對真我的認識與接納。


自學的歷程,讓宋沁未來想考取教育心理師執照,投入教育現場,帶來變革。她想幫助弱勢學生,而所謂弱勢,不一定是經濟弱勢,還包括不適應體制的孩子。


「就像清大拾穗計畫,打開我們對教育的想像,唯有透過適性教育的可能,去探索自己的天賦,每個人才能真正成為他自己。」宋沁深信,大學生不應該只有一個樣子,有特殊專才的、有特殊經歷的學生都應該被接納,這才是教育的意義。未來,她會如何以所學翻轉教育現場?讓我們拭目以待。

 

靠自學找回自己

「以前念書是怕明天考不好,擔心考不到前五名,學習是以恐懼為動機。從小到大都在追求老師、同儕、成績的認同,一直在成為別人的期待。」宋沁提到。體制內的學習,知識是單向輸入的,學生重複著記起來,然後輸出在考卷上的迴圈,就像是台人體印表機。

「休學很像你被遺落在某個邊緣,」脫離了主要生活軌道,宋沁忙於照顧外婆起居和兼家教打工,那段時間很低潮,不太願意去外面跟別人接觸,對同學的關心也是封閉的,潛意識中和老師同學都斷了連繫。


「當追求外在認同不再是生活重心之後,我感覺到自我瓦解。我突然意識到,從小到大,我一直在努力成為『別人期待中的我』,然而對於『真實的自己』我卻一無所知。因為我看得懂考卷,卻看不懂自己!當這些標籤都撕下後,我的價值何在?」宋沁回想。


「就像『原來學苑』的名字,就是希望孩子可以找回自己原來的樣子,每個孩子來到世界上都有他的價值,要記得自己原來的本質。」宋沁深刻體會到,她也是高二休學,開始自學之後,才探觸到真實的自己,「那是一種自我瓦解,再重新還原的過程!」

 

關於宋沁
身                 分:清華大學特殊選才拾穗計畫錄取,九月即將入學,將就讀教育心理方面的專業
特殊選才事蹟:今年22歲,從高二開始在家自學,已累積了4年工作經驗,多在教育和公益的場域,從家教、補習班、AIESEC國際志工業務,到創立「原來學苑」自學團體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