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心.豆腐心

去年,在日本的福音館出版公司看到這本「豆腐」繪本,我毫不猶豫的買下版權,因為,這是我小時候的回憶。小時候是聞著黃豆香、看著爸爸做手工豆腐長大的,所以,一看到「豆腐」繪本,所有曾經的兒時記憶都回來了。對於這本書也就有了特別的情感。柔軟又溫馨。

荳芽、蝴蝶小學的時候,我為了不讓她們上安親班,有幾年的時間,我都是早早七點多就上班,下午回家陪她們。就這樣,幾年也就過去了。

如今,她們長大了,離家念書,我不再需要為她們天天張羅了。她們已經可以為自己的將來努力。

我現在成了高鐵的常客,時常在台北高雄間往返。一、二個星期回娘家住一兩天,陪爸爸媽媽,以當初我陪荳芽蝴蝶不上安親班的心情陪伴爸媽。
陪伴孩子長大,是快樂的,因為看著她們一天天成長,充滿希望。即使知道有一天她們會離開我身邊,那樣的離開,也滿是喜悅的祝福。

陪伴父母年老,就有些感傷了。我時常看著爸爸的背影,沒來由的就會想掉眼淚,可能是想起他曾經那樣強壯的走在我前頭,指引我度過那些年輕荒唐的歲月而愧疚,也可能是看著他一日年邁一日的身影而不捨難過。

這樣陪伴的日子還有多久呢?我想著,就忍不住想哭了。但,我還是想一直一直回來陪他們,感傷中快樂著。

我們總是談怎麼教養孩子、陪伴孩子。是不是也該想想怎麼陪伴年老的父母度過老年生活呢?

每一次我從高雄回台北時,時常會帶著爸爸媽媽的衣服,趁空到行天宮拜拜、為他們祈福,也把他們的衣服給收驚婆婆收一收,下次回高雄時再帶回去讓他們穿著,保平安。
恩主公帶給我極大的心靈安慰,因為恩主公也是我爸媽的精神信仰。爸爸媽媽相信的,我就相信。
我爸媽沒有信用卡、不用手機,也不懂電腦網路。他們閒暇時候,種菜、泡茶。他們的世界很單純。

這一次我回家時,為爸爸帶了一本書。

 

感謝爸媽的辛勞,更讓孩子懂得知恩感恩

去年,在日本的福音館出版公司看到這本「豆腐」繪本,我毫不猶豫的買下版權,因為,這是我小時候的回憶。
我時常跟荳芽蝴蝶講起我的小時候。「媽媽小時候沒有妳們現在住的大房子,阿公阿嬤帶著我和阿姨、舅舅住在一個租來的小房子,阿公做豆腐,養大我們三個小孩.......」

是啦!因爲我小時候是聞著黃豆香、看著爸爸做手工豆腐長大的,所以,一看到「豆腐」繪本,所有曾經的兒時記憶都回來了。對於這本書也就有了特別的情感。
當我拿出「豆腐」時,爸爸一看封面就笑了。

這是一本講述豆腐製作過程的繪本,小孩每天來買豆腐,有一天豆腐店伯伯邀請小孩一早來店裡參觀豆腐的製作過程。
爸爸唸著小孩提出的疑問:「這麼硬的豆子,真的可以變成軟軟的豆腐嗎?」笑得很開心。也許,我小的時候也問過這樣的問題。

做豆腐,本來就不是很普遍的工作;做手工豆腐,更稀有。以前是,現在更是如此。這是個製程繁瑣、獲利不高,需要耐心、熱情的工作(寫到這裡,我才發現我的出版工作也具備這些特質。我和爸爸做了類似的工作選擇。)向現代的孩子展示這樣的工作、這樣的製程,我想的是希望孩子們可以理解,眼前看似再簡單的事物,原來背後都蘊藏著繁複辛勞的過程。

豆腐,從黃豆開始,浸泡、磨碎、蒸煮、攪拌、凝固⋯⋯,辛勞,還得耐心等待。爸爸手中的豆腐是這樣一點一滴付出做成的;被他辛苦扶養的我,也不是一天就變成如今的我。

當我表現得不符世俗的期待時,阿爸沒有放棄我,他就是相信總有一天我會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生。我的公司草創時,做不好,阿爸還是支持我。漸漸的,我獲得了很多認同,爸爸也沒有要求我回報,我要幫他買東西時,他總是說他夠用。

現在,我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常常回來陪爸媽。我把我做的書帶回來,讓爸爸讀。
我知道他一直以我為榮,我帶我做的「豆腐」書回來,是想讓爸爸知道:我也以作為他的女兒,感到驕傲且幸運。

Photo:Danielle MacInnes, CC Licensed.

文內照片提供:謝淑美

數位編輯:吳佩珊、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