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面對的是父母,你也不該放棄自己人生的掌控權

有的人無論是在家裡、在公司或者是在交際中,總是會成為那一個被漠視的人,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去迎合別人,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所以他們吸引到的大都是一些支配欲很強的人,最終導致自己無法正常發揮才能,很難獲得被重視的機會,只能在角落中默默無聞。

文/周維麗

老實人總是成為被安排的角色,難以成為主角?

有的人無論是在家裡、在公司或者是在交際中,總是會成為那一個被漠視的人,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去迎合別人,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所以他們吸引到的大都是一些支配欲很強的人,最終導致自己無法正常發揮才能,很難獲得被重視的機會,只能在角落中默默無聞。

皮特有一個強勢的媽媽。她是一個喜歡掌控一切的人,不管是在家,還是在公司,都要處於主導性的地位。特別是在家,自己的老公和孩子必須要按照她的意願來生活、做事。所以皮特的父母經常為了一些小事爭吵不斷,甚至大打出手。

有一次,因為媽媽跟爸爸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憤怒離開家門的爸爸出車禍離開了他們。這是皮特無法走出的人生陰影。雖然後來媽媽又改嫁了,但是她對於家人的掌控依舊沒有任何改變,而且愈演愈烈。

 

看似順遂的人生,卻不是自己要的

皮特從小學開始就不想再去上學了,他感覺一切都在媽媽的安排之內,就像在舞臺上演戲,連臺詞都是別人給他寫的。他想輟學,但是他的母親強迫他去學校,而他只有服從。後來,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一所很好的中學,但是他的母親還是不滿意,最終想盡辦法將他送進了一所更好的私人中學,還給他安排了幾個學習成績很棒的學生做朋友。

但是,皮特認為這所中學的生活枯燥乏味,完全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在那裡找不到自己的朋友,也找不到自己的生活重心。所以,他只能一味地埋頭學習,一味地聽從老師的安排,結果就變得越來越孤僻了。

皮特回憶說:「其實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也很痛恨這樣的生活。我那時每天想的,就是自己能夠為自己做一次主,但是我又沒有能力反抗自己的母親。這是我的人生悲劇,造就了我現在失敗的狀態,因此我對強勢的人生極其渴望,並且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學習這樣的方法!」

中學畢業後皮特考上了大學,但學的並不是他喜歡的專業,而是他的媽媽要他去學習的專業,導致皮特的大學生涯如同坐牢一樣。所以他在大學生活得十分頹廢,完全體驗不到讀書、交友的快樂。他經常蹺課,連關係最好的同學也經常忘記他的名字。就這樣,他在大學混完了四年,背著行李走了出來。

被操控的噩夢並沒有結束,又是在媽媽的安排下,去做了一份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以至於他現在變得只知道埋頭工作,什麼都不想過問,對薪水的多少也毫不關心,反正錢不夠花時,只需張嘴跟母親要就可以了。他對於生活失去了應有的激情,對人失去了應有的熱情,整個人也開始變得麻木不仁了。

 

不反抗,對方的掌控慾就越強

皮特本身應該是一個比較叛逆的人,他的潛意識中從不喜歡自己的生活被別人控制著。他最渴望的就是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但是不管他有多麼渴望,就是無法自己行動起來。他想自己出去一個人闖蕩,因為他不喜歡母親給他安排的安穩的生活。雖然他的媽媽是家庭生活中的強勢主角,給他安排的這一切讓很多人羡慕,但是他真正想要的就是能夠真正地由自己做主,哪怕只是幾天的時間。問題在於他何時採取堅決的行動。

所以我對皮特說:「我知道你很羡慕那些可以到處遊走的人,只是因為你的母親不喜歡你跟這些人來往,希望你做一個中規中矩的聽話的孩子,但你為什麼不用實際行動讓她改變主意呢?你越是不反抗,母親操縱和支配你的欲望就越強。」

 

對自己說,我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

問題來了—你是不是總是遇到支配欲很強的人,然後你總是順著他們?

不是我們遇到的每個人都有很強的支配欲,很多時候是你自己的迎合,誘發了對方的支配欲。就像皮特那樣,他小時候可能還沒有能力反抗母親,也沒有這個意識,但是長大之後,他已經具備了為自己做主的能力。但他卻自己放棄了這個權利,溫順地把決定權交給了母親。從他把權利交出去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生活在被人掌控的籠子裡。

如果你很不幸也是這樣的人的話,你沒有必要害怕,我應該恭喜你。因為你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看到了問題,我們才能學習如何去克服它。

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每天早上能抽出5分鐘到10分鐘給自己。面對鏡子,給自己一個真誠的微笑,然後告訴你自己:「我是一個有能力為自己做主的人,我現在不需要再被別人掌控了!」你要在腦海裡想像著那個總是想要掌控、支配你的人,然後看著自己的眼睛,用很堅定的口吻跟自己說:某某說的也不是全對的。而這樣的練習不可能一次就能成功的,需要每天不斷地強化你自己,等把這些話都融入自己的潛意識,那麼你也就成功了。

摘自 周維麗《再老實下去,老天也救不了你》/好的文化


Photo:Alessio Li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