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脆弱與堅強

父親不再權威,現在的生活早已不是以前技藝傳承的年代,許多新事物根本不在老爸的知識範圍內。子女在知識上可以很輕易就比老爸強,但子女要的不是一個很強的老爸,而是一個可以依賴與信任的老爸,老爸能給的,是札札實實的生命課程。
  • 南琦
  • 2017-02-07
  • 瀏覽數3,316

身為現代的老爸可真辛苦,過去傳統剛強的角色如今已過時,老一輩的權威已不管用,新時代又還沒有足夠的典範可參考,屬於父親新的自我認同該是什麼?

最近剛好碰到幾個跟老爸交惡的個案,當事人一提到自己的父親,無不恨得牙癢癢的,並非看不見父親的辛苦付出,只是伴隨著殺傷力更強的情緒傷害。

一個女兒說,有一天接到多年未連絡的父親電話,說好久不見怎可以忘了老爸,應該出來吃飯聊聊,結果一見面,父親習慣向她倒情緒垃圾的毛病不改(這也是她不想和父親連絡的原因),從婚姻不幸福到工作挫折,到這個時代如何對不起自己,滔滔不絕,忘了應該「關心」一下女兒近況。

好不容易他終於提到,最近看醫生看得如何,她回答,我已經在做心理治療了。喔,好吧,於是自己又滔滔不絕的往下講。

「也許他覺得反正我可以找心理師講,就可以不用聽我說了」,女兒無奈的回答。

吃完了這頓飯,肯定下次要和老爸吃飯會隔更久。

另一個兒子則告訴我,他無法與父親對話,父親對於子女該念什麼科系,該做什麼工作,甚至一個人該有怎樣的政治理念,有一套不可動搖的標準,他花了許多時間與之抗衡,說服、解釋沒用,只好反抗,過程十分辛苦。他告訴我,「我爸不開口時很可憐,開口後又很可惡」。

父親不再權威,現在的生活早已不是以前技藝傳承的年代,許多新事物根本不在老爸的知識範圍內。子女在知識上可以很輕易就比老爸強,但子女要的不是一個很強的老爸,而是一個可以依賴與信任的老爸,老爸能給的,是札札實實的生命課程。

坦誠的和孩子分享你的生命。就算是失敗,不光采的過去,難道不能成為另一種教導範本?你的脆弱,難道不能讓孩子堅強?

暴走爸是我的晤談個案,年輕時開了一家公司當老闆,後來經營不善又負債,只好去工地當工頭,大約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醫。想當然,他無法適應自己不再意氣風發,老婆跑了,留下兩個不知道怎麼相處的女兒,他搬回家與爸媽住,爸媽嫌他工作不穩定連自己都養不活,他的自卑感又加深了與自己爸媽的衝突,所以經常暴走,有時在治療室談著談著就咬牙切齒:「他們瞧不起我,我真的很恨…。」

由於暴走爸的怨氣很重,談了好幾次都是抱怨家人,自己身陷在那個情緒中無法自拔,我感受到留不住這個案,因為他還沒想要改變,果然下一次的晤談他就不來了。

過了一年,我收到醫生轉介心理晤談的名單上又是他,心裡有點不安,他的怨氣形象還留在我的腦海裡,我很擔心過了一年,他的怨念累積像滾雪球,並進階成地縛靈。

沒想到我看到的他居然還蠻神清氣爽的,還能對著我笑,真是太意外,雖然依舊操勞滄桑,但不再那麼自怨自艾了,這其中一定很有些故事。

原來是他的雙親紛紛住院生病,他感受到父母已經年邁,沒什麼比生命將盡更能讓人反省,他開始心疼父母,攻擊的火力大減,那份柔軟轉化成對家人付出的動能,他不再碎念女兒,開始發現身為父親的不足,想到自己從不曾為女兒下廚。即使廚藝拙拙只能煮出康寶濃湯加水餃之類的東西,但青春期女兒們意外的都很捧場,他的改變換來女兒貼心的回饋。

「有一次天氣很熱,我和女兒經過飲料店,她有在打工,看得出我沒錢,就很貼心的說,爸,我請你。連一杯珍奶都要女兒請,怎有我這麼沒用的老爸,唉…..」

雖然他還是沒什麼錢,每日辛勤工作回家還得煮飯,但從以前倨傲敵意的姿態,到現在家人比以前更願意靠近,得到的絕對比失去的多更多。

親愛的老爸,別再逞強別害怕示弱,你的溫柔也會很有力量。

Photo:Raquel Smith,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