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這個長達800 多天的旅程,終於還是走到了終點。雖然即將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但我很懷疑自己能否適應已經急速改變的大環境,所有人事物都將要重新來過。

文│Sio 

我們都是一家人

在我與拉丁哥的生活裡,許多時候不單只有我們兩個人,還有一大群人,就是他的親友們。自從住在一起之後,我的生活也自然地跟他的哥哥嫂嫂、叔叔嬸嬸、表哥表嫂,表妹和她的男朋友,還有許多朋友連結在一起。

夏天的時候,拉丁哥的親友經常來我們家玩。當拉丁嫂們在烤爐前弄串燒,拉丁哥們就在游泳池裡玩水球,然後大家隨著拉丁舞曲的節奏一起扭腰擺臀,赤著腳跳莎莎舞。當拉丁人嘻嘻哈哈地聚在一起,四周彷彿充滿了幸福快樂的能量。我被拉丁哥的大家庭成員包圍著,內心感覺到一股無與倫比的喜悅,煩惱也暫時拋到了九霄雲外。

「今年西班牙的失業率依舊節節高升,停留在25% 左右,有數百萬人失業,貧困家庭也不斷增加。今天我跟攝影小組就來到馬德里附近的一個小鎮訪問 Rodríguez 這一家人。他們原本是四個人組成的溫馨家庭,可惜爸爸 Antonio 因為多次在超市裡偷竊食物而被判入獄……他在獄中還能夠維持溫飽,最慘是媽媽 Ana 帶三歲的小女兒María、六個月大的小兒子 Juan 在飢餓中生活。他們已經兩個多月沒有錢交電費,沒有熱水洗澡,幸好現在是夏天……」我看著電視機裡播報著西班牙經濟恐慌的報導,情況看起來相當不妙!幸好我們住在馬略卡島,它是位於西地中海,加泰隆尼亞巴利阿里群島的最大島嶼,經濟上有穩定發展的旅遊產業支持。

「汪汪汪!」身邊的狗兒歡天喜地地叫著。

「Sai !不要汪了,我在專心看電視呢!」

「汪汪汪!」Sai 繼續興奮地吠個不停,還向著門口搖頭擺尾,原來是想要迎接牠的主人。我一踏出門口,牠就向前狂奔,拉丁哥的車子恰好駛進來。當他打開車門,Sai 迫不及待地跳上去,舔他的臉。

「寶貝,我回來了!」

「親愛的,我跟 Sai 都很想你喔!」

「今天妳跟 Sai 在家裡做了些什麼呢?」

「每天都是一樣啦,不是跟牠在草坪玩,就是一起看電視。親愛的,剛才我在電視上看到西班牙的經濟情況真的很差,許多人沒錢租房子,要流落街頭。對了,你今天工作順利嗎?」

「寶貝,其實……我也失業了……」

「什麼!?」我聽了猶如五雷轟頂。

「不用擔心,我們的生活不會有什麼改變的,未來幾個月還是可以靠失業金維生。現在我們可以有更多時間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今朝有酒今朝醉,這就是天性樂觀的拉丁人的生活態度。拉丁哥似乎覺得天塌下來都不是問題,因此失業後一點也不緊張,仍然如常地享受生活。

每天早上起來,我會鑽進森林裡採集樹上的水果,然後跟拉丁哥一起在陽光底下吃頓豐富的早餐,再回到我們居住的小石屋,他忙著上網找工作,我則在一旁看電視。午飯過後,我會帶著 Sai 到隔壁的農莊跟綿羊打招呼,或是到村裡逛一逛,再回來準備晚餐。

每個星期拉丁哥都會抽一天時間帶著我駕車穿過曲折的山路,沿著濱海大道,來到首府市中心看中醫。之後我們會到超市採買未來一個星期所需要的食品和用品;回程再到歐陸典雅的露天廣場喝咖啡。

幾個月後拉丁哥還是沒有找到工作,開始愁眉苦臉起來。有天他甚至在超市裡收起了我準備要結帳的鮮魚、法國起司、西班牙火腿。

「親愛的,你為什麼走這條路,我們不是應該先喝杯咖啡再回家嗎?」

「寶貝,家裡也有咖啡,回去我弄給妳喝好不好?咖啡豆是我哥哥從哥倫比亞帶回來的!」

「難得出來,我不想這麼快回家啊!」

「妳知道嗎?很多人早就沒有外出喝咖啡的習慣!我的失業金在支付了房租和汽油之後已所剩無幾了!」

「那你可能要想想其他方法找工作了!」

「我已經很努力了,但還沒有收到任何回音!」

「那不如我也試著去找工作吧!」

「可妳的身體還是很虛弱呀!」

「如果是一個星期兩天的兼職工作,我應該可以應付。我也不想天天關在家裡,希望能夠再次接觸社會。」

「寶貝,妳說得對,我們還是喝杯咖啡再回家吧!」

馬略卡島是個被群山包圍的翠綠海島,有超過百個頂級海灘,吸引大量歐洲旅客在暑假期間前來度假,所以海灘附近的度假村、餐廳、酒吧的勞動需求也很大。雖然我的西班牙語說得還不是很好,但我會說英語、法語和中國語,心想應該不難找工作吧!

誰知到了暑假,這裡有大量歐洲學生前來打工,而且他們多半能夠流利地說出五、六種語言;相較之下,我也失去了競爭力。更何況,我也沒辦法獨自去上班,這個島實在很大,每個地方又相隔遙遠,如果沒有交通工具,寸步難行。

我們居住的 Valldemossa 是位於山上的中世紀小村莊,有不少遠古遺跡,而且家家戶戶的石屋門前都種了許多可愛的小盆栽,這股與世無爭的恬靜,吸引不少旅客前來,因此村內也有幾家餐廳、酒店、咖啡館招待他們。

有天我在一家精品酒店門前聽到經理說想要請人,立刻上前自我推薦,結果成功地獲得了在酒店工作的機會!

上班第一天,經理說:「Isa 和 Lorena 是你今天當班的同事,妳就跟著她們工作,首先是準備早餐,快去吧!」

「大家好,我叫 Sio,我來自……」

「好了,快進去吧!」經理沒等我把話說完就把我推進了廚房。廚房裡有另外兩位同事正忙著打果汁、切菜、弄火腿。

「妳先把麵包放在籃子裡端出去,回來後把果汁倒在瓶裡,再把起司放在木板上!」

「知道了!」

「妳動作得快一點!像這樣,每款麵包放幾個就好!快點拿出去吧!」

於是我來來回回地進出廚房,把豐富的早餐送到大廳餐桌上,看著客人大快朵頤,心想自己也能吃個飽該多好,但沒多久 Isa 就粉碎了我的美夢……

「跟我來!我們先清潔酒店的廁所,然後是掃地、擦地板,再到每個房間裡換被單、倒垃圾……還站著幹嘛,快跟我來吧!」

我跟著她清掃一共清潔了三層樓的幾十個房間,一口氣忙到中午早已饑腸轆轆,忍不住開口。「請問大家都什麼時候吃午餐?我今天沒有吃早餐,現在很餓了。」

「妳怎麼不吃早餐再來呢?」

「因為我以前工作的酒店都有提供早餐,我以為這裡也一樣。」

「我們這裡什麼餐也不提供,等一下妳不忙的時候就到廚房拿個麵包吃,記住只能吃白麵包,有餡料的麵包是留給客人的!妳先跟我清潔完玻璃窗再去吃吧!」

這份工作已經超越了我的體能極限,先別說要捱餓工作,還要不斷地彎著腰打掃清潔,我的腰痠痛不已。

下班後我委屈地向拉丁哥哭訴:「親愛的,今天真的很辛苦,我從早上七點工作到下午四點竟然只吃了一個白麵包!明天我不想再去了!」

「寶貝,這可能是因為妳太久沒工作,所以不習慣。妳能夠找到村裡的工作是很難得的,明天我給妳弄個豐富的早餐吧!」

第二天早上,我帶著拉丁哥準備的兩大條德國香腸到酒店工作。

可能前一天已經習慣了大部分工作內容,第二天感覺沒那麼吃力,只是 Lorena 這個工作狂同事,讓我很有壓力。

「妳怎麼又在喝水!喝這麼多水就得要上廁所,不是在浪費時間嗎?!」

我有點餓想吃兩口香腸時,又聽到用她高八度的聲音尖叫:「妳不是已經吃過早餐了?為什麼這麼快又餓了呢?」

我的身體還是很虛弱,容易口渴。我趁她不注意時偷偷摸摸地走進廚房,結果一拿起水杯就嚇到差點嗆到!

「難怪又找不到妳!妳知道嗎?我在忙的時候可以十二小時不喝水、不吃東西、不上廁所!」的確,我跟著她一整天也沒見她吃過一個麵包、喝過一杯水,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可我真的沒有辦法像她一樣!

「親愛的,這家酒店的人都是傻子!所有員工都不餓、不渴,一直在工作!」

「寶貝,請你不要再發牢騷了,西班牙最低工資是每月 € 645、每天 € 21、每小時 € 2.6,還得再扣收入稅!現在你每個小時工資 € 6.5 是很好的價錢了!酒店員工那麼勤奮地工作,就是因為經濟環境太差,她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妳到底明不明白現在西班牙的生活有多艱難!」這時候的拉丁哥突然變得務實起來。令我生氣的是,為什麼他沒有體諒到我的身體狀況……即使我能夠理解這個國家的苦況,卻無法像他們一樣感受到絕望。

我的家鄉澳門是個幾乎沒有失業率的地方,隨時都可以跑到別的地方生活,還是有千千百百條通往未來的路在前方等著。當大環境沒有辦法給我選擇的機會時,唯一的選擇就是出去闖。現在許多西班牙人也開始離鄉背井到別的國家討生活,但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任性地說走就走;而一旦留下來,就得接受現實,為五斗米折腰。

後來我想到一個謀生之道,就是在自家經營民宿。在旺季裡有不少旅客前來投宿,賺到還算不錯的收入,讓我們不用擔心跟西班牙近一千萬的貧窮人口一樣,在飢寒交迫中艱難地過生活。

只是,我的心裡開始升起想要離開的念頭。

我很喜歡拉丁哥,但在這個地中海小島,我無法找到可以醫治肩頸病痛的專科醫生,也沒有我可以勝任的工作;而且當冬天來臨時,我的身體只會更虛弱,到時候也不會有前來度假的旅客,不能再依賴民宿賺錢……我所有的積蓄都已花光光,拉丁哥又找不到工作,更不可能一直依賴親友們的幫助。

我決定在漫天風雪來臨之前,離開這個充滿歡樂的人間天堂。

「這是你的登機證,時間已差不多,請盡快登機!」隨著地勤小姐的叮嚀,我不得不向拉丁哥道別:「我必須走了……」

「寶貝,我愛妳!」他依依不捨地擁著我不放。

「我……」走進海關前,我再度回頭,看到拉丁哥紅著眼眶望著我,頓時心痛得說不出話來。

「等我找到工作、存到錢之後馬上就會去找妳!」

「我等你…….」

「寶貝,我愛妳!」

「我也愛你……」

這個長達800 多天的旅程,終於還是走到了終點。雖然即將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但我很懷疑自己能否適應已經急速改變的大環境,所有人事物都將要重新來過。我已花光所有的積蓄,最後只剩下一箱行李,但我還是沒有後悔花了兩三年時間去遊歷半個地球,只後悔沒有早點出發。

我沒有忘記,當初出走就是為了重新開始。接下來,還有半個地球等著我。我相信這兩三年的經驗,日後無論走到哪裡、在哪裡生活,都會更容易找到適合自己走的路。

世界那麼大,仍有許多地方等待著我去探索。我無法預料自己何時會踏上下一個流浪的起點,也不知道未來的道路會是一個人踽踽獨行,或是有另一個人以愛相隨。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還是會繼續向前,在人生的夢想地圖上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摘自 Sio《心的自由就是海闊天空》/平裝本出版

 

照片提供:平裝本出版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