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當年我可以在灰暗的天空下生活呢?

倫敦令人窒息的,還有那來來往往、從不間斷的人群。尤其當我與其他人摩肩擦踵地站在地鐵月台的時候,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文│Sio 

重返英倫

我在英國待了七年的時間。在這裡,我快樂過、瘋狂過;曾經迷茫地失去自我,也獲得了寶貴的成長。但是,隨着時間流逝,無情的我早已把英國忘記得一乾二淨。

當年經常載我上下課的19號紅色雙層巴士、上班時匆忙穿過的查令十字火車站、午餐時會路過的國家美術館、週末流連忘返到天明的Fabric 夜店、聖誕節之後可以買到一折名牌品的 Selfridges 百貨、經常去挖寶的波多貝羅二手市集,還有走過會以為自己是電影女主角的浪漫倫敦塔橋……這些記憶中的熟悉場景,都已一一離我遠去。

當我一抵達倫敦,心情頓時鬱悶起來。過去在南美的一年,我幾乎每天都在晴空朗朗的街道上行走,一時之間無法適應倫敦的烏雲密佈和綿綿細雨。不解的是,為何當年我可以在灰暗的天空下生活多年呢?

倫敦令人窒息的,還有那來來往往、從不間斷的人群。尤其當我與其他人摩肩擦踵地站在地鐵月台的時候,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很難想像,我曾經每天擁擠在猶如沙丁魚的車廂裡通勤,只求每天能夠準時踏進辦公室大門。當時的我享受著倫敦四通八達的大眾運輸服務,不管搭乘巴士、地鐵、火車都是班次密集,非常方便快捷,我認為這是有效率的政府運作下的產物。

 

小島生活

拉丁哥是我在南法時透過Hellotalk 認識的哥倫比亞人,我們語言交換了三個月之後相約在巴塞隆納碰面,並且一見鍾情;很快地,我就搬到他移居多年的馬略卡島生活。他跟我在南美認識的拉丁人一樣,有著令人難以抵擋的熱情、自由奔放的思想。我們的生活很快樂,但有時他的浪漫天性也讓我哭笑不得。

「寶貝,妳不愛我啦?我今天跟妳說了十幾句『我愛妳』,妳才回我一兩句……」

「因為你是拉丁人,我們華人可能一年也不說一句,我每天跟你講一兩次已經很多了!」

「不可能!這樣的世界太悲慘了!」

「拉丁人從開始說話那天起就不停地跟家人說『我愛你』,和女朋友交往還不到半天就迫不及特地說『我愛妳』,然後每個信息都加上『我愛妳』,這不是變得跟說『早安』、『晚安』差不多嗎?」

「你怎能這樣說?難道你媽媽不是自你出生開始就天天跟你說『我愛你』嗎?」

「當然不是!」

「你們實在太無情了!」

「親愛的,如果我久久跟她說一句,她應該會很開心。可如果我天天跟她說十幾句,她應該會以為我精神有問題!在我們的社會,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把『我愛你』說出口!」

我很在意拉丁哥的感受,當然不希望他傷心,於是開始從早到晚把「我愛你」掛在嘴邊。雖然拉丁人生性散漫,喜歡玩樂人生,但當他們認真做一件事的時候,往往教人傻眼。

「寶貝,妳朋友不是明天到嗎?妳怎麼還沒有打掃好呢?」拉丁哥皺著眉說。

「我已經收拾好了,你沒看到嗎?」

「這也太馬虎了吧?」

「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床鋪還是亂七八糟的!」

「枕套、床單、被單都是剛洗好的,棉被也摺好了!」

「這不是拉丁人的待客之道!妳不是住過南美嗎?妳沒聽過拉丁人說『我的家就是你的家』這句名言嗎?當妳朋友來到我們家時看到床單跟被子平平整整地收著,才會住得開心!」

「親愛的,這是酒店鋪床的規格……」

摘自 Sio《心的自由就是海闊天空》/平裝本出版
 

照片提供:平裝本出版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