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當「吸血鬼」,變身為「捐血者」吧

人的幸福分為三類,他人為自己做的幸福、自己能動手做的幸福、以及能為他人效勞的幸福。

文│小倉廣 

「容我效勞」的幸福

為了實現一個更為良好的溝通,有時禮讓很重要。如果只是一逕說著自己想講的話,那麼溝通便無法成立。不是只說著自己想講的話,而是要側耳傾聽對方想說的話,也就是禮讓之心,如果並非真心想幫上他人的忙,也應該無法實現一個良好的溝通吧。

阿德勒心理學將「共同體感覺」這個關鍵字置於思想中樞裡。共同體,可以是家庭、是公司、是地區、是國家、是世界。而共同體感覺,就是非常珍惜這些共同體的心情。「與自己同等重要,甚至對方比自己還要重要的感覺」就是共同體感覺。共同體感覺同時也是個實現良好溝通的巨大基礎。

經營汽車用品販售「Yellow Hat」這家公司的創業者鍵山秀三郎先生 ,是一位我非常尊敬,且教導我許多事情的經營者,這位良師常常把以下這段話掛在嘴邊:「人的幸福分為三類。他人為自己做的幸福、自己能動手做的幸福、以及能為他人效勞的幸福。」

第一個和第二個都還只處在利己的階段,還是自己好就好的程度,但第三個則完全不同,容我效勞的幸福,也就是利他的想法。在真的感受到第三種幸福時,人才能真正得到心靈上的平靜,可以和社會達到非常協調的狀態生存下去。這段話,和西鄉隆盛所說的這段話有異曲同工之妙:「得非得而損非損。」也可以進一步解釋成:「利己非得而利他非損。」

容我效勞的幸福、共同體感覺、利他之心。如果沒有這些東西,就算學會再多虛有其表的技巧,也不可能讓溝通獲得任何改善。

 

利己會戴上利他的面具接近你

「並非利己而是利他。」或許大家會心想,這種事情不需說出口也能明白。實際上,大家真的有做到嗎? 非常慚愧,我沒有自信說自己有做到。當然,我也非常清楚必須做到這些事情,也就是,腦袋明明很清楚,卻很難真正實踐這些事情。你是否也和我一樣呢?

為什麼明明清楚卻很難實踐呢? 我認為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人會去選擇那些對自己有利的資訊,試著把結論導向自己期待的方向。

我為了自我警惕,把這件事情稱為「利己會戴上利他的面具接近你」,以前我曾經發生過下面這種嚴重的失敗。

這是發生在某位作者朋友舉辦新書出版紀念派對時的事情。這個朋友在邀請我參加派對時,問我:「可不可以稍微講幾句話呢?」當時的我,被工作追著跑,忙到甚至犧牲自己的私人時間來工作,簡而言之就是我根本沒有時間。但是,我自己是個向大眾宣傳利他比利己更為重要的人,於是心想,此時不應該找藉口,要用利他之心努力抽出時間來才對啊。我也因此暫時放下手邊工作,去參加朋友的派對,也上台說了幾句話。

但是,這正是「利己會戴上利他的面具接近你」的真實案例。我原本是抱持著利他心態參加派對的,但這不過只是欺騙自己的謊言,因為這件事之於我,根本就是件利己之事。我在這個派對上會被朋友介紹為暢銷作家,因為上台演講的關係,還會受到同伴們與來賓的吹捧,我也因此大感喜悅。

然後,替把主辦人放在一旁接近我的人們簽名、合照,搞得彷彿自己才是真的主辦人一樣。把整件事情朝對自己有利的方向思考,我自以為自己「捐血」奉獻,但實際上已化身為「吸血鬼」吸取他人鮮血。

 

從你開始吧

阿德勒心理學中,將共同體感覺列為幸福生活的第一項條件。且阿德勒闡述,想要提高自己的共同體感覺,就需要「對他人有所奉獻」,還說了以下這段話:「並非他人對你做了什麼之後你才為他奉獻,首先就從你開始吧。」

摘自 小倉廣《這樣做人太累了!》/平安文化

 

Photo:Nath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